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冷氣軍師 與 前線戰士

反送中抗爭以嚟,一直各方人馬都發揮互相體諒、互相合作、各司其職嘅精神,响唔同嘅範疇做各自專長嘅工作,並堅守「不指責、不割蓆、不篤灰」嘅原則,前線唔會埋怨其他人唔同佢哋一齊衝,「打後排」嘅人亦只會提出意見、做分析、通風報訊等向前線提供資訊,但唔會批評志士們做嘢,即使出錯都只會幫手做賽後檢討而唔會責難,形成一個相當完整嘅戰述陣營。可以話過去呢兩個月嘅抗爭取得成果嘅原因之一。但相反角度,港共支那共匪就認為係最大威脅,就必定想試圖瓦解。

過去呢兩個月,連登、FB 都偶爾有批評「冷氣軍師」只係識指指點點嘅 Post,但都好快被K.O. 或沉底;又雖然同時有一啲「冷氣軍師」散播失敗主義,郁啲就叫人散,志士們都識得分辨判斷而前線戰況未有受到影響,但就形成可以針對「冷氣軍師」嘅客觀條件,支那共匪港共傀儡政權可以隨時郁手搞分化。

我都公開承認過,因為身體嘅條件唔會方便上前線,所以只能隱居幕後為主。但我亦堅守原則,主要做戰略研究分析;另外就基於我較草根嘅風格,集中向一般公眾嘅思維、心態、意志進行「教育」,鮮有對現場戰況指指點點。又確實的,我噚日對於旺角戰役講咗少少嘢,但要明白我同好多支那共匪喬裝散播失敗主義除外嘅「冷氣軍師」嘅心態一樣,只係唔希望再有志士白白犧牲。當然,志士們諗乜大家都唔知,亦無可能阻止。

事實上,我亦都唔係完全無出過去,亦都有做「校車司機」,只是「無鏡頭」,就成為可被針對進行分化嘅目標之一,噚日較大規模批鬥「冷氣軍師」戰役中亦有「中彈」。我當然唔會對「槍手」客氣,即時當「三毛黨」處理。响處理過程當中,亦必定做起底,其中兩個「槍手」嘅 FB A/C,發現 POST 過唔少熱普城、健吾系統嘅嘢,即係我可以認為以至肯定射黃毓民、健吾有份進行呢場向前線戰士同冷氣軍師進行挑撥離間、搞分化嘅戰線。

留意返批鬥「冷氣軍師」戰線嘅手法,全部都係以「無上前線唔係做嘢」作為論述基礎。呢套論述我真係非常熟悉,事關由2012年以來,社民連、叶宝琳、老点双辉等習慣且樂於做「鏡頭前烈士」嘅仆街,通通都係咁嘅論述去批評「鍵盤戰士」;甚至乎社民連黃浩銘、徐傑生等人試過兜口兜面屌我「無上前線唔係做嘢」「你認為你啲計劃咁掂咪自己上前線試實踐囉」。响當年,以至到2014年佔領,確實好成功分化「鍵盤戰士」同前線志士。所謂「橋唔怕舊,最緊要受」,於是乎支那共匪今次又使出呢啲招數出嚟。

但事實上,响今次反送中抗爭唔止我有出去但「無鏡頭」,其實仲有好多人默不作聲「做咗就算」,尤其是「接放學」嗰班車手。我可以講,除咗有報導嘅 E-kids Tommy 之外,仲有一個我就無見到佢但有一齊去做「校車司機」嘅相熟朋友見到佢、講出嚟保證大家嚇一跳嘅「猛人」── 「盲亨」嘅詹昌盛。可見「無鏡頭就無做嘢」根本係一種弱智到極度不堪嘅諗法。只不過支那共匪真係無其他招數,但又急於要分化「冷氣軍師」同前線志士,焗住用返社民連班仆街冚家鏟慣用嘅招數。

另外,社民連曾浚瑛727响元朗拎大聲公嗌「撤退」,就係煽動分化嘅另一條戰線招數,使各「冷氣軍師」即使真係出於好心以至形勢觀察作出 Be Water / Hit & Run 而散水嘅呼籲可以成為被針對嘅成因。搞分化之餘,令到可能麻木戀戰嘅志士們最終「送頭」俾港共公安交數然後虐待。

睇返成套「無上前線唔係做嘢」嘅論述,加埋噚日單係我所受嘅「炮火」;另外再睇埋社記係黃毓民有份創立而佢依家因為個仔而為支那共匪仆心仆命,可以肯定社民連就係一班仆街冚家鏟,大家可以當佢哋係垃圾、係曱甴處理就得。以至熱普城、健吾系統嘅輔仁媒體、焦土派,通通都可以當佢哋透明就得。

就係唔同崗位之間嘅合作、唔同能力和專長嘅人嘅信任同溝通,香港先至可以撐到今時今日。對住呢啲分化所為同埋搞分化嘅仆街,全部「一腳踹到外太空」就得。然後的,就繼續尋求方法,鞏固前線戰士同冷氣軍師,以至唔同位置嘅港人嘅關係,同埋提升合作效率。已變成軍政府嘅港共傀儡政權查實已彈盡糧絕,港人嘅勝利是可以預計將會不久就出現。香港人繼續加油!

後記:我响台灣多條「天線」都話黃毓民外家係新北市板橋區自強新村;自強新村呢條眷村係台灣黑道竹聯幫嘅根據地。如果「天線」訊號正確,可推斷到佢幾十年嚟於國民黨都只係「菠蘿雞」,根本從來只係聲大大無貨賣,佢就算唔係黑社會都係同黑道有緊密聯繫。
我响四月返金門烈嶼尋親&尋根成功,仲去咗阿爺嘅靈位响烈嶼民眾公墓慈恩堂拜祭,同埋確定佢係死於「823金門炮戰」,即係我可算是「八二三難屬」。以國民黨嗰種論資排輩觀念,黃毓民唔止咪再向我搞咁多小動作,係直頭要同我收嗲。不過家陣「第N次國共合作」,佢仲點會記得老K的「祖訓」吖。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