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邀請特首林鄭月娥公開討論

今日凌晨四點,港共傀儡 林鄭月娥聯同保安局局長 李家超 及 「香港甲級戰犯一號」警務處處長 盧偉聰 召開記者會回應攻佔立法會,廢話連篇就無謂再講,但林柒婆在記招末段有話「願意同社會各界溝通」,話之佢係咪做戲,所謂「君無戲言」,就一於挑佢機。

佢或者因為來自共匪主子而唔可以同泛民「埋枱」,咁我一個普通草民,理論上應該無問題啦!衰啲講,就以我呢隻「悉尼老鼠」測試吓佢真心定係假意。

公開信全文如下:

────────

致:
香港特別行政區
行政長官 林鄭月娥 女士

電郵:[email protected]

行政長官 台鑒:

公開信
回應今日凌晨四時記者會「願意溝通」之言
邀請就《逃犯條例》修訂事件作公開討論

客套話不多講了。承如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指出《議事規則》只有「撤銷」及「押後」而沒有「暫緩」,足證坊間就《逃犯條例》修訂事件對 特首閣下和特區政府的不信任並非無的放矢,也同時證明一切的責任就在 特首閣下及整個特區政府。

客觀而言,基於本港政局的發展,只有 特首閣下和特區政府切實遵行「五大訴求」,才能化解社會對《逃犯條例》修訂的不滿,因而「對話」的時機也許已過。不過,本人明白「政治是談判的藝術」,縱使 特首閣下已連番以各種藉口推卻對話邀約,那管今日凌晨在記者會又再度表示「願意溝通」是真心或是假意,所以向 特首閣下提出邀請進行討論,好使 特首閣下和特區政府以行動證明「願意溝通」並非應酬式謊言。

誠然 特首閣下極其量只從網上或報刊見過我的名字,而可能一如網絡用言認為我只是「悉尼老鼠」(沒知名度而沒代表性),認為本人沒有資格與爾討論,但所謂「政治乃眾人之事」、《逃犯條例》修訂確實地涉及本港社會每個階層的市民,更是引發的民情的廣泛,閣下欲「溝通」就該不限於所謂達官貴人。或是從相反角度而言,或許 特首閣下忌諱與通稱民主派的議員政客溝通,以為免招致中聯辦、港澳辦以至中央的責難,那麼與「一芥草民」進行討論,該能減低王志民、張曉明等人無視「國防與外交屬香港內部自治事務」而肆意說三道四的風險。

另一方面,《逃犯條例》修訂源於 特首閣下和特區政府以港人在台犯案為藉口,因而使台灣社會出現巨大迴響,甚至台灣法務部於6月15日發表措辭強硬聲明嚴斥特區政府向台灣「妄扯、推諉、卸責」 (網址:https://www.moj.gov.tw/cp-21-117152-73809-001.html),道理上 特首閣下和特區政府面對香港市民之餘還必須向台灣社會「還其清白」。更是2016年本港發生的「石棺藏屍案」,台灣執法部門採取免得特區政府尷尬的方法將潛逃至當地的疑犯移交予本港警方,使台灣社會對特區政府冠上「恩將仇報」之惡名,可謂特區政府欠下台灣政府一個極其巨大的「人情」,因此 特首閣下和特區政府有更大責任向台灣社會採取適當回應。

本人理解 特首閣下和特區政府基於來自中央的壓力而不可能直接回應 台灣政府;雖然本港傳媒已封殺本人的言論空間,但本人有在台灣報刊撰寫評論多年,更曾經遭前特首點名駁斥,平心而論算是能在台灣社會產生輿論力量的人士。因此,我相信要是 特首閣下答允是次邀請,並且真誠地進行討論,能同時減低港、台兩地《逃犯條例》修訂引起的問題。

本人同意如 特首閣下答允應邀,可將「五大訴求」中要求閣下請辭的一項排除於討論範圍之外,以免造成閣下尷尬。另同意 特首閣下可以聯同保安局局長 李家超、警務處處長 盧偉聰一同參與;而本人就是「單人匹馬」出席,因此當然地 特首閣下必須保證本人的安全。不過,本人得作聲明屆時的言論僅為個人意見、不代表所有香港市民的立場。既然 特首閣下「願意溝通」之言,有請 特首閣下可尚且視為「從社會最基層開始」的機會。

另外,承如前述 ──《逃犯條例》修訂確實地涉及本港社會每個階層的市民,本人認為討論安排必須公開進行,並且安排傳媒進行直播。建議討論舉行的日期不遲於2019年7月14日,以使各方以「盡快化解危機」的原則有充足時間準備。

誠請 特首閣下作出確切考慮,並於日內盡快回覆答允與否。

香港市民 / 時事評論員
林鴻達 敬上
2019年7月2日

────────
註:已經透過電郵向特首辦發出本信。

────────
────────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