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 CCTVB 廣告,商業計算背後的公義

頭先至講完,對付 CCTVB 唔一定要圍嘅,搵辦法驅使商號撤銷落廣告就得㗎喇,轉頭就有確實消息 of 寶礦力撤晒所有 CCTVB 廣告,仲要講明「回應公眾訴求」,真係「食咗豹子膽」嗰隻。無錯,表面睇係有如「為公義發聲」,但又坦白講,做生意嘅從來都係利益計算,搵到「路數」可以賺多啲,就必定唔會放過。只不過,as 我講到口臭 that 香港講政治從來都係嫌錢腥,郁啲就話「資本家可恥」,再唔係就「收錢做嘢正仆街」,從來都無面對「錢」呢個現實嘅問題。就算寶礦力今次只係商業考慮,正如鄧小平嗰句「唔理黑貓定白貓,捉到老鼠就好貓」,又或者我講過關於外國勢力嗰句「話之西方列強真心定假意定因為著數,對香港有利或最起碼無損失就梗係要勾結」,就係「隊冧」CCTVB 嘅效果出現,話之佢啦。

再又因為香港講政治從來都係嫌錢腥,搞到好多人唔敢同商界行得太埋因而失去財政以至各類資源嘅支援、互通消息渠道之餘,仲搞到好多人唔懂得以商業思維作為研判形勢或戰術策略以至實務執行嘅基礎,結果唔係事倍功半就係功敗垂成,甚至徒勞無功、功虧一簣、空手而回……

商業思維嘅重要性唔止係利益考量,亦唔止係同商界建立關係,而係有更宏觀嘅分析判斷。就以今次寶礦力撤 CCTVB 廣告為例,從商業角度會考量嘅第一樣嘢絕對唔係乜春「公義」,而係「得罪 CCTVB」嘅後果會係乜、唔响 CCTVB 落廣告對宣傳及往後業務造成幾多影響。

無錯吖,對於班習慣嫌錢腥嘅左賊「司馬懿」嚟講,一睇到「公義」唔係擺最優先,就必定想口誅筆伐、假仁假義….. (下刪三萬字),但問題係「公義」到底係目標定係手段呢?如果手段但達成唔到目標,做嚟有乜謂呢?掉返轉,如果有底線地不擇手段而能達成目標,又何樂而不為呢?

舉個最簡單例子:香港班左賊成日話外判制係剝削工人階級嘅惡行。但馬來西亞民主行動黨在2008年起奪得檳城州政府管治權之後,採取多種方法減省公共開支(兼杜絕中間落格式貪污),其中一種方法就係將大量公共服務進行外判。結果大約四年就將州政府財政轉虧為盈。招標文件訂明工人待遇為重要考慮條款之一,並且响州政府設立完善監察制度,就確保工人剝削嘅問題唔會出現。

要記住,民主行動黨係主張社會民主主義,即係左翼政黨。唔止封咗香港嗰班友把口,仲係五花大綁然後瘋狂兜巴星呀!由檳城例子已經證明「目標」係重要過「手段」。

講返寶礦力嘅CASE。「得罪 CCTVB」嘅後果,表面上就係少咗一個宣傳渠道,但呢期就係冚世界對 CCTVB 人人喊打,即係話「得罪 CCTVB」會換來冚世界嘅掌聲。慳返一筆俾 CCTVB 嘅錢,但又可即時收到強大宣傳效果,Why not?!

不過咁,香港商界十幾廿年來好避忌「政治」,但事實上係「西瓜靠大邊」嘅所謂中立,即係根本上係媚共以至投共;或至少對支那共匪 / 港共傀儡政權投鼠忌器忍氣吞聲。既使坊間普遍認為「商家佬都係親共」因而失去公眾輿論,唔好話支持,連據點都無,又使商界自己無咗客觀、宏觀嘅政治形勢了解、分析同判斷,呢吓先至最攞佢哋條命。更重要嘅係即使反送中抗爭如何紅紅大火,商界嘅下意識仍然唔敢貿然「激嬲共产党」,開始進退失據。

寶礦力決定採取行動,商業行為再衍生「公義」目標之達成,大塚製藥同真‧香港人各取所需,宏觀講就係連成一線;左賊 mode 就係使港人得到政治能量補級。更重要嘅係使嗰班「偽中立」商界點起引路明燈 (唔係蕭若元嗰隻),可以話預計得陸續有大量政治能量注入俾真‧香港人 / 相反地大量「槍頭」對準 CCTVB、港共傀儡政權同支那共匪,就係一個極度重要嘅關鍵指標。

再講一次,政治從來都係利益計算,商界就算只係因為自己嘅利益考慮而行動,但能夠提供資源同能量俾真‧香港人進行抗爭就得啦。千祈咪再學班「司馬懿」喇,唔該。要記住:好多嘢唔能夠直線進行;好多嘢唔能夠枱面做。

後記:本來打算寫7月7日晚「小巴衝群眾單嘢」,但一來「唔發生都發生咗」而需要做嘅只係整理返成件事 for 日後行動,二來係寶礦力撤 CCTVB 廣告可以話係同大家「開腦」(尤其是「商業思維」) 嘅大好時機。做嘢有分緩急先後,就講咗寶礦力單嘢先。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