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勿再以死相諫

6月15日梁凌杰殉道,至今合計已有四人因為反送中而犧牲。在人性角度,真係唔希望再出現;而宏觀角度,恕我冷血啲講,再有人犧牲的話,其實對大局勢無乜幫助,甚至乎對反送中抗爭造成拖累。

首先,一個好現實嘅心理問題 ── 當同一類性質嘅事件持續發生,人性之使然就會出現「習以為常」嘅思想。直接而難聽啲嘅講法就係「麻木」或「無感」。甚至更血淋淋啲講,就是再有人以死明志,唔會成為再激起民情嘅因素。

第二,承接「習以為常」之意,除咗人心漸冷,傳媒之現實亦不再覺得「爆」。唔係對噚日離世嘅麥小姐不敬,但大家試諗吓,點解隔咗咁耐,先至有傳媒以細篇幅報導?呢個就係現實。

第三,要明白支那共匪從來對於「人命」二字,不單唔會尊重,亦唔係視如草芥,而係視作鬥爭工具。支那共匪可以做嘅包括策動 attention seekers,虛耗眾人嘅時間、體力、資源 (再次的,唔係冷血);或是繼續煽動以死明志,達至「習以為常」嘅效果,將整場抗爭進行「冷卻」。

綜合呢三點,其實仲引證得到林柒婆以至整個港共傀儡政權點解對自殺消息不聞不問,連7月2日0400記招上遭記者在場「圍毆」都當無件事,就是支那共匪嘅鬥爭思想,同埋 Buy Time 至出現「習以為常」的形勢。因此,大家再係唔好再有「以死相諫」嘅念頭,不單因為生命無價,仲係對於林柒婆及港共傀儡政權嚟講根本「睬你都有味」,同埋係變相「送子彈」俾支那共匪。

我明白整場反送中抗爭大家真係好大壓力,不論「保守派」港人的有如「從夢中驚醒」的未進入狀態,或是長年有走上街頭的見到抗爭不斷升級卻目標仍未達成等等,確實難免的情緒出現變化,甚至「出問題」,真係要搵疏導方法。但又再冷血啲講,既然「以死明志」已經無用,甚至俾林柒婆 / 港共傀儡政權成為鬥爭工具,而對整場反送中抗爭造成負面影響,就要嘗試保持理智同搵人傾訴。相對地,如果情緒仲頂得住嘅各位,就該留意身邊嘅人,準備隨時伸出援手。要做嘅其實難度不高,就是充當一個「可被信任的聆聽者」已經足夠。

我亦明白,要疏導情緒係需要一啲「精神食糧」,而實際啲講,就係想見到有希望。確實當前形勢處於膠著狀態,但過去近一個月,唔係無成果。當然,「暫緩」只係港共傀儡政權嘅緩兵之計,唔算係成果;港共公安仲開始搞白色恐怖,更加使人氣餒。嘗試拉闊少少目光去睇,係有啲嘢發生緊,只不過見到亦未必咁易明白。

例如612鎮壓嗰三隻主事嘅白衫鬼佬,不單已被英國傳媒起底,更是「起底」爆出其中兩隻 (David Jordan 同 Justin Shave) 係前英軍軍官,即係有可能佢兩隻係奉英國政府之命來港加入警隊執行任務。但佢哋做埋啲超越咗「做臥底」嘅底線嘅事,就有違「軍令」之嫌,要是英國採取行動,佢兩個會被「軍法處置」。


雖然,唔可以對英國政府有太大期望,但就因為咁,搞到港共公安部所有鬼佬同一班97前成功申請到British Citizen 嘅華人人心惶惶,可以話削弱咗班港共公安嘅士氣以至「作戰能力」。呢單料應該夠俾大家疏導到情緒吧。

或者咁講,同共产党鬥嘅基礎,就係要「鬥長命」。與其終結生命作用有限甚至造成負面影響,倒不如就真係留返條命。除咗嗰三隻白衫鬼佬嘅「料」之外,姑且 FF 一吓,當抗爭成功嘅時候,可以睇住班土共政客、藍絲廢老、港共公安/毅進黑警「受刑」,甚至可能自己有機會負責「施刑」…… 唔好諗係咪有成真嘅可能,就係「諗起都興奮」,就已經足夠啦。做人有時係要「阿Q」一吓㗎,唔需要覺得咁做好白痴;掉返轉講,迫自己埋牆角又有乜意思呢?! 所謂「開心又要過,唔開心又要過」,俾自己放鬆一吓係必要㗎。

———————————————

後記:
如果想搵人傾訴,但身邊搵唔到人,又如果你信得過我,可以去我FB PAGE send PM 搵我傾。
雖然我唔係乜嘢專家,但作為過來人 ── 發現一切生活的不如意係來自個政府/政治環境毅然決定走上街頭 (再轉型成為打字佬),叫做可能比大家早走上街頭,有更豐富嘅經驗;或是的,我唔想講乜嘢情緒病嘅問題,但所謂「久病成醫」,而且由細到大都好鍾意睇心理學書,點都會了解、掌握得到大家嘅心情、心理狀態。亦因為做咗多年「打字佬」,對反送中 有相信更多、較宏闊嘅觀察,所謂「睇得更闊」。最重要嘅係,我响朋友圈子中出晒名「把口密到撬唔開」。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