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新鴻基地產發展有限公司的最後通牒

前言:2019年7月14日,新鴻基集團轄下的啟勝管理服務有限公司的職員竟然無視警權於私人處所受到限制的法律,在沙田的新城市廣場為大批已視香港法例第232章《警隊條例》如廢紙、沒有遵守《警察通例》20-14 顯示委任身份的「疑似警察」大開中門、甚至當帶路犬,予能進行近乎「無差別殺人」的行動,使沙田的反送中抗爭的一眾志士義士面對「港共公安」的濫權濫暴大圍剿,已經確認新鴻基地產集團與香港人為敵。更是回顧十多廿年來新鴻基地產集團為從支那共匪得到利益好處,協助中共匪幫對香港進行侵略殖民大計,更見新鴻基就是 Sell Hong Kong。既然如此,為拯救志士義士、為捍衛香港的民主及人權、堅持「反送中」的原則和目標,就得要「能戰方能議和」的道理,要求新鴻基「找數」!

《給新鴻基地產發展有限公司的最後通牒》全文如下:

沒有香港人,那有新鴻基!
1963年,郭得勝老先生成立新鴻基,1972年8月23日上市,一直從事發展香港地產有關業務。但無香港人嘅真金百銀、甚至可謂血汗錢,無可能成為地產巨無霸之一。

為掙共匪財,出賣香港人,新鴻基忘恩負義!
托高樓價、興建納米樓、控制九巴等公共事業,此等壓抑港人生活質素的舉動,表面為富不義,實為協助中共匪幫對香港進行侵略殖民大計。旗下商場通通淪為「自由行」商舖,壓縮本港居民生活空間,亦在摧毀香港社會文化,同是配合中共匪幫侵略香港。

忘記公義,失守原則,新鴻基不得善終!
2019年7月14日沙田的反送中抗爭,一眾志士義士面對已視香港法例第232章《警隊條例》如廢紙的「港共公安」的香港警察的濫權濫暴甚至可謂意圖濫殺無辜的大圍剿,新鴻基竟然無視警權於私人處所受到限制的法律,向廣大香港市民稱為黑警大開中門,甚至有集團轄下的啟勝管理服務有限公司的職員為大批沒有根據《警察通例》20-14 顯示委任身份的「疑似警察」帶領引路在沙田的新城市廣場進行近乎「無差別殺人」的行動,已是新鴻基與已可改名為「香港公安部」的香港警務處裡應外合的鐵證。而且多名為爭取公義的香港市民遭受嚴重傷害,相對新鴻基及其集團轄下多家公司聘有退休警界人形生物,更可認為新鴻基早已作好部署與「香港公安」同流合污,公義之下只會站在真‧香港人的對面。

既然新鴻基已把香港人為其發跡、發大財之恩忘記得一乾二淨,只顧利益與香港特區(軍)政府、中国共产党為虎作倀,香港人也無需「俾面」新鴻基。也既然新鴻基如斯樂意與「黑警」合作對付堅持爭取民主、人權、公義的真‧香港人,香港人也沒需要要容讓新鴻基能夠生存下去,只差會是以何方法終結,過程有多「痛苦」而已。

────────────────
新鴻基若還想把握最後機會,以免遺臭萬年的終結,得在2019年7月20日晚上23:59 採取以下行動:

1. 立即向最高法院入稟申請覆核,反對要求交出2019年7月14日新城市廣場的閉路電視錄影片段的搜查令。
縱使司法機構早以淪為中共匪幫的政治鬥爭工具,最起碼透過法律程序作為緩兵之計,向真‧香港人展示出「還會拒絕強權」的意志;

2. 立即解僱在2019年7月14日未有恪守警權於私人處所受到限制的法律、於新城市廣場向香港警察中門大開、甚至引領帶路的啟勝管理服務有限公司的職員,尤其是已被傳媒、公眾拍攝或錄影得到的幾名職員;

3. 由創辦人之一的郭鄺肖卿女士,聯同現任董事局主席兼董事總經理為郭炳聯先生,郭炳江先生,與及董事局內所有成員(除獨立非執行董事) 於任何合適的公開地點,向香港人作出公開道歉,承諾向參與反送中抗爭受傷、被捕人士提供任何支援;

4. 立即展開解僱集團內所有來自退休警界的職員的程序,徹底與嚐血的所謂香港警察劃清界線。明白新鴻基仍為上市公司,對於董事局人事任免有既定法律程序,故此容許新鴻基有合理足夠時間作出處理。但切勿只圖拖字訣!真‧香港人如今就是眉精眼企的;

5. 立即展開對旗下商場重新規劃。概括方向包括:
所有以來自中国的人士為主要業務目標的商號於租約完結後不再續租;
以合理租金優先予有志向真‧香港人以合理價格提供優良零售服務、產品的商號租用商舖;
以集團內所有租金收入撥出相當部份成立推動本港中小型產業發展、促進創業的基金。

6. 立即將所有未出售、實用面積大於35平方米的住宅單位,居者有其屋計劃的價格為參考基礎 (但考慮到實際購買力),售予本港出生而年滿18歲的香港市民;
實用面積介乎於20至35平方米的住宅單位,以房屋委員會的公屋的租金水平,租予公屋輪候冊上本港出生的香港市民。與及參考昔日俗稱「租務管制」政策為基礎,在保障住客及業主合理權益作出平衡之下調整部份條款,確保住客除非欠租或其他不合理情況影響業主權益,否則不會遭到強迫遷出或搬遷;
實用面積少於20平方米的住宅單位,一概以象徵式租金,租予任何有迫切住屋需要、本港出生而年滿18歲的香港市民;

7. 承諾日後興建的住宅單位的實用面積不少於45平方米,並以本港市民實際購買力訂定售價或租金。撤銷任何不合理地影響住戶權益的管理、公共契約條款;

8. 同意提前交還九巴及龍運巴士的專營權。並承諾向新經營者以合理的價格提供部份狀況良好的巴士車輛,作為本港專營巴士服務的過渡期安排;

9. 以任何可行而合法的方式,聯同三號幹線(郊野公園段)有限公司所有股東 / 股權持有人,同意提前交還大欖隧道的專營權;

10. 以任何可行而合法的方式,聯同港通控股有限公司,將快易通系統轉型為公營法定機構,或最起碼改變為可受公眾以法定權力監察的公司,並撤消各類服務費用,使快易通自動收費系統全面普及,改善各條收費道路因繳費安排引致的擠塞問題;

如新鴻基集團未能於時限前答應及行動,請勿怪責真‧香港人對其集團作出不留情面的行動。

甚至是「反送中」抗爭演變的局勢發展而真‧香港人真正當家作主,出現有如德國在二次大戰後「處置」支持納粹黨的商賈的情況,請不要憎恨、抱怨、懊悔、悲痛…… 因為,正如網絡流行用語「路係自己揀,仆街唔好喊」一切都是新鴻基在2019年7月14日、以至過去十多二十年來對香港社會所做的一切換來的結果。

────────────────
縱使不能代表所有香港市民,但相信這10項要求是大部份香港市民所要求的。

返回主頁

1 Comment

  1. 不如針對丁權問題作出建議:要求起丁樓,為了省地皮,政府立例起高丁樓作60層,每層有 A,B2種型單位,A型700尺,B型1400尺。加起來剛好等於2100尺一個丁可建面積。再迫使丁樓擁有人以建築成本價 賣給非原居民。這樣就可解決丁權問題。達至雙贏。其實新界好多農地,政府一說改變土地用途就可起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