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輸署極醜惡卑劣手段阻止低地台小巴服務推行

低地台小巴講咗超過五年,政府嘅所謂「低地台小巴試驗計劃」宣稱進行試驗嘅三部低地台小巴,一直只得兩部 Optare Solo M790 行走 54M 中環-瑪麗醫院 (營辦商最終控股:進智公交) 及 808 馬鞍山 – 威爾斯親王醫院 (營辦商最終控股:「小巴大王」馬亞木家族) ,仲有一部 平治 Sprinter 遲遲未出到牌。好多網民、傳媒不斷打聽消息,個別知情的朋友、相熟記者就直接搵我查問「發生乜嘢事」;而我作為呢部車嘅其中一個主事者,曾多次「放風」指俗稱 驗車組 嘅 運輸署 車輛安全及標準部「玩嘢」,不斷「釋法」、「僭建要求」刁難拖延 Type Approval 驗車審核。

事實上,單係由呢部車响2018年9月3日抵港起計,被拖延超過一年之後,即在舊年(2019) 9月下旬,運輸署開始催促趕快完成驗車組要求的規格「改善」工作盡快安排驗車出牌,但更多蠱惑嘢隨之而來,就惹起我更大嘅疑心及怒火。加上當中涉及大量公眾利益因素,不論在公在私根本不能再容忍。

驗車組「玩嘢」程度史無前例

我曾經漏口風出街,驗車組「玩嘢」嘅其中一個項目係「無法從左側睹後鏡監察落車乘客」

由車外清楚望見司機座椅
由駕駛室亦清楚望見整個車門範圍

事實上,呢一項只係驗車組雞蛋裡挑骨頭式要求「改善」(佢哋認為) 唔符合法例的規格設備嘅37項目嘅其中一項。只不過我認為呢一項會係就算對汽車零認識嘅普通市民都容易明白,所以先只係漏呢一項出街。又真係好彩地,確係產生咗一啲迴響。

或者稍詳細講解呢一項嘅拗撬過程及背景,俾大家更加清楚運輸署驗車組班仆街「一塊左鏡玩嘢玩到天花龍鳳」有幾仆街。佢哋以 Cap. 374A sect. 39(2A)
每部公共巴士、私家巴士、公共小巴及私家小巴,均須至少配備1塊鏡子,而該塊鏡子須裝配在車輛前左側的外面,其大小、構造及裝配須足以令駕駛人在看該塊鏡子時能全面而清楚地看見任何正在下車的乘客。
認為唔合例,要求改裝左鏡 或 加裝一塊鏡可以達到所謂「法例要求」。

我一直堅持車門就在司機位正左側,根本無需要利用左鏡進行監察乘客落車;並且引用城巴單門版 Dennis Trident (Duple 5000 車身)、九巴單門版 Dennis Dart / Dart SLF / E200、各類旅遊巴士為案例。但一件楊姓嘅所謂驗車部(貪)官 (佢一直無披露自己全名,我問其他運輸署官員,包括首席運輸主任潘志文、總運輸主任 /公共小巴及行政 崔振輝,都唔肯講,只係去問行家得知姓楊) 不單死撐,更是一次話「乘客落咗車行去車尾的話,如果司機開車攞右軚「擺尾」(向左邊) 有可能揩到佢」…..

前為無披露全名的楊姓所謂驗車部嘅職員;後為總運輸主任/公共小巴及行政 崔振輝
(擺明偷拍裝佢哋彈弓,佢兩個唔鍾意就去私隱專員公署告我)

我即場爆粗話「法例英文版係 「passenger who is alighting」,你講嘅情況係 has alighted,你老母臭閪 present perfect tense 當係 continuous tense 你啲釋法功力仲勁撚過人大常委喎冚家鏟!定係你啲英文屎撚過小學生?咁你點撚樣考入政府㗎?靠皇冠車行保送呀!」(我堅爆粗,當時會議室內仲有崔振輝响度)

及後我「漏料」出街,佢哋就暫時唔敢再提,但即使我親身視察過架 Optare Solo M790 而發現其左鏡並不能一如該楊姓仆街所言「睇到一個三歲細路仔落車」,仍然未有真正從「要求改善項目」中刪除。

直到舊年11月28日會議,運輸署兌現「姓楊條仆街消失於我視線範圍」嘅要求 (未有出席會議)算是「表示誠意」,就姑且「談判的藝術」一人讓一步,同意「車門約有一半闊度在司機座椅之後」嘅陳述 (其實我一早就知呢個情況,只係實際上根本一擰頭就睇晒所以企硬),以「參照專利巴士中門車內加裝一面鏡使司機更方便監察」達成協議。

除咗左邊睹後鏡之外,其實仲有一項應該普通人都容易明白的 ── 正式名稱為 high-position brake lamp 嘅車尾高置剎車燈。

楊姓條仆街一見呢盞燈就話「LED喎,要拆咗佢」。我話「根據 Cap.347A sect 103及附表7,離地超過1.1m 嘅你哋唔當係燈。呢盞燈响車頂,過埋巴士嘅(高度位置) 要求 2.4m,咁關你叉事呀!」
(按:其實現行 Cap. 347A 訂明所有車燈仲係鎢絲燈膽;不論HID頭燈、LED頭尾燈都係唔合法,要驗車組「開恩」請署長「基於公眾利益」以 Cap. 374A sect 4 批准豁免)

楊姓仆街死唔忿氣,繼續以 LED 刁難,我亦不斷「音波功式」無限Loop「1.1m」呢個 point,佢之後就「轉軚」但唔係屈服,而係話「有個鏡頭阻住盞燈喎…..」打死都要我拆嗰隻。我就擔堂工作梯爬高影相

留意盞燈兩邊有啲凸字,WSCT_____是原廠零件號碼,另外嘅係EU approval no.,DOT 係美國 approval no.

返回地面後 show 俾佢 & 其他在場人士 (包括另一名運輸署職員),然後當然唔少得粗口爆佢 seed「有原廠 part no. 喎,你老母仲駛唔撚駛拆呀冚家鏟?!」「你老味係味Coaster 無呢啲嘢就唔撚識驗呀?!」(按:通常先進過法例嘅原廠設備 TD都可以批准豁免)

當然,我亦要承認其餘嘅 35項,有部份確係「自己攞嚟衰」,例如一直最多人談論嘅黑玻璃,就要全數更換。但再剩低嘅34項,大多數都係「無事搵事做」又甚至係「豐田霸權」出沒注意,其中一項係座椅安裝結構,如果俾佢哋奸計得逞,成架車隨時唔駛要,堅係要拆散晒咁滯嗰隻。具體技術細節就唔詳細講 (實在太複雜,就算千幾二千字寫晒大家睇完都未必明) ,但大家比較下面兩張相,應該會大約GET到乜嘢問題。

同低地台小巴同款的 平治Sprinter 的「Raw interior」;架低地台小巴未做車廂裝嵌就係咁嘅情況。
留意地台係衝壓鋼板全密封結構 (Pressed panel sheet full cover floor)
豐田 Coaster (B50) 拆走所有座椅、設備後所見到車身及地台。
留意地台係「棚架式」結構

簡單講乜事:姓楊條撚屌要求响車底嘅乘客座椅 reinforcement 組件要有如豐田Coaster 咁處理!

當日我又係當住潘志文&崔振輝面前爆粗屌鳩姓楊條撚樣「BENZ 當豐田,你老味係咪真係除了豐田以外你們不可以有別的牌子呀?係就出聲,皇冠俾咗幾多錢你、帶咗你幾多次上東莞叫雞就認撚咗佢。架架車跟豐田呀? 我唔係第一次見識你哋呢啲招數喇」當時我手上揸住把「拎梗」(即係一般人叫嘅士巴拿),作狀想掟鳩佢老母臭閪 (當然係唔會掟),首席運輸主任潘志文都精,即刻叫佢「你返去先」。

就係連乘客安全嘅問題都「豐田霸權」鬼影踪踪,真係好難唔聯想到運輸署拖延呢部車嘅驗車出牌唔係同「勾結皇冠車行利益輸送可恥」有關。不過,雖然皇冠車行仲有代理嘅 Hino 有一款 Poncho 低地台小型巴士而據聞車價該比 Optare Solo 更高,但基於自由市場原則,唔可以就此「扣帽子」。不過跟住落嚟要講嘅兩個Scenarios,就開始一啲端倪。

催促安排驗車同政府「放風」嘅時間異常巧合

2019年9月30日《東方日報》題為「探射燈:乏宣傳 無檢討 營運蝕 低地台小巴低成效」報導,大意係「低地台小巴輪椅乘客使用率低,業界又嫌車價貴及營運成本太高必定蝕本」,可以理解為政府「預計」低地台小巴試驗計劃嘅結果係失敗收場,無以為繼。

前段講到,運輸署一直就 Benz Sprinter 低地台小巴嘅驗車出牌死拖爛拖,但就在舊年8月尾9月初,就係咁催足「執好晒嗰37項,可以出去九龍灣驗車未呀」。當時我都不以為意,直到呢篇報導出街,加埋另一邊廂潘志文 及 崔振輝不斷直接或間接同我講,政府委託咗顧問公司就試驗計劃撰寫研究報告,預計今年(2020年) 第一季公佈。我就開始參透得到政府想玩乜。

大家試諗吓,就是「使用率低」而又「成本效益低」,咁就可以唔駛推動引入低地台小巴。而兩部 Optare Solo 嘅「數據」已經能夠促成呢個方向同結果,但第三部的 Benz Sprinter 有我呢條於運輸署而言「專搞破壞」嘅因素响度,如果一早完成驗車出牌,在「皇冠車行市場策劃部」嘅角度而言,唔知我會搞出乜嘢數據出嚟影響咗佢哋嘅計劃;而如今份顧問報告準備出街,即係佢哋原本嘅「劇本」都應該可以煞科,所以就無所謂。再甚至乎後段仲有故仔提到運輸署「想買重保險」,確保連呢架 Benz Sprinter 低地台小巴都「跟住劇本」,達成「使用率低」而又「成本效益低」嘅結局。

為使 「使用率低」「成本效益低」 成局,無所不用其極

政府一邊廂想鋪排「使用率低」「成本效益低」嘅戲碼,另一邊廂就試圖「做戲做全套」欺騙全世界有意推展公共小巴無障礙運輸,所講嘅係2018年及2019年兩次專線小巴路線招標,入面各有一組行走醫院嘅路線增加一項「在開辦後一年內加入最少一輪可供輪椅上落嘅低地台小巴,否則終止經營權」嘅條款。

2018年的是油塘港鐵站及秀茂坪邨(經牛頭角港鐵站)往返香港兒童醫院 (已於去年3月3日開辦的90A 及 90B);2019年的是青衣碼頭 – 瑪嘉烈醫院。兩次招標都有申請者用呢部 Benz Sprinter 低地台小巴入標,2018年嗰次輸咗,2019年呢次就中咗。

可是,兒童醫院中標嘅嗰間營辦商,入標時聲稱會採用 Optare Solo M790,但到今日都未見影。不過,運輸署有無「追殺」營辦商架 Optare Solo 會幾時到香港、能否趕及招標條款要求在2020年3月2日前出牌?我實實在在的告訴各位,答案係「無」。已經可以肯定政府根招標所附加嘅條款根本只係「做場戲呃全世界」。至於會否將90A 90B 營辦商「釘牌」?運輸署係未有實在回應,或者直接講「唔敢回應」。

至於2019年呢次,中標嘅營辦商有意落實條款,亦所以我都加快處理驗車及出牌嘅相關工作。可是運輸署就捉住「疑似車主」捷輝小巴,堅持要佢「按照試驗計劃所公佈的內容」安排行走 黃埔花園 – 又一城嘅2, 2A。首席運輸主任 潘志文 及 助理署長 郭惠英 多次以「出晒文件俾啲議員話係行呢兩條線,更改會好難交代……」進行游說,甚至出信老屈捷輝已經答應行走2, 2A (事實係捷輝根本無答應)。我知道件事之後已經無名火三呎起。事關2, 2A 只係經過聖德勒撒醫院,輪椅乘客需求必定比瑪麗、威爾斯更低,即係政府擺明車馬想完成「使用率低」「成本效益低」嘅劇本。不過,運輸署似乎意識得到「老屈」不成嘅可能性甚高,跟住有更仆街嘅事發生。

根據2019年嘅招標文件,這條新路線在瑪嘉烈醫院嘅總站設於通稱「急症室平台」P座/G座升降機大堂對出。

標書中文內容
標書英文內容
標書內的地圖
黃色highlighted 及 紅圈標記為後加的。留意紅色圈標記較左有一個倒U形線條,行駛路線的轉彎位在「倒U線條」的南面。在瑪嘉烈醫院附近唯一有類似線條的道路,就是荔景交匯處。100%肯定標書所載的行駛路線為「瑪嘉烈醫院路」而總站在「急症室平台」

但運輸署响聖誕假期前召喚中標嘅營辦商,以「欠缺足夠空間」為理由要求將總站遷往通稱「專科門診大樓平台」,另與多位當時還是候任的區議員進行游說支持遷站。

專科門診大樓平台外的小巴站及的士站
的士站長期無「扎艇」,客量需求如何,無須多講

我知道呢件事之後直情火山爆發,及吩咐營辦商千祈唔好答應、唔好理運輸署啲「音波功」。原因第一係我從多個方面了解過,「專科門診大樓」嘅客量需求遠低於「急症室平台」,即係可以肯定運輸署為求「使用率低」「成本效益低」嘅劇本能夠完成無所不用其極;第二係兒童醫院的低地台小巴未見影又唔追,瑪嘉烈醫院標書圖文並茂載明總站位置又想搬,完全無視遵守合約嘅原則精神;第三係由呢兩次招標嘅情況引伸出嚟,唔單止可以肯定運輸署根本無打算想推展公共小巴無障礙運輸,妄顧傷健人士嘅權益,更是响過去五年以嚟根本只係做一場戲欺騙全世界,由呢件事可見運輸署嘅仆街程度簡直令人髮指!

政治針對?更不容接受!但更要證實以使黑幕赤裸裸的呈現

其實响過去最少嘅一年半,有好多人同我講過運輸署今次擺明係針對我,呢一層我亦當然早有預計得到。事關「19座位」單嘢我打到運輸署乜面都無晒而慘勝,佢哋必定想仗權凌人mode 報仇雪恨;更甚至因為坊間已普遍相信「豐田霸權」嘅存在,運輸署班貪官恨不得可以有如軍政府衛隊咁將我殺人滅口。

但我仍然堅持同佢哋周旋,就係想睇吓佢哋係咪大膽到有比19座位更大嘅公眾利益因素都要玩嘢,如果係嘅就可以證明經年以來我公開提出對運輸署嘅指控屬實,甚至將 運輸署 ~ 皇冠車行勾檔嘅存在可能性變得更實在。簡單講,成件事我係對住運輸署進行「哈馬斯自殺式炸彈」,粗鄙啲講「你今次想整死我,我就要成個運輸署陪葬」!

我亦知道運輸署仲有蠱惑嘢想做,甚至因為呢篇「爆大鑊」而加大「玩嘢」嘅威力。我預咗啦,但正如某位運輸署高級職員向我發爛咋嗰句「你搵輿論撻我呀」,就睇吓你哋係咪唔駛面對公眾輿論壓力囉。我都明,家下亂世,搵銀紙緊要過保面子……

不過咁,唔怕講埋,我仲有最少兩隻「炸彈」响手,其中一隻可以 >99.999999% 肯定運輸署同皇冠車行「有路」,其中一個涉事人就係 總運輸主任/公共小巴及行政 崔振輝。而且可以肯定要是發生在1997年之前,篇文出咗街之後第二日總督特派廉政公署一定約崔生等人與及皇冠車行返去飲咖啡!

後記: 啲「左毒」上腦嘅友仔、私怨撚、共諜熱普城 一定又想用「收錢做嘢正仆街」嚟Spin成件事……
公共小巴無障礙運輸呢個理念係响2015年立法會「公共交通策略研究」咨詢期間出現。其實任何有辦法搵到車廠 / 車身改裝廠嘅人都可以做呢次嘅「可恥的資本家」。我唔單止無阻止過任何人做,甚至連 Optare 嘅聯絡方法都係我俾「濕鳩CEO」進智公交嘅陳文俊,佢再轉俾大昌行 Patrick Ho、Rex Wong 我都無出過一句聲屌佢。
另外,我响立法會咨詢期間公開講過「目前香港未有實現無障礙運輸嘅就係公共小巴,政府及業界應該探討如何實踐」,我深明政策層面嘅公眾利益因素,認為應該設法落實;而我既然有呢方面嘅能力、知識同經驗,與其等唔知邊個出手不如自己親自郁手。
更是的,我「親自落場」就再次掘出運輸政策嘅黑幕,其他人做唔做得到呢個效果,我唔知,我只知早就預計有黑幕,但估唔到比「19座位」更加之黑!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低地台小巴,圍困死局 - 林離盡誌 Jacky Lim Commentati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