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民建聯 被圍,頭盤嚟咋

該正名「中国共产党香港支部」嘅民建聯噚晚响天水圍開街站吹衰反送中「暴徒」,結果招徠百幾人「圍剿」而要收檔敗走,好多人拍爛手掌。但只要記得送中惡法的始作俑者就係民建聯 ── 周浩鼎同李慧琼夾住(相信係)潘曉穎屋企人開記招支持《逃犯條例》修訂,噚晚只係被圍而無傷亡,真係執撚到。

古語有云「擒賊先擒王」,林柒婆當然罪無可恕,但要不是周浩鼎同李慧琼開個咁嘅記招,港共傀儡政權又點可能囂張到擺台灣上枱、對台灣插贜嫁禍!

如果腦部正常,民建聯班柒頭皮應該知道要避風頭。司徒俊軒以為天水圍充斥支那蝗蟲應該可以成功為党效力?佢似乎忘記咗共匪主子孕育出嘅支那蝗蟲特質之一就係「我討厭政治」,而且比港燦港豬更甚。即係撇除班「暴徒」,根本無人會睬佢!更慘嘅係,6月9日嘅967城巴都「頂閘」出港島,即係天水圍有唔細嘅「反送中」聲音,根本就要更加之縮埋一二角。可以話司徒俊軒絕對係抵撚柒鳩死,唔駛入醫院就快啲去還神。

另一方面,由609百萬人上街同612衝擊立法會以來,其實坊間已經有聲音要求潘曉穎父母出嚟「俾返個交代」;而且,港、台兩地亦不斷提出在送中惡法之外尚有多個方案處置殺害佢哋個女嘅陳同佳。而我亦响6月21日發出公開信請佢哋出嚟,而且詞鋒尚叫做好聲好氣,抵銷返坊間普遍的惡言相向,但事隔剛好半個月(15日),仍然未有人搵到佢 (包括多間傳媒)。

可能係潘生潘太唔知點面對公眾,但仲有另一個可能性,就係民建聯、以至港共傀儡政權要佢哋封口,甚至坊間仲有一個講法係將佢哋軟禁响安全屋。但不論係「封口令」抑或「軟禁」,民建聯、港共傀儡政權仆街冚家鏟就是肯定的。

事到如今,民建聯只有交出周浩鼎同李慧琼個「人頭」出嚟,同埋「釋放」潘曉穎父母;或講得好聽啲,勸服潘生潘太出嚟面對公眾,先至或許唔會被打鑊杰撻撻。但我好相信以至肯定,以呢班「中国共产党香港支部」嘅共匪走狗嘅特性,一定唔會做。咁就留名等睇遲早一鑊「打到入廠」,甚至乎香港變天之日佢哋一隻二隻被做丁蟹都唔怕。

無咗個女本來值得同情,但黐咗埋去「中国共产党香港支部」堆、或是俾佢哋利用,客觀講已經係憨鳩所為而罪過罪過。百萬人上街已經叫做「搞出個大頭佛」,到6月15日梁凌杰殉道,你哋仲潛水更加講唔過去;到今日合計共四人殉道,你哋仲唔蒲頭簡直仆街所為,無得怪坊間依家直頭遷怒於你哋「唔識教女」。甚至乎有傳「中国共产党香港支部」或港共傀儡政權俾咗掩口費如果係真的話,更加無得怪責坊間以「四條人命都係因為你個女而起因」而覺得俾陳同佳逍遙法外無乜咁大不了,因為佛偈嗰句「呢啲就係你兩公婆積落嘅孽」。一日唔蒲頭,孽障不斷累積,到頭來出大事的話千祈唔好怨。我甚至再講得血淋淋啲,即使你哋被軟禁,總有辦法俾外界聯絡得到吧。

所謂「路係自己揀,仆街唔好喊」,民建聯周浩鼎同李慧琼當日做單咁仆街嘅嘢,就要受;同樣道理,潘生潘太當日做咗憨鳩嘢,坊間俾晒機會你「交代」你哋都唔願意,亦都係要受。6月21日封公開信仲有效,但我講明,你哋搵到嚟就必先「仗刑五十」然後才做嘢。呢個世界無免費午餐。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