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 大家小心口罩訂購騙局

每逢災難發生,總有人想發災難財,這是「小農奴隸 DNA」 特質。

有災就要救,要救就要耗用資源;資源通通都係錢,就是最  左膠 咁講,工廠工人、運輸工人、貨倉拆箱工人都要出糧食飯,所以無可能唔講錢,唔可能唔賺錢。我亦都講明唔會唔賺,但亦講明盡量將價格維持合理、市場可接受水平;如果廠商托價甚至炒價而「唔得」的話 ,我都講貴到乜嘢程度俾大家衡量,或是考慮另覓貨源。

只不過「小農」本質就是有著數要攞到盡,甚至不惜偷呃拐騙。日前有區議員公佈有騙徒聲稱代購口罩但結果係「財到光棍手」,市民受騙蒙受金錢損失。但似乎呢批騙徒未有收歛,仲想「食過翻尋味」且想越騙越大銀碼。其中一幫「眾籌團購」其實已經進入咗我嘅監視範圍。

確實,依家我聯絡到嘅所有廠商開出嘅 Payment terms 都係 100% Full payment Cash Before Production (CBP),平常國際貿易習慣採用嘅信用證都唔受。响呢個情況下,做慣貿易生意嘅人一係打退堂鼓唔做,打算要做嘅都會好小心處理,必定同工廠「起底」查清楚背景、確定可以出貨、廠方能提供實在嘅預計交貨期;另外仲要查清楚當地政府、海關嘅出口清關程序有無因應疫情而變動,先至夠膽同廠簽約,然後匯錢「科水」。呢個亦係我與及唔少公司响口罩供貨安排上卡住咗嘅原因,亦係我或其他商號遲遲未有確實消息公佈嘅原因。

可是嗰啲騙徒,包括已經俾我 Mon 實嘅嗰一班,就利用「因為遲遲未有確實消息而心急」嘅人性本質,宣稱搵到工廠能大量供應但付款要 CBP 計劃發起眾籌,涉及金額逾百萬港元,最高嘅一宗嘅銀碼約 HK$10,000,000。

其中一幫騙徒,聲稱廠家所在地於越南。但承如日前我响 FB posted 越南政府已在2月1日實施限制出口,已可以認為呢幫友根本意圖呃錢。呢四日以來,我透過在越南的生意拍檔再三向越南政府多個部門查詢,今早得到比較實在嘅資訊,越南實施嘅出口限制政策並非如台灣的一刀切,而係由衛生部基於「確保國家供應充足」為原則就每一宗出口訂單進行審核。但越南還不是民主國家,政府透明度不高,「逐單審核」即係仲有變數,都係唔能夠 100%肯定可以出口得到嚟香港,所以我就唔公佈消息,免得大家失望。但嗰幫騙徒就响 Telegram 打鑼打鼓叫大家準備課金…… 而且嗰幫騙徒宣稱嘅售價,比我呢邊預計售價高逾兩成;越南有幾多間工廠生產到ASTM Level 2 及 Level 3 口罩,我心中有數。

我從來唔會阻止任何人做生意搵錢,所謂「錢就搵唔晒」「人人都係得一雙手」「力不達不為財」,再所謂「公眾利益」邊個做到先就邊個去做咗先,响支那共匪生化武器戰爭侵略香港嘅大局勢之下更是必須。但既然有「疑似」騙局嘅風險出現,我有責任公告天下,著大家小心。

明白瘟疫之下而 港共軍政府 只管配合 支那共匪 嘅侵略大計置港人死活於不顧,人人自危而設法自救,但大家同時要記住「人心隔肚皮」呢句俗諺,賊匪只會「財迷心竅」而「良心」二字消失得無影無蹤,再甚至是「利用人性善良做壞事」是 支那共匪 嘅慣技,一定要小心為上。

後記:我嘅口罩搜購工作未有完全停止。單是越南,我同當地拍檔繼續尋途覓路,有較確實嘅消息就會公佈。
消毒酒精噴霧已確定有最少兩間工廠可以供貨,但最快都要三月初先至到港;最低訂量(MOQ)一隻20呎櫃 (約110,000 枝 60ml) ,亦當然係 CBP 嘅付款要求。但我都係我會確定到晒出貨上船先至公佈詳情同請大家課金。

總之大家唔好心急,事實亦真係急都急唔嚟,呢個世界無「叮噹時空門」,David Copperfield 亦無可能幾分鐘變幾十億個口罩出嚟。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