馬來西亞政變 背後可能的 中共 因素

馬來西亞上星期嘅政治「瘋」暴,馬哈迪 扭盡六壬 還是不敵一眾反骨仔,加上僭越憲法權力嘅國王元首阿都拉 (Sultan Abdullah),終究要退下火線;慕尤丁 (Muhyidin Yassin) 成功「起尾箸」策反馬哈迪同希盟登上首相寶座,別以為呢場本質係政變嘅事件可以告一段落,實情係相反地風力逐漸加強。

呢場政變嘅「劇情」峰迴路轉吸引好多香港人「駐足欣賞」,包括過往無乜留意南洋新聞嘅人。不過,多數都係當電影、電視劇咁睇,箇中嘅背景因素、來龍去脈,無乜人會理;更唔好話大馬政治歷史元素,尤其是種族主義、裙帶利益關係等等,無幾多人會明白或懂得分析為何係今次政變嘅基礎。然後的,我更當然的肯定响香港無人諗到或識得 find out 中共可能响事件當中嘅「成份」,又或者「標題黨」總會想話我係响度亂扣帽子、鳩噏屈得就屈。

講中共响呢場「大馬政變2020」嘅可能性之前,必須先了解吓幾個關鍵要點。
1. 由阿茲敏 (Azmin Ali)「揭竿起義」到慕尤丁「成功策反」,性質同過程其實係類似英國 2007年英國 Gordon Brown 「迫宮」Tony Blair,或是舊年 Boris Johnson 將 Theresa May 轟走;
2. 馬哈迪响1980年代修改憲法,削弱皇室嘅權力,國王只保留有如英國國皇嘅象徵性憲政權力。例如任命國會議員、首相、部長,但也不過是「象徵性質程序」。又或例如今次國王阿都拉突然宣佈任命慕尤丁為首相,係基於國王有權在發生「懸峙國會」並「預計短期內無法解決」指派任何國會下議院成員出任首相然後籌組政府;
3. 大馬憲法憲法賦予皇室嘅權力嘅鬆緊程度相對英國嘅其實差唔多,不過英國皇室知道「有權不能濫用」,但大馬嘅皇室,即係九個州嘅蘇丹 (Sultan) / 拉惹 (Raja) ,三十幾年來都唔滿意皇權被削,只不過仲有錢使、仲有個朵拎嚟威,先至無對政府管治咁多聲氣。
4. 留意不論阿茲敏定係慕尤丁嘅「迫供」條件,都係將民主行動黨 (DAP) 趕出政府核心。原因之一係種族主義 ── 認定DAP只係代表「馬來的入侵者」的華人,DAP响政府就會剝削馬來人。

中共「可能」有份嘅動機

馬哈迪為首嘅希盟政府响2018年5月上台以來,一直對前首相納吉嘅貪污,包括1MDB,進行相當徹底嘅調查。納吉貪污涉及天文數字嘅金錢及資產,其中有估計最少 500億令吉 (折算約940億港元) 存咗响香港。另外,納吉嘅「頭號馬仔」劉特佐著草去也,一直有傳係中共「借香港過橋協助佢逃亡,甚至提供容身之所。幾星期前,大馬傳媒有報導指有傳聞劉特佐一直响中国。

呢件事一直有個講法,支那共匪想 馬哈迪 停手,或最起碼「手下留情」。但馬哈迪堅持「公事公辦」,2018年8月訪華前夕更 (疑似) 放話「希望」習近平「交人」。即係可以推斷納吉嘅貪污案件必定有 共匪 嘅參與,而劉特佐該係握有極重要關鍵嘅證據,並可能爆咗出嚟成個 中国共产党 跳海都唔掂。但馬哈迪政府不單無停止調查工作,甚至「加料」,煞停東海岸鐵路、沙巴天然氣管道等 支那共匪 為大判嘅基建工程。腦部正常嘅都會諗到「只有推冧馬哈迪呢個希盟政府,係唯一可以叫停調查納吉,阻止『核爆』嘅方法」。

而幾星期前嘅「江湖傳聞」,也許可理解為大馬政府可能已經掌握到劉特佐下落嘅情報。如果呢個推測屬實,共匪 定必設法同馬哈迪鬥快。又正如前述「推冧馬哈迪係煞停調查納吉嘅唯一方法」,屎賤片 可會為免夜長夢多?

中共、馬拉政棍各有所圖於是「合作」各取所需??

中共要阻止馬哈迪調查納吉,慕尤丁、阿茲敏等馬拉佬政棍想踢走 DAP,正好各有所求。而馬哈迪「死攬」希盟,尤其是重用林冠英,另外間唔中講「要各族包融共處」正正就係班堅持 Malay Malaysia 嘅馬拉佬嘅眼中釘。Mahathir 可以話成為咗 支那共匪 同班 馬拉佬 嘅共同敵人,有「携手合作」嘅空間了。

但問題係,班馬拉佬政棍亦明知只有 馬哈迪 坐陣响政府,先至可以「鎮得住個場」,於是乎就只好提出「更換內閣」嘅要求,而唔係响國會提出不信任動議。馬哈迪 與及佢嘅私人秘書 阿都慕海敏 响過去 24小時爆出嘅內情,正正就係咁嘅「劇情」。另外仲爆出 慕尤丁牽頭响土團黨內以「兩次補選都輸皆因 DAP使馬來同胞不安」向 馬哈迪 迫供,符合晒班馬拉佬 kick out DAP嘅期望,並可以構成前段「關鍵要點」第1. 項所需要嘅「劇情前傳」。

另一方面,安華 嘅政治主張都係多元種族融和,即係班馬拉佬都唔想 安華「坐正」首相位;馬哈迪 一直未有兌現交棒俾 安華 嘅承諾,或時間表,正好可以使出離間計;再加上公正黨 內亦有唔 like 安華嘅「反華派」,煽動之就給 安華 架設多一重障礙,兼同時進一步激化 安華 同 馬哈迪 之間嘅矛盾,或至少使 馬哈迪 陷於兩難之局而要 burn time。

只不過「薑係老嘅辣」,再加埋「反華派」太急於求成,阿茲敏揭竿起義結果就「身先士卒,慘烈犧牲」;班馬拉佬以為 馬哈迪 為保自己首相之位而會屈服,豈料 馬哈迪 一併辭去 首相、黨團領導 職務。我認為 馬哈迪 嘅盤算係先用「看守政府」將所有「迫宮行動」put on hold 嚟 buy time 同各方講數,藉重選首相嘅程序「捉鬼」兼順勢「趕鬼」將內閣換血。而辭去土團黨會長一職係使個黨突然「無人駕駛」引出慕尤丁呢個反骨仔同班同謀現形。

確實的「看守政府」,加上一直嘅傳媒報導三個意向首相人選均未有一個得到「國會過半」支持,出現咗 Hung Parliament 而「關鍵要點」第2. 項嘅「國王有權指派首相」嘅條件。但其實依照憲法及議會程序,馬哈迪 响 2月27日宣佈3月2日國會召開會議而議程係選出首相,就客觀上唔可以認為「預計短期內無法解決」因而國王唔應該行駛指派首相嘅權力。只不過可能阿都拉對於「皇權被削」按捺不住,於是 Call off 3月2日嘅會議。而呢個「僭越憲法權力」嘅場面,正正就係「中共元素」關鍵嘅開始。

阿都拉 可能係關鍵中之關鍵

除咗 call off 3月2日國會之外,阿都拉响 2月25-26日召見全體 222名國會議員時要求佢哋表態意向首相人選,縱使憲政上處於 Hung Parliament 狀態,但由於「看守首相」未有請求國王物色首相人選,都唔係合適嘅做法。可以話阿都拉「選擇性執法」,又或者佢認為 2 March is too late from his expectation of 「short time」,可見阿都拉有極大意欲要由佢話事決定首相人選。

阿都拉之所以咁心急,其中一個可能係「關鍵要點」第 2. 項嘅「皇權被削」歷史,另外就會不排除係佢嘅一啲「個人考慮」。

阿都拉本為彭亨州蘇丹。呢個「皇室家族」由1884年起,但可以追溯至 1747年 Kingdom of Pahang,甚至加埋柔佛、馬六甲、霹靂…. 成個馬來半島連埋新加坡追到15世紀嘅班達拉皇朝 (Bendahara Dynasty)。大家熟悉嘅納吉 (Najib Razak),係1722年班達拉皇朝時期彭亨蘇丹國冊封貴族 Shahbandar 家族第11世孫。歷史上Shahbandar 家族嘅地位僅次於蘇丹皇室。即係呢….. 阿都拉 同 納吉「打埋算盤係親戚」嘅關係。

從歷史角度,阿都拉「有責任」去幫納吉逃離危機,但當然地以現代文明社會嚟講,納吉是否清白當由法庭審訊裁決定奪。所以,阿都拉唔可以明幫。但如果有「外來因素」加諸其中而推動的話,就不排除有任何可能性了。

阿都拉 connected with 中共???

希盟政府上台後,馬哈迪率先「手起刀落」中止東海岸鐵路計劃。東海岸鐵路大約三成路段响彭亨境內,並經過首府關丹 (Kuantan)。但我認為呢件事未有太明顯嘅跡象反映阿都拉同 中共 嘅聯系。反而响宣佈中止鐵路計劃 (2018-7-3) 之前三個星期,馬來西亞流傳 中国 China Rainbow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Co Ltd 投得大吉隆坡地區地鐵 3號線 (MRT 3)工程向 阿都拉 償付 13億馬幣回佣 嘅傳聞,相對稍為實在一啲。阿都拉 及 嗰間 支那公司 响2018年6月12日均作出否認。

無錯,馬哈迪响再早之前嘅 5月30日宣佈擱置 MRT 3 興建計劃,因此可以認為「傳聞」係流料,但亦可能係「有人因為咁而收唔到錢所以爆大鑊」。

後來,交通部長陸兆福响舊年12月23日公佈正檢討 MRT 3 計劃,期望將建造成本由450億減至225億。中間嗰「一半」會係乜嘢,尚且「老夫子」嗰句耐人尋味。

就算阿都拉清白,中共都有嫌疑

尚且視阿都拉係清白。但 中共 「阻止納吉+劉特佐爆大鑊」嘅動機存在,而 支那共匪 就算唔知道 阿都拉 同 納吉 嘅「親戚關係」,點都會認定身為一國之君必定有辦法營救「納吉布」(呼應返支那共匪)。而又可能認為相對劉特佐的可能爆大鑊嚴重程度要提供嘅金援不過是「碎銀」。中国政府 mens rea 齊晒,亦解得通成件事嘅可能性。

至於阿都拉「僭越」憲法所做的,佢事前無理由唔知道「馬哈迪响 2月27日宣佈3月2日召開國會推舉首相」係一個佢要面對司法挑戰嘅 key factor,客觀嚟講佢無理由咁樣「搏一鋪」。所以,不能排除「外來因素」 嘅推測;又或者佢有其他我諗唔到嘅諗法 。至於真相,只能留待時間證明。

後記:1957年馬來亞獨立之後,巫統視中共支援嘅馬共係必須鏟除嘅敵人。而如今呢…….
再又,馬華公會係國民黨創立,所以我會稱為 中國國民黨馬來亞支部,一直以嚟都只係甘心做巫統嘅政治擺設。1949年國民黨「退守」台灣之後,高舉「漢賊不兩立」旗幟。而如今呢…….
歷史就係咁諷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