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7.7小巴懷疑衝向人群 分析報告

7月7日九龍區反送中遊行之後,晚上嘅群眾自發行動,發生一宗專線小巴懷疑衝向人群嘅事件。網上眾說紛紜,話司機正仆街、綠VAN公司正冚家鏟…… 可是,無人認真的去查證分析整宗事件嘅來龍去脈,甚至只係基於道聽途說江湖傳聞然後亂吹一餐。而事發當晚,我正值做緊 Facebook Live,講明我有專線小巴公司負責人聯絡方法,並承諾會設法聯絡作出了解調查;並且响第二日 (7月8日)已經親身同專線小巴公司負責人見面。收集到各方嘅陳述同資料之後,就正式公佈「調查報告」。

首先必須講明,因為事發後車匙被扭斷,車輛嘅供電系統未能中斷,導致攝錄系統 (即俗稱嘅「車CAM」) 一直運作而事發時的片段已經 be overwritten,因此必定唔會有事發時嘅片段作為證據,判斷誰是誰非;所有分析只能根據各種「現場環境證據」去推斷返事發經過,作為檢討日後各方須注意的情況。

車匙折斷致「無片無真相」

可能會有不在場嘅人認為係司機「玩嘢」而導致呢個情況發生,但首先要留意以下由專線小巴公司負責人謝卓余先生 (Eric) 响2019年7月8日早上大約07:35 Whatsapp 傳俾我嘅照片:

放大啲張相俾各位可以更仔細睇清楚「斷匙」停留位置係「ACC」。

唔好話唔識車,就算揸開車嘅都未必知道 ACC 乜嘢意思。ACC 全稱 All Circuits Closed,學術稱謂「全部電路閉路」;修理佬行頭叫做「全車通電」、「匙火」。簡單講就係全車嘅供電系統維持運作。即係話「車輛嘅供電系統未能中斷」係千真萬確。

然後的,到底誰扭斷鎖匙導致呢個局面?司機唔會無可能…… 不過,請再睇以下照片:

留意我隻手指「篤住」粒黑色制。想問一問當晚在場嘅群眾,或過去幾日响網上扮晒專家 (例如 FB 「Van 仔速報」專頁嘅 Brian Cheng),知道呢粒「黑的」係乜嚟嘅嗎?

呢粒叫做「車匙保險制」,作用係防止司機錯誤操作中斷車輛供電同拔出車匙。要先撳呢粒制,先可以將車匙扭到 LOCK 位置,再然後先可以掹出車匙。

除咗有通宵線嘅專線小巴公司,夜更司機收工後都必定掹走車匙,意即正常嚟講任何夜更司機都必定識得撳呢粒制以取出車匙。根據 Eric 所述,涉事嘅陳姓司機 (年約67歲)為夜更「正位」。基於呢個「環境證據」,司機「玩嘢」嘅可能性似乎唔係好高。

而根據 Eric 引述涉事的陳司機向公司提供的報告,事發時有兩名示威者打開中門衝上車,另有最少一個人打開司機門試圖驅趕司機落車及扭動車匙熄火,未幾就車匙折斷。

再講一次,無咗車CAM 片,無法判斷那一方的「證供」的真確。但基於「正常嚟講任何夜更司機都必定識得撳呢粒制以取出車匙」嘅推論,相對示威者普遍欠缺汽車知識因而未必知道「車匙保險制」,車匙折斷並非司機「玩嘢」而導致嘅可信性較高。甚至直接而言,示威者扭斷嘅可能性是最高的。

高速衝向人群?

涉事的小巴行走九龍區第12S線,路線是 奧海城 – 旺角東站 (循環線),途經街道櫻桃街、大角咀道、埃華街、角祥街、福澤街、大角咀道、晏架街、槐樹街、福全街、旺角道、上海街、窩打老道、登打士街、廣華街、染布房街、聯運街、旺角東站、弼街、洗衣街、太子道西、通州街、大角咀道及櫻桃街。

事發時小巴正在行駛有關路線提供服務,準備由上海街左轉窩打老道。根據 Eric 引述涉事的陳姓司機的報告,當駛至「得如茶樓」停站(上海街/碧街交界) 之後再開車駛去下一站窩打老道港鐵油麻地站B2出口 (如下圖),

要知道任何車輛在馬路上正常行駛時,路口左轉(就算「衝燈尾」) 嘅車速頂盡大約 30km/h。而且,涉事嘅小巴係豐田 Coaster BZB40 (俗稱「短陣」),有揸過呢款車都知道「好易反」(比長陣 B50 / B70),因此更加唔可能「高速」。

根據 Eric 引述涉事的陳姓司機的報告,當駛至「得如茶樓」停站之後再開車,正當車頭駛出窩打老道準備扭軚嘅時候,突然有人從左邊拋出垃圾桶 / 雪糕筒,根本「Dup 唔切」而撞到垃圾桶 / 雪糕筒,但都立即停車。然後隨即有大量人群衝向小巴。

以下相片為事發位置。留意紅色標記有一個垃圾桶及一個警察雪糕筒:

睇返網上貼出嘅相片反映的停車位置同角度,剛好是我哋揸開車嘅人叫做「彎心」,即係司機响扭軚無幾耐就踩迫力急停 (重 BRAKE 都唔係即停,仲需要些少距離;以車速30km/h 計仲要大約半個車位,即大約 3米)。「環境證據」同司機關於 dup 停部車嗰部份嘅陳述吻合。另外,又係嗰句「揸開車嘅人下意識撞到嘢就會踩停架車」,即係有理由相信「突然有人從左邊拋出垃圾桶 / 雪糕筒」嘅真確性。

另外補充一點:當晚大約 20:30 – 20:45,我有响彌敦道山林道至恆豐中心出面逗留,有見到兩三名示威者隨手就將垃圾桶或雪糕筒放置於彌敦道南行嘅右線「封路」,而且多次都無顧及駛至嘅車輛,情況可謂相當危險 (both 對司機及示威者自己)。我基於呢個觀察而產生嘅印象,故此相信司機「突然有人從左邊拋出垃圾桶 / 雪糕筒」的陳述的真確性。我唔係要責難當晚咁做嘅示威者,但必須注意安全,同埋要記得當前局勢之下,「輿論戰」係相當重要!

再講一次,無咗車CAM 片,無法判斷那一方的「證供」的真確,但基於以上「環境證據」,似乎係有示威者未有留意路面情況,只圖一心要「封路」,而導致當晚嘅情況發生。因此,我基於「環境證據」認為小巴並沒有高速衝向人群,只因「Dup 唔切」而撞到垃圾桶 / 雪糕筒而導致當時場面。

其他補充
不厭其煩的再再再講,無咗車CAM 片,無法判斷那一方的「證供」的真確,亦無法「追究責任」。但基於一切的「環境證據」,扭斷車匙已構成「刑事毁壞」的法律責任。但 Eric 同我講,出事之後而警察到場,佢透過電話吩咐司機「同差人講『消案』,執好晒所有私人物品,等拖車到就收工返屋企休息一吓」,即係話小巴公司不欲追究責任,亦可以話無對示威群眾懷有任何惡意。

至於有傳司機被解僱,據 Eric 所述,司機確實發老四話「劈車匙」,但 Eric 就同佢講「公司俾兩日假你抖吓先」。清楚見到網上扮晒專家 (例如 FB 「Van 仔速報」專頁嘅 Brian Cheng) 嗰啲根本只係道聽途說。再串啲講,連傳媒基本功嘅求證及查證 Verification & Clarification 都唔識,為求「呃 LIKE」就亂吹一通…… 唔怪得共产党要搞 Fake News 係咁容易囉!

另外,我好知道好多示威者完全唔認識小巴行業狀況 (Both 紅色 & 綠色專線),然後因為「潮聯禁制令」而認為「所有小巴佬都係仆街、衰人、賤狗」就每逢見到小巴 (不論紅、綠) 都會即刻上腦。所以,雖然之前已講過,我再不厭其煩嘅講多一次小巴冷知識:

目前香港有大約1100部紅色小巴,行駛港九新界多條路線,每條「路線」由不同嘅小巴商會「管理」。現時有十多個小巴商會,「潮聯」只係其中一間。

「潮聯」只係「管理」旺角道與亞皆老街之間一段通菜街嘅小巴,路線包括 旺角-土瓜灣、旺角-九龍灣MEGA BOX、旺角 – 觀塘、旺角 – 秀茂坪。其他嘅紅VAN,包括隔離條花園街嘅 旺角 – 黃大仙,以至朗豪坊嗰邊嘅紅VAN,通通都唔關潮聯嘅事。

甚至全香港所有綠色專線小巴,通通都唔關「潮聯」嘅事;「小巴大王」馬亞木雖然祖籍都係潮州,但以我所知佢哋三仔爺 (馬僑生同馬僑武)同潮聯班叔父甚少來往。

所以大家唔好一見到小巴就即刻「上腦」入潮聯數,然後發茅甚至發癲!

甚至我再講,時光倒流至2014年「佔旺」期間,12S 連同同一公司的 12A 及 12B 的服務都受到影響,但小巴公司都只係自行改道,未有採取任何針對佔領嘅群眾嘅行動。再另外,總站設於西洋菜南街同通菜街之間的快富街的第27M 及 28M 專線,同樣都只係自行改道,而乜都無做。

客觀咁講,大家唔可能期望所有職業司機會好似幾個城巴司機响6月12日咁做、唔可能要求間間專線小巴都好似捷輝咁「香港人加油」,只要無好似潮聯咁對付示威者甚至同港共公安合作,基本上已經足夠。甚至反觀地如果佢哋緊守原有崗位,响戰略角度關於「資源補級」同輿論戰對示威者係有利的。所以我不斷強調「唔好主動搞職業司機」就係咁解。

結論
再再再再講,無咗車CAM 片,無法判斷是非黑白、那一方的「證供」的真確,亦無法「追究責任」。但縱合多項「現場環境證據」,當晚根本就係一場誤會,甚至容我直接啲講,示威者有少少「上腦」甚至過火。再講一次:我唔係要責難當晚咁做示威者,但必須注意安全,同埋要記得當前局勢之下,「輿論戰」係相當重要!

另外,基於當晚大約20:30 – 20:45 我响彌敦道(山林道至恆豐中心) 觀察,各位志士、義士、戰士如發現有人作出類似行為,基於安全及輿論戰需要,必須立即制止。

而好老實講,真相就唔會搵到,呢份所謂「報告」,當「賽後檢討」就算,以能作為調整日後行動嘅參考。麻煩大家行動前做足功課;涉及車嘅嘢可以問我。

後記:一切照事論事,如果仔細睇晒但認為我幫住小巴佬嘅,我無你咁好氣。考返個4,5號牌先至再同我講嘢!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