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眷有良知?扮割蓆搏同情咋!

港共军政府党卫军嘅惡行,點樣天怒人怨都唔駛再多講。而有外國網絡網織不斷將 黑警 起底,仲要「闔府統請」式起底,班人形渣滓冚家上下不分老嫰就驚過鬼。人性本質,驚的話最想做嘅係乜?自保囉!

雖然兩個半月以來都有一啲「良心警察」表態,除咗「晒證事件」,另外有風聲 of about 不滿孟宏偉隻狗、不滿港共傀儡政權擺佢哋上枱,甚至有話要傳話到外國勢力。但係呢啲「良心發現」之後就乜都無做過,唔好話做恩里來(Juan Ponce Enrile)同拉莫斯將軍 (Fidel Ramos) (1986年菲律賓人民力量革命倒戈馬可斯具軍方背景嘅人物),連劈炮都係得小貓一兩隻,仲要都係三年合約未滿嘅新仔,根本就係「講就凶狠,做就碌撚」。更是嗰啲對高層不滿嘅言論,仔細啲、甚至「逐隻字啄」去睇,根本只係唔滿意所謂高層一邊廂要佢哋同「暴徒」對陣但又要就住嚟打,然後劑劑得個譴責同強烈譴責,甚至明言「點解唔落柯打可以掹炮、攞 MP5 一了百了」。直接講,佢哋只係唔滿意無得向「暴徒」大開殺戒然後收工。

唔排除「良心一族」覺得勢孤力弱因而無再進一步動靜,但姑且厚黑一啲推論 ── 「兩粒花」督察月薪最低都 $42,665,警司 $112,180 起錶;就算係「老散」過咗三年合約制試用期,起碼都三皮半一個月;仲要有宿舍或住屋津貼。三餐不仇,唔駛擔心住,保證有地方扑嘢…… 劈炮唔撈一定搵唔返呢個數,仲要租屋供樓係自己荷包攞出嚟…… 人性本質見到咁,唔好話敢唔敢作反,就算聲都唔敢聲啦,係咪呀!再俗啲講,小農奴隸基因一句「良心唔可以當飯食」,想佢哋唔會係一條碌撚?咪撚傻啦。

當然,人性始終有兩面,就假設真係「良心發現」但又唔做得嘢甚至唔出得聲;同時地除非守水塘,否則返工就算唔係上前線「打暴徒」都必定俾人屌老母問候祖宗十八代,仲有「辦公室政治」的你一言我一語,谷谷埋埋真係好惡頂,要搵情緒渲洩出口。但就係自己唔出得聲,就唯有借老婆/老公仔女把口囉。

不論黑警自己定係警眷講乜春「唔好將警隊夾响中間」之類,甚至明言支持獨立調查都好,你估真係因為「公義」兩個字呀,講到尾都只係同揩冰索K嗰班割蓆,唔要亂鬧人亂打人亂射嘢嗰啲同事累到自己。甚至又再厚黑的去分析,撇除揩冰索K亂鬧人亂打人嗰啲,見到民情根本唔响自己呢邊,不論立場如何,多少都會諗到「大審判」嘅可能性是不能排除的,然後就諗到「最緊要自己無份被清算」,於是搵方法向市民「表忠」。或者掉返轉問,邊個敢擔保嗰啲「良心警察」唔係為班揩冰索K 嘅同事做輿論掩護?!

唔好話我諗得「黑」。第一,正如有流傳一個 post of 食店老闆同志士講「成場抗爭仲未贏嘅原因,就係你哋唔夠政府奸」。第二,要記住1997-7-1以來嘅香港政府係支那共匪嘅傀儡政權 ── 支那共匪最耍家嘅就係鬥爭,唔係97前英國佬「點都講道理、規矩」可以「萬事有商量」嗰種;共匪嘅鬥爭理論,就係乜都諗到最壞。第三,共匪鬥爭手法層出不窮,但基礎都係萬變不離其中,乜嘢「兩手準備」、「一手硬一手軟」、「拉一派打一派」…… 一邊廂要班揩冰索K嘅無差別殺人,另一邊廂搵啲「良心發現」,搏同情製造「警隊都仲有好人嘅」嘅假希望,咪就等你哋個腦仲係諗住97前英國佬「萬事有商量」嘅港燦港豬會婦人之仁囉!

唔排除警隊裡面有真‧良心警察,但一來明知只係極少數而且冚把冷都係「講就凶狠,做就碌撚」,二來「自保」就是人性;再加上支那共匪嘅鬥爭理論,仲信警隊有良知、仲有轉圜可能,真係笑你憨鳩怕你嬲。唯一真係能驗正「良心警察」嘅方法,就係香港大革命變天之後,國際軍事法庭大審判嘅時候,睇佢哋作供講乜。警眷亦唔好咁多幻想,你老公/老婆/老豆/老母/阿哥家姐細佬妹真係清白,到時亦必定有公平審訊,完咗就會無事,你哋依家無得驚咁多!

後記:配圖係好多警察夢寐以求嘅「順利豪庭」── 順利紀律部隊已婚宿舍。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