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水炮車 射晒之後點算

前文以汽車技術、機械工程角度去分析、研究、探討水炮車,似乎引起大家唔少興趣。其中有見到一啲討論關於「行刑」持續性,尤其是10000L 水缸嘅水响理論計算方面只能持續15 – 20分鐘就「舒服晒」之後會點,會係 Game Over 定還是補給入水再嚟過,似乎未搵到答案。

如果 Game Over 就無嘢要講啦,如果補給入水,就要諗可以响邊度入水。唔少人認為可以响街邊嘅消防街井入水,因為三架 Benz Actros 3348 嘅「貨斗」除咗水缸、「消防喉」、驅動系統嘅引擎之外,仲有入水接駁龍頭。而參考返德國 Polizei 嗰幾部、實際運作條件,入水接駁龍頭應該同消防車 (不論泵車、雲梯、升降台) 嘅會係一樣;道理上係可以用消防處嘅供水設備進行補給重新入水再嚟 Round 2 Round 3…….

但係消防街井係供消防處撲救火警使用,三架 Benz Actros 3348「貨車」係隸屬於香港警務處;撇除盧偉聰(疑似)廢除咗 Cap. 232 而視法律如無物嘅問題,警務處有無權、是否合法由消防街井進行補給?

同班手足查過,得到嘅情況原來係咁:
街井由水務署根據各區規劃,包括樓宇數目、地底輸水管的供水狀況等條件建造,然後授權予消防處在撲救火警時使用。日常保養及維修由消防處負責。

以呢個情況去理解,即係水務署以有如「產業權」及消防處以使用權和保養維修責任,持有相關嘅權益 / 權力。引伸出嚟,警務處如果要使用街井,就需要得到水務署 及/或 消防處嘅授權先至可以用。

即係話,在道理上,如果三架 Benz Actros 3348「貨車」各自的 10000L 射晒,想响街邊駁喉由街井補給入水,就要盧偉聰先問過水務署署長 黃仲良 及/或 消防處處長 李建日 嘅同意批准。咁到底黃仲良 及/或 李建日有無 say yes to 孟宏偉隻狗呢?真係一個謎!

事關港共公安部係製訂咗一份「水炮車」(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使用守則及指引,但响今年5月7日,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上,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以「涉及警方戰略」為由拒絕公開。正常嚟講,呢類文件必定載有補給嘅程序,或是寫明「射晒就走」無得補給;如果有補給程序,就即係已經得到黃仲良 及/或 李建日嘅同意批准。但港共傀儡政權唔公開,即是一係想連埋水務署同消防處圍威喂隊冧啲「暴徒」,又或者係監粗將黃仲良同李建日「綁上賊船」?即係話,呢三架水炮車涉及嘅唔止係保安局及轄下嘅警務處,仲起碼有消防處,與及發展局轄下嘅水務署,兩局三處/署。

咁就好玩喇,如果兩局三處/署係圍威喂,成個香港社會就被蒙在鼓裡;如果「綁上賊船」,黃、李會係唔知情,定係知情但「份糧包埋」焗住哽咗佢呢?

姑且唔咁多陰謀論,就假設消防處同水務署無牽涉其中,如果孟宏偉隻狗真係想三架水炮車好似食咗 Cialis 咁無限發射,又真係可唔可以响消防街井攞水?

Again,撇除盧偉聰(疑似)廢除咗 Cap. 232 而視法律如無物嘅問題,原來香港法例102A章《水務設施規例》第39條 公眾街喉的使用:
(1)公眾街喉的淡水,只可用水桶或任何其他適當容器及以防止浪費的方式取用。
(2)任何人不得使用軟管或類似的器具由公眾街喉取水。
(3)除水務監督或他授權的人外,任何人不得阻止任何其他人由公眾街喉取水。

如果無理解錯誤消防街井受呢條法例管轄的話,即是除非黃仲良根據第(3)款 Say Yes,否則水炮車由街井補給就係違法行為,以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第3級罰款,即港幣10,000。

或者林李盧軍政府以為大撚晒可以壓住黃仲良,與及李建日;又或者覺得「一皮嘢殺撚晒班暴徒,抵撚到爛。豪俾佢!」

成件事仲可以點跟進?捉消防處處長 李建日、水務署署長 黃仲良及其隸屬的發展局局長 黃偉綸 出嚟講兩句先囉!再唔係,我會好鼓勵你哋三位同盧偉聰以至成個林李盧軍政府割蓆。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