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大搜捕 之 黑警 x 潮聯 雙黑合作

相信大家一睇到「潮聯」二字,都估到唔慌有好嘢。反送中抗爭多場示威「散水」之後,港共公安均展開大搜查,各區設立路障,特別針對紅色小巴,我已經起疑心。到7月1日晚 (7月2日凌晨) 直頭有紅VAN 响正金鐘道/紅棉路橋底「執客」但隨即就有公安上車,我就更加覺得「形跡可疑」。同各友好夥伴合力偵查,結果真係「唔查攸自可,一查起晒火」。

首先留意以下張圖 (原圖來自《蘋果日報》 Facebook):

留意圖中紅色圓形標記。

各位行外人當然唔知有乜乾坤,但我同班友好夥伴當然一望就知,並成為「破案關鍵」。

雖則標題露咗玄機,但為咗要佢哋「死得眼閉」,整多一張以下都係來自《蘋果日報》嘅圖:

同樣留意圖中紅色圓形標記。

無錯,就係幾十年嚟霸佔旺角道與亞皆老街之間一段通菜街,响2014年拍住支那共匪香港支部一條叫陳曼琪嘅臭閪搞「禁制令」嘅「潮聯公共小型巴士有限公司」嘅車。

今次真係「一牌定江山」。據7月2日凌晨來自熟悉運輸行頭嘅友好志士報料,當晚見到最少6部車有類似嘅牌。

入正題之前,首先為免大家殺錯良民,俾啲小巴冷知識:

目前香港有大約1100部紅色小巴,行駛港九新界多條路線,每條「路線」由不同嘅小巴商會「管理」。現時有十多個小巴商會,「潮聯」只係其中一間。

「潮聯」只係「管理」旺角道與亞皆老街之間一段通菜街嘅小巴,路線包括 旺角-土瓜灣、旺角-九龍灣MEGA BOX、旺角 – 觀塘、旺角 – 秀茂坪。

其他嘅紅VAN,包括隔離條花園街嘅 旺角 – 黃大仙,以至朗豪坊嗰邊嘅紅VAN,通通都唔關潮聯嘅事。所以大家唔好一見到紅VAN 就即刻「上腦」入潮聯數,須知道同緊記2014年佔領期間,淨係朗豪坊嗰邊嘅紅VAN對示威者態度算正常的。

———————————————

正式入正題。今次呢單嘢,雖則以紅VAN嘅經營模式,潮聯班「架杰冷」可以話係啲司機自己走過海搵食而推得一乾二淨,但2014年嘅禁制令,就係潮聯商會本身搞出嚟,班司機大部份唔係被蒙在鼓裡被擺上神枱「做貢品」,就係置之不理。因此,在「政治化」層面潮聯唔係無 mens rea 同黑警合作。

就算唔講政治,潮聯霸佔旺角道與亞皆老街之間一段通菜街最少一半空間,甚至乎霸剩一條最右邊嘅行車線 (如下圖),

但港共公安除咗偶爾「交戲」之外有無處理過,大家有眼睇啦。雖則家陣法律上黑警唔可以明目張膽「收片」,但平日賣咁多「人情」俾潮聯,要佢做返啲「警民合作」嘅嘢,你估班「驟趙冷」叔父敢推莊咩?唔驚「洗太平地」抄牌抄到啲司機同佢哋開拖呀!唔止進一步引證潮聯嘅 mens rea 之外,仲引證到港共公安要佢哋「幫拖」嘅可能性與及可提出嘅「誘因」。

換另一個角度,港共公安搵潮聯「幫拖」嘅原因,計有「暴徒」响深夜要散水,地鐵收咗,搭的士好貴,紅VAN 比的士便宜又夠快,就可以用紅VAN 佈下「請君入甕」之局。只要一擺 Road Block,就可以一網打盡最少16隻「暴徒」。相信大家已經好清楚港共公安同潮聯係有「合作空間」存在。

其實6月10日凌晨、6月21日深夜/22日凌晨等等,都有「紅VAN + Road Block」操作,但7月2日凌晨是最大規模,包括紅VAN車數及路障數目。點解會咁?因為九巴104R 响6月22日被踢爆咗,港共公安失去咗九巴巴士嘅錄影「搜證」+ 八達通大數據 tracking 嘅計劃,就唯有叫潮聯大舉出動紅VAN。

假設,潮聯班叔父答應港共公安嘅「邀請」,成件事嘅基本操作可以係咁:
– 吩咐啲司機揸架車過海Stand-by。無錯,承如前述,啲司機可以唔做,但如果潮聯林深強班叔父「科水」、或免一日站頭陀地,又或掉返轉威嚇啲司機唔做就唔再俾佢哋埋通菜街站頭,咁就可以「成事」;並且可以成為成件事係由潮聯策動嘅推論之一。
– 當「夠鐘」去執客嘅時候,啲司機就揸架車去各個地點上客。
– 當去到 Road Block,就俾「另一邊嘅拍檔」,即係港共公安做佢哋需要做嘅任務。
– 另外,潮聯可以事先通知港共公安當晚「派車」嘅車牌,等「擺檔」班低能毅進仔可以鎖定目標,減省啲工作量。

除咗以上四個基本操作之外,另有志士們私下報料兩個情況:
响軒尼詩道近上海實業大廈 (修頓向中環方向過咗盧押道),見到一部紅VAN 遊緊「撈公海」,但後面隔大約5-6個車位距離有一部 Benz Sprinter 519CDi 跟尾,一直去到衛蘭軒,兩架車保持距離不變;
當事人坐响中門後第一個單人位,睇住明明路面嘅公安無遞手截車而個司機主動駛入 Road Block。

淨係呢兩單「額外報料」,已經有足夠理據作出合理懷疑班小巴佬夾埋班黑警「做嘢」啦。甚至乎,我同班夥伴研究嘅時候得出多一個推論:原本部車嘅小巴佬唔做,咁就由隻公安坐上司機位。直接啲講,Road Block 又係公安、司機又係公安,你班「暴徒」想同我鬥??????

仲有一個更賤嘅方法 ── 港共公安部直接同車行租車,搵隻平時揸開Benz 嘅毅進仔坐上司機位。可以去邊度租?例如以下一幀直播截圖

我同班夥伴手足一查個大數據資料庫,對到車主係「順安企業國際有限公司」,即係位於順寧道嘅順安車行。求其搵人行入去話要租車,俾車牌身份證登記,交租同按金就可以拎車匙去撻著部車「開工」。

成本幾多?$300車租+$100石油氣。四舊水可以「食大茶飯」呀;當租十部車都係$4000,就算唔係盧偉聰自己科水,可以用「線人費」budget 找數而立法會查都無得查。衰啲講句:你咬我食呀!

雖然我同班拍檔手足只係 Locate 到部份小巴,而正如前段「冷知識」所講仲有其他商會,唔知有無參與其中;雖則其他商會都係埋港共堆,例如凌志強就係民建聯嘅人、梁雄、盧社松 (國松車行)、張漢華 (漢華小巴,主要勢力响觀塘) 亦同啲土共好老友,但正如「賭馬刨馬經睇往績」,咁多年嚟就係得潮聯林深強佢哋凸個頭出嚟同支那共匪、港共傀儡政權搞屎搞尿。所謂「一次污、兩次穢、三次圍威喂….」姑且懶係文明嘅講法「潮聯」有最大嫌疑;又或是毛澤東鬥爭理論 ── 唔係都屈到你係!

相信大家跟住就會諗點樣向潮聯「大反擊」。可以講,唔駛「佔領」咁屈機 (俾黑警+CCTVB 袁臭花蟹志偉屈「暴動」就無謂啦),緊記毛澤東嘅「打著紅旗反紅旗」,佢哋咁撚鍾意講「遵守法律」嘛,就係咁 Mon 住邊部車唔係响最左邊「扎艇」、綠燈唔開車;無靠到最左邊路旁上客 (《道路交通(公共服務車輛)規例》Cap. 374D sect. 45(1)(d));無停車熄匙;頭兩部車無司機 (Cap. 374D sect. 35(1));覺得部車好污糟 (Cap. 374D sect. 44)….. 然後「做個好市民」,都夠㗎喇。不過,行動之前必須注意,潮聯嗰班叔父以至啲「站長」都係黑道中人,唔夠四位數人力就千祈唔好做嘢。仲有,又係承如前述,旺角公安局(疑似)同佢哋打龍通,更要有周詳嘅部署先至得。

另外,可能大家最關心嘅係日後「暴亂」之後點樣走人。坦白講真係無計,要安全就只有搭的士,仲要只係路邊截而千祈唔好 Call 車,neither 打電話上台或用Apps。但我相信經過今日「踢爆」之後,港共公安就會轉移陣地向的士佬埋手。只不過的士行頭鬆散,好難好似搵潮聯咁「一個電話就有N部車」,但始終唔係無可能。或者就要勞煩各有車階級嘅真‧香港人「打後援」了。再唔係,過去幾次「暴亂」,灣仔循道衛理堂都通宵開放俾眾志士休息,雖然就唔會瞓得舒服㗎喇,但等到天光先至較腳,總好過港共公安夾埋唔知乜道物道搞白色恐怖嘅行動。

港共公安部想搵彭樹雄又唔得,搵潮聯又被踢爆,唔計的士或是私家車扮「義載」,剩低就係港鐵,孟宏偉隻狗必定向港鐵埋手。或者表面上嚇到一眾志士,但所謂 Action = Reaction,盧偉聰唔好以為「趕狗入窮巷」就必定可以劏到隻狗,打個動保撚想發火打我嘅「殘忍」比喻 ── 依家香港周街都係被餵晒硫磺嘅洛威拿,好自為之啦。順便同盧偉聰講句佛偈:「多行不義必自斃」。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