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致全香港市民家書


致全香港市民 (共匪及有關連之除外):

過去接近兩個月,我幾乎每日寢食不安,除咗要食醫生處方的治療情緒病的藥物,仲要食止痛藥,而且劑量大到我自己都驚;又本來早想戒掉的煙癮,卻成了俗謂的「煙鏟」。但大家放心,無打算要自尋短見。只不過日日咁過,加上「久病成醫」,知道自己需要搵宣洩出口,想同大家講啲心底說話。

其實不論在過去接近兩個月走上街頭做過何事嘅真.香港人,心底裡除咗不滿「送中惡法」,相信仲會泛起對所謂香港特區政府施政的不滿。心中反覆暗問22年來所謂「當家作主」之下嘅生活,點解仲會差過「英國佬」時期嘅「二等公民」?明明話「港人治港」,但點解樣樣嘢都係益共產黨?就算唔係益共產黨,作為一個普通香港市民都無所得益?

就唔講政治、唔講官商勾結,淨係講「民生」呢兩個字,呢22年嚟有好過咩?

「民生」即是生活必須,生活必須嘅就係衣食住行。香港人最關注嘅就係「住」。

唔講大陸人炒貴晒私樓樓價,事關所謂「自由經濟」,但又事實好一句「自由經濟」做「免死金牌」要嚟縱容炒賣,搞到香港人連「安居」都成問題。政府負責嘅公屋,唔好話繼續豆腐膶咁細,起嚟俾香港人住咩?啲大陸落嚟嘅,話之佢假結婚又好真結婚又好,走去搵何喜華、施麗姍嗰啲所謂社福機構,响佢哋面前喊苦喊忽扮晒可憐,轉頭就話攞鎖匙。居屋,又唔講為咗俾大陸人炒私人樓而停建,起咗嗰啲,咪拎晒俾呢接近兩個月猶如「雨夜屠夫」嘅嗰啲「正一垃圾」住囉。

或者講我最熟悉嘅「行」。一味掛住起地鐵,唔講乜嘢豆腐渣工程,唔講起嚟根本只係用作推動地產霸權工具,再又唔講但凡新鐵路線通車就 CUT 巴士、專線小巴,就係一味「鐵路萬能俠」,巴士小巴、甚至應該被香港人遺忘嘅渡輪等嘅公共運輸服務應該點樣因應城市規劃發展去做重組、提升服務效率方便市民出入,通通唔做。結果搞到越嚟越多私家車,條路就越嚟越塞。以前邊有話繁忙時間响吐露港、屯門公路會塞到幾乎「拉手制」?傍晚紅隧點會「告士打道龍尾夏慤道」、東隧點會「東行龍尾過咗城市花園」?

揸車出街仲要搵位泊車,除咗拆晒啲停車場 (例如尖沙咀中間道、中環林士街)之外,好多地方明明可以劃到錶位卻偏唔劃,甚至英國佬時期係錶位嘅街道就取消晒啲咪錶,然後用告票嚟搵錢。都唔另外講要嚟用作輿論手段咁高深。

衣,還姑且可以「豐儉由人」;食,除咗因為地產霸權,價錢越來越貴,仲要係「食垃圾」。就算唔講錢嘅問題,非洲豬瘟搞到連我至愛之一嘅肉骨茶都無得食,想買舊豬骨煲湯都無。仲有毒菜、毒魚呢?如果唔係有人踢爆,睇怕「港人治港」嘅所謂政府只係想「過咗海就神仙」。淨係食,已經清楚見到「當家作主」不過是「當服侍共產黨呢個主」嘅遮醜布。

衣食住行之外嘅生存必須就要講到醫療。唔好話公立診所睇情緒病等到病發跳樓 (或是跳青馬橋) 都未輪到有得睇,急症室輪候最少四個鐘先有得睇,真係唔知個「急」字係乜嘢訂義。

要講真係仲有大把可以講,但歸納起來,真係好難唔去將呢22年嚟嘅香港嘅人和事,同22年前嘅再之前做對比,呢個就係人性。再者,唔好講我自己從無諗過十年前會走上街頭,近呢接近兩個月先至走上街頭嘅真.香港人,相信唔少從來都無諗過要走上街頭。

但就係終於因為「送中惡法」無法迴避所謂「回歸祖國」之「當家作主」的真相就係「當服侍共產黨呢個主」,繼而開始泛起22年前嘅再之前的一切一切,於是乎林鄭扭盡六壬的一切語言偽術都全部失效,因為97前做「二等公民」時未聽過「唔係選舉出嚟的港督」咁樣呃人。於是乎盧偉聰廢除《警隊條例》而後下令無差別殺人式鎮壓,甚至勾結「死敵」的黑道大演恐怖襲擊,仍然有大批志士視死如歸,因為97前做「二等公民」時(廉署成立後)的皇家香港警察真係奉公守法,專業負責。

就算唔講政府,有邊個會諗到儲咗三十幾年啲譚詠麟黑膠碟要拎上街頭予眾人發洩然後徹底毁滅?有邊個會諗到廿幾三十年前主播台上的袁志偉會變成有如五毛黨之首?有邊個會諗到廿幾三十年前電視機見到那天真無邪的小柏林竟然變成疑似變態兇殘的大惡魔?有邊個會諗到廿幾三十年後响茶餐廳酒樓唔止食垃圾仲要周圍都有講埋啲被共產黨洗完腦嘅瘋言瘋語而唔係風花雪月?

其實我相信大部份已踏足過街頭的真.香港人心底裡其實唔想「搞事」,只係想追尋返做「二等公民」時,唔駛向權貴卑躬屈膝「賣屎忽」,老實做人、靠實力靠拼勁都可以得到安逸生活。其實,我已是「死就一世,唔死都大半世」嘅廢中,都只係想要呢個咁卑微嘅結果而已。我希望各位真.香港人姑且聽我廢噏,俾我宣洩咗情緒之後,一齊重新收拾心情,做好準備,終結「當服侍共產黨呢個主」對香港嘅種種破壞,奪回原本屬於我哋香港人嘅一切。

2019-7-24
23:45 HKT(UTC+8)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