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業成 翻閹,亂局更加亂

已於去年11月退休 (實際係退休前休假) 嘅警務處前副處長(行動)劉業成突然間「翻閹」,更締造警隊史無前例出現三個副處長嘅奇景,實在非常奇怪。好多人都搲爆頭唔知發生乜嘢事,我起初都諗唔明到底係一個乜嘢局。但仔細分析之後,大家似乎要更加小心提防港共公安之癲狂會變本加厲。

警務處以乜嘢程序要劉業成復出根本唔重要,衰啲講,香港軍政府以至統監府會講程序規矩嘅咩。睇支那共匪嘅動作只需要探究目的、目標、時機。

香港軍政府以至支那共匪當前最大嘅目標,就係要壓止「暴亂」。本來,鄧炳強同志率領公安部以「朕就是法律」,與及同黑社會合作,在支那共匪嘅角度係收到一定成效,但點知北角同荃灣都被打返轉頭 (雖然荃灣黑幫再度反擊而且得逞),加上傳媒不斷爆出黑材料,即係需要進行策略調整。

只不過統監府新界工作部李薊貽「吹雞」連埋葉虎頂軍帽响元朗被起出,同埋最少兩條片影到差佬講匪語,即係成個支那共匪介入鎮壓嘅操作「皇咗」,好自然地支那共匪就要搵人祭旗。加上網絡輿論不斷發射「反潛艇導彈」要將本來「潛水」指揮黑警做盡瘋狂變態所為鄧炳強同志「打上水面」,响支那共匪嘅角度而言,即係鄧同志已經被「暴徒」鎖定目標,於是必須要採取「轉移視線」嘅政治操作。即使鄧炳強同志係黨所精心挑選進行栽培的,唔能夠「祭旗」都必須要暫時收起佢「韜光養晦」。但要繼續軍政府嘅殘暴手段都另覓人選,而盧偉聰同樣係被「暴徒」針對嘅目標,即係唔可以係佢,所以一定要另外搵人。

更大鑊嘅係,劉業成响共匪嘅地位都唔弱,同樣都讀過「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而且,2005年領軍「打韓農」嘅就係佢;2014年位居高級助理處長,有落手負責港島區嘅清場。有十足實戰經驗嘅人,你估劉業成要繼續軍政府式鎮壓示威嘅手段會弱得過鄧炳強呀?! 有實戰經驗,正正就係支那共匪最需要嘅人,我可以講就係佢「翻閹」嘅原因。

但再更加大鑊嘅係,鄧炳強同志之所以能坐上副處長一位,就是劉業成退休;如今叫劉業成「翻閹」,以辦公室政治角度去睇,鄧同志條氣一定唔撚順。而嗰啲收起委任證、老冧嘅手法,就係鄧同志搞出嚟;另外就係黑道嘅關係都係响鄧同志手上,一個實實在在地能夠「擁兵自重」嘅軍閥,點會咁容易就範吖!單係呢一點,已經睇到港共公安部隨時內鬥加劇,甚至鄧炳強由向盧偉聰謀朝篡位變成真正的謀反,都係有可能。

差開少少講。鄧炳強一直以為自己受到黨嘅器重,所以黨要佢做乜都仆心仆命,要幾瘋狂有幾瘋狂,要幾變態得咁變態。打途人、扑記者、Head-shoot「暴徒」、過期催淚彈變山埃,乜都做齊;與及支那共匪武警混入警隊,我相信都係佢諗出嚟向張曉明獻計。但我之前講過,鄧炳強呢啲唔算係根正苗紅,支那共匪都只會當係Condom ── 射後不理,用完即棄。被「棄」嘅時機都係爆咗隻鑊而不能再用佢。所以,鄧同志係被「祭旗」嘅可能性係存在的。如果我又烏鴉口,鄧炳強呢啲就真係正宗「貪勝不知輸」!

不過响戰略角度睇當前警務處嘅情況,一隻二隻毅進仔打到殘晒,劉業成嘅出現仲有一個可能性,就係根本就係希特拉再世嘅張曉明堅決要武警甚至解放軍出動,但礙於國際形勢唔能夠明做,只能繼續利用《警隊條例》(Cap. 232) 第24(1)條嘅臨時警察、或是《公安條例》(Cap. 245) 第40-42條嘅特務警察形成嘅罅隙混入喬裝成港警。而劉業成反正都「咬緊糧」,更加可以肆無忌憚負責率領「武警老解扮警察」嘅隊伍。

所以大家唔好諗住港共公安內鬨隨時加劇,以為可以「敵疲我追」,反而應該加強防範。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