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記正撚樣 之 天朝主義 死快啲

華記正撚樣 遭新加坡政府拘留 (嚴格講「禁止離境,協助調查」),佢自己應該仲未明白「衰乜嘢」,正常嚟講就唔應該再出乜嘢聲,乖乖地低調同內政部溝通商量,但 楊官華 呢條柒頭十足香港班「南洋政治半桶水」開口埋口嗰句「新加坡打壓言論自由可恥」嘅思維,怒屌新加坡政府 +「篤灰」正仆街,仲要用上帶有恐嚇字句,真係唔識死。

佢因乜咁夠薑,當然佢自己先至知,照睇佢啲言詞都係離唔開以為共匪主子會攬佢嘅諗法。點解會認為 支那共匪 會撐,講到尾其實就正如上回提過「坡縣」呢個稱呼。呢個稱呼嘅出現,背後原因又係「大一統」觀念看待新加坡嘅國土面積 ──「鼻屎咁細豈會是國家」,加上族群人口比例 「黃皮膚黑頭髮」佔多數,更當然唔少得2012年中国留學生孫旭「你們祖宗兩百年前都是中國人」嗰件事作催化劑,衍生「新加坡與中国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嘅思維。至於點解係「縣」唔係「市」,一來又係面積及不上中国任何一個市,二來係藉此貶抑地位向新加坡人對 PRC 嘅不滿進行還擊。

無錯,講到尾又係中国人抱持嘅嗰種血統種族主義作崇,即係「中華民族」呢四個字。要明白「中華民族」呢個 terms 出現過程,除咗附和「民族大一統」,仲有不斷勾畫「弱者」意念想像。但另外強調所謂「漢唐盛世」而當中包括「夷人藩屬歲歲來朝進貢叩首天子」,使到被荼毒嘅人形生物認定此乃民族復興大業的目標,就形成所謂「天朝主義」。或姑且扮學者懶高深的講,成為催生天朝主義嘅基礎之一。

只不過隨住歷史演變,「弱者」嘅意念想像衍生出「民族恥辱」皆因西方列強太仆街,但同時一貫「弱者」只想逃避現實以至逃避責任的心理狀態,對「漢唐盛世」的期盼 (直接啲係幻想) 自我麻醉。可是又面對西方列強的虎視眈眈,就唯有以「秦始皇一統天下也朝夕成事」 ,先向認為係勢孤力弱之藩屬埋手。可以話香港、台灣、新加坡均是基於呢種情況而被 支那共匪 targeted;當然,香港同台灣還要加上所謂「自古以來領土」。

如是者 支那共匪 就對於 新加坡 有所企圖,甚至可以話蠢蠢欲動。唔計 PAP 政府同共匪 嘅關係問題,於民間層面就以華人的人口比例、甚至係李光耀嘅身份為基礎注入「中華民族」在 支那匪區 進行煽動,就使匪區屁民「上晒腦」,再蔓延至香港。套用於過去五個月嘅局勢,堆藍絲無腦只不過基於呢種思維,而 楊官華 呢條柒頭就憨柒鳩鳩付諸實際行動。

本來,根據 Channel News Asia 報導而可以話確定佢「衰」 Internal Security Act,涉及嘅罪行並非笞刑執行清單之列,但因為佢以為「天朝主義」可以迫使新加坡呢個藩屬就範,涉及恐嚇,唔單止係刑事,亦係响笞刑罪行清單之內,今鋪佢真係唔衰攞嚟衰。

佢同香港班藍絲無腦以至支那匪區屁民繼續認為「坡縣」還是「不懂大體」向「坡縣縣長、祖宗兩百年前都是中国人的李顯龍」施壓,但就睇吓香港藍絲無腦、支那匪區屁民 把口硬定 楊官華 個屎忽硬囉。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Alex Yeung Saga] Pro-Beijing supporters: What temerity! Singapore is just a satellite state of China – the new er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