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你哋仲想捱幾耐??

6月7日汽油彈鬧劇開始,或者以6月12日圍堵立法會引發第一次「催淚彈放題」起計,就嚟五個月,「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口號而「送中惡法」法律上正式撤回,但其餘的訴求不單似乎唔駛旨意會實現,更是大家叫嘅「黑警」、呢度叫嘅「軍政府衛隊」嘅變態濫權濫捕濫殺越來越瘋狂,日復日响惶恐下度日如年。

有人話佢哋癲過二戰日本皇軍、德國納粹黨軍,亦有更多人不斷問「點解佢哋要咁做……」之類嘅問題,但都唔知點樣制止佢哋;或姑且講得正面少少,可能搵緊方法制止「軍政府衛隊」暴行但硬係諗唔到,就唯有每當 黑警 有何惡行,就只會作一啲情緒發洩。不過,容許我再次「無人性」而冷靜理智咁問,講呢啲、問呢啲,有乜用呢?!

有一個好顯淺嘅道理「對症下藥」── 分析、研判搵返箇中因由、性質,先係尋求解決辦法嘅基礎。簡單講,唔搞清楚成件事又點解決呢?! 再或者打個比喻,細路發燒淨食退燒藥會好得返咩?!

要搞清楚成件事,首先一定要面對幾個現實:
第一,「黑警」之所以濫權濫捕濫殺,就係得到政府嘅包庇;相對而言,政府/管治者藉著「黑警」濫權濫捕濫殺去穩住自身權力地位。而响過程入面,管治者以「黑警」不受制約嘅權力以至武器威力,壓制不滿、反對聲音,堵截任何威脅政權嘅勢力發展。

「利用武裝以至具軍事實力嘅隊伍展現武力,或鎮壓行動意圖使大部份人民懼怕而不敢同政府對抗;並且威迫、或形同接管、或實質接管所有政府部門使運作配合管治需要」嘅政權組織,我認為可稱作「軍政府」。我係無引用乜嘢學術權威著作成為「二手理論學說」,但相信大家都同意呢個理論訂義 / 講法。而香港特區政府 (姑且用返正名) 如今根本就係「軍政府」,應該都無人反對了吧。我早在 7月中旬已經睇到 香港特區政府 (姑且用返正名) 出現呢個狀況,所以就開始用「軍政府」呢個 Terms。「香港警察」就係香港軍政府的軍事實力隊伍;對應香港傳媒報導外國嘅示威、政變等國際新聞時會將軍政府下的軍隊、具備武裝實力嘅警隊、或任何組織稱為「政府軍」或「軍政府衛隊」。
(恕我坦白而帶點囂張,我「創作」的代名詞 / 形容詞唔係亂嚟,係有根有據的)

然後的,引伸出另一個必須面對嘅現實:
既然香港特區政府 (姑且用返正名) 已「升呢」成「軍政府」,「軍政府衛隊」就係要為軍政府阻遏、壓制人民嘅對抗,而且有足夠嘅武器裝備意圖使大部份人民懼怕而不敢同政府對抗。响呢個環境條件之下,「軍政府衛隊」係會有乜做唔出呢?! 又或者話香港軍政府就係要武裝衛隊不擇手段。既然乜都做得出,而且已經做咗超過四個月,真係恕我冷血啲講,依家仲日復日問「點解做得出…..」之類嘅問題,唔係多鳩餘就係燒時間。

仲未明白、或未願意接受到的話,就回顧戰爭、反政府示威、政變發生後各派之間衝突之類嘅歷史,例如近期嘅委內瑞拉,稍遠嘅盧旺達、蘇丹、波斯尼亞,再遠古嘅南韓、阿根廷,以至一、二戰時期嘅納粹德國、軍國日本,然後做對比,必定見到 香港特區政府 及 香港警察 (姑且用返正名) 自 6月中以來的所作所為根本上同呢堆歷史無乜分別 (或對於「有飛機大炮坦克車先係戰爭」嘅嗰啲政治低 B 班嚟講係「性質上」或「概念上」) ,直接啲講根本進行緊「戰爭行為」,視示威者、以至平民 (基於猜測其政治立場)為「敵人」,點會唔不擇手段對付;而又因為權力不受制約,點會唔濫權濫捕甚至濫殺,然後開所謂 Press Con 當全世界低能白痴講大話唔眨眼、睬你都生臭狐……

另外,港共軍政府衛隊屌鳩張建宗、搵消防、救護等部門做掩護對付「暴徒」,當然唔少得經常「應警方要求」封站嘅港鐵。仲有提供車輛「假扮接放學」嘅物流服務署…… 根本上就係 「實質接管」政府部門使運作配合管治需要。

係㗎,現實就係咁殘酷,但你逃避呢啲現實,日日見到「黑警」各種暴行然後出 post「點解可以咁做」 「點可以做到咁仆街」「仲有無人性」…… 純粹宣洩情緒之後,對於應付局面有何幫助?係根本响度浪費時間,同散播無助感,直情係誤大事。所以我對於出呢啲Post 嘅人已再沒有耐性,甚至 Comment 留言直接鬧,就係咁嘅原因。

現實,就係香港人面對住一個「軍政府」,面對住具備軍事力量嘅「軍政府衛隊」,而且武力天壤之別的唔對等 ──「暴徒」頂盡係未必死得人嘅汽油彈/磚頭 vs 「軍政府衛隊」保證可以死人嘅真槍實彈;甚至 港共軍政府衛隊 將防衛裝備列作違法物品,甚至 港共軍政府 阻撓防衛裝備入口香港,即係意圖迫使 香港人 唔乖乖地收聲就要赤裸裸地受 軍政府 殘酷嚴刑虐待。當然唔少得記者都受到 港共軍政府 嘅侵犯目標,事關傳媒將一切暴行記錄下來,對政權構成潛在甚至即時威脅,或可以成為他日被追究的證據,梗係連記都要對付啦。

睇到好想喊,或大叫「我接受唔到」?可以講,仲有更恐怖嘅現實。但呢一篇我唔想講住,因為唔好話對普通人嚟講真係超級恐怖,就算對我哋呢啲做開政治評論分析嘅人嚟講,見到當前嘅局面,尤其是「催淚彈放題」聯想起波斯尼亞戰爭,都有少少頂唔順。

綜合嚟講,香港人面對住一個軍政府 but you have no gun,即係根本無方法收拾一個武裝隊伍支撐嘅軍政府;甚至更殘酷一點講,香港軍政府連同武裝衛隊背後係 中国共产党,even you have gun 都唔會夠火力同 支那共匪 拼過。响呢個條件之下得兩條路揀 ── 受死或屈服。想反敗為勝,就只得一個方法 ── 尋求國際社會人道介入,甚至軍事介入。

先稍為回帶,我之所以要確立「香港軍政府」呢個論述,就係要迫使所有人不再逃避現實留响 comfort zone,原因係要爭取國際介入,一定要夠人多出聲做嘢,先至形成「基本盤」。例如當年波斯尼亞 vs 塞爾維亞戰爭時,波斯尼亞舉辦選美而參賽佳麗穿上嘅衣服都有要求聯合國派遣維和部隊嘅字句。但呢四個半月以嚟嘅香港,實質進行呢方面事務嘅人真係無幾多個,「攬炒團隊」之外,我有見到嘅仲有杏林覺醒黃任匡醫生公開直接講過「促請國際介入處理人道危機」,另外仲有黃世澤主力處理嘅向國際禁止化學武器組織 (OPCW) 投訴612催淚彈放題,而 OPCW 亦在 811葵芳站 之後主動表示將會作跟進調查,一般市民除咗幾次以國際社會為主題嘅集會遊行、823人鍊之外,未有參與類似嘅實際行動。

organis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的圖片搜尋結果

唔好認為「尋求國際介入」係好複雜、好高難度嘅事情,但要知道做乜之前,最重要同最迫切要做嘅反而係掉走晒「香港無人理」嗰啲失敗主義思想,亦唔好在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係聯合國安理會成員可能形成嘅阻力,因為「心理障礙」係擋住行動意欲同影響成效。

要做嘅實際行動,例如留意外國政要响 Twitter 嘅動態,一見到有提及香港嘅 tweet,就馬上280個字母講出「求救」,確係比較「即食」,但比較被動亦唔足夠誠意與及「SOS signal」。我比較推薦而覺得成效較好嘅係寫信俾外國政府,例如美國、德國、歐盟議會等等,簡單說明香港形勢情況、「差佬」到底有幾癲,極度擔心自己或家人、朋友行行吓街會變咗新屋嶺冤魂,呼籲基於人道介入香港,確保香港人嘅安全等等。當然,你可以唔寫信,改為拍影片…… 都得。英國都可以寫,但要加入 your responsibility from 「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 為基礎嘅字句,作用唔係迫宮,而係提醒「光榮撤退」呢樣英國傳統觀念;另外要注意不能寫俾「事頭婆」,因為憲政法理上英女皇係無權出聲。

我暫時諗到嘅行動就係咁多,大家可以諗吓一啲唔會有失大體而又能有效表達「尋求國際介入」訊息嘅方法。但就要講返轉頭,捱咗五個月,你仲想留响 comfort zone 只會宣洩情緒然後繼續捱日子,定係面對「港共軍政府殘暴不仁」嘅現實而尋求相信客觀認定嘅唯一有效方法 ── 要求國際介入,希望真正香港人能夠作出明智決定。而姑且「人血饅頭」,已經有數以百計港人在港共軍政府下犧牲,你哋唔係要佢哋嘅犧牲變得毫無價值嘛?另外有近千人遭到軍政府虐待 (包括性侵),你哋唔係要佢哋無法追究暴政責任討回公道嘛?我都哎吔吔叫做有份幫手 OPCW 單嘢,你哋仲諗乜呀?做嘢啦,唔該!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