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圍 CCTVB,傻仔兼白痴

反送中抗爭 Be Water 遍地開花,除咗前日嘅尖沙咀之外,嚟緊仲有沙田、上水…… 預計必定陸續接踵而來。但有一單係話想7月21日去包圍 CCTVB,我未望條路線而淨係聽到地點,已經知道根本係憨鳩之舉。雖然網上已經口誅筆伐,但為防求曾有懷疑虧空公款記錄而上位心切嘅陳展浚繼續死心不惜,一於整理各方嘅意見之餘再加料「送佢一程」。當然仲會提供一啲意見俾想搞鳩 CCTVB 九世嘅各位參考一吓。

首先,做任何行動,不論係示威抗爭,定係平日嘅商業活動、以至溝女/鎅仔,都要先分析各種形勢條件,以確定「有無得做」。

CCTVB 位於將軍澳工業村嘅盡頭,而通往將軍澳工業村就只得一條環保大道 ── 只要港共公安 set 路障,唔好話全部人準備束手就擒就唔怕;再封埋港鐵康城站,直頭邊度都唔駛去。或是相反角度,想資源補級嘅機會都係零。單係呢個情況,腦部正常嘅都知「無撚得打」。所以,其實响6月中已有網友 PM 問我「圍CCTVB」嘅意見,我全部回覆都係以呢個理據 banned 晒個計劃,就係咁解。亦所以我完全唔明「曾懷疑虧空公款嘅陳展浚」點解仲會提出呢個計劃。

第二,就假設可以做 (雖然事實係「無撚得打」),從戰略角度必須以耗用最少資源去達到目標嘅思維去計劃行動。但單係由日出康城去到駿才街,路程已逾2km。

而且沿途零補級,即係群眾體力以至各種資源只有消耗;甚至乎無封路的話,大量貨車、泥頭車、以至「芬芳撲鼻」嘅垃圾車出沒,加速群眾嘅體力、鬥志嘅消耗。陳展浚仲打算由寶琳開始行入去,就算唔話佢只圖抽水搏年尾區議會選舉,已經清楚睇到成個計劃同「將群眾帶去送死」係無分別。

第三,再又假設人人鬥志旺盛,去到駿才街門口仍然群情洶湧,但你估袁志偉就算唔報警會出嚟應機咩?再者,袁志偉嘅任務就係日日同香港人洗腦,就算佢出嚟門口「應機」,你估佢會停止一切為支那共匪、港共傀儡政權嘅歌功頌德嘅所為咩?

大家應該好想問「咁即係無辦法對付 CCTVB?」承如毛澤東鬥爭理論,除咗要製造時機,唔一定係直線進行㗎嘛!

要針對嘅目標係袁臭花蟹志偉嘅洗腦,第一件事可以做嘅就係「預防針」。簡單啲講就係避免睇 CCTVB 嘅新聞以至所有節目。响屋企個電視機盒做手腳鎖咗 CCTVB 唔俾屋企人睇,以至裝 NOW、Cable 已經有基本效果。甚至乎你一响屋企就轉去 BBC、CNN、Al-jazeera、DW、Channel News Asia……

另一樣仿傚支那共匪打擊壹傳媒嘅手法,就係製造輿論壓力使商界唔再响 CCTVB 落廣告。商業運作最擔心就係收益來源出事,如果因為送中惡法立場而導致廣告收入萎縮,陳國強、黎瑞剛、李寶安就算因為「党的任務」而死撐,唔擔心會响股東大會必定俾人打到甩肺呀!呢招連登仔做緊,據聞開始有啲成效。

要稍為直接啲嘅行動,大可針對 CCTVB 嘅採訪、劇集/節目嘅外景拍攝。關於「滋擾記者 vs 新聞自由」嘅問題,前文已經講過我嘅立場,簡單整理一吓:

1. 袁志偉咁多年嚟嘅「豐功偉績」咁叫保持到「新聞自由」呀?
2. 台灣總統蔡英文及鄭南榕遺孀葉菊蘭响今年4月7日鄭南榕殉道紀念會嘅演詞「言論自由不是無限放任,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嘅言論負責。任何對社會構成損害、威脅民主和人權嘅言論,都應該受到制約。」
3. 記者拍唔到嘢、扑唔到咪、做唔到扒……袁臭花蟹志偉就無「材料」俾佢為党做嘢

大家或者總係想有啲「實質行動」,但去 CCTVB 唔係唯一場地選擇 (況且根本唔係適合地點),況且袁臭花蟹志偉驚嘅唔係「暴徒」登門,而係輿論聲勢。6月23日,台灣舉行一場反對紅色媒體嘅集會,仲開宗名義針對蔡衍明嘅旺旺中時集團旗下嘅中天電視、中國電視(中視)、中國時報等收受支那共匪經濟援助嘅傳媒,但地點只係台北凱達格蘭大道總統府對出。點解唔參考吓台灣嘅做法呢?!

至於袁臭花蟹屋企,雖則2014年已起底佢住邊,但一來唔知有無搬到,二來假設無搬,隔離就係九龍城狗籠,又係嗰句「除非兵力十足」啦。但就算唔俾佢返工/返屋企又點唧,佢咪繼續為党效力。

俾埋啲更安全而有效嘅方法建議,就唔好再諗住去將軍澳電視城呢個絕對係「來來曱甴屋」喇!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