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炳強 ── 真正最大威脅香港人的超級極度危險人物

唔知大家可有留意到,「反送中」以來,我無叫過任何一個現任港共傀儡政權高層落台,包括我極度針對嘅港共公安部 (今該稱為「林李盧軍政府警衛軍」) 首領盧偉聰。唔係唔要佢問責,亦唔係好學唔學學咗班左賊做司馬懿「養敵自重」,而係如果盧偉聰落台,將會換上一個該比曾偉雄更變態嘅仆街 ── 現任行動處副處長鄧炳強。

從過去逾一個半月「林李盧軍政府警衛軍」的清場行動,包括收埋狗牌、老冧、開槍打頭、催淚彈圍攻…… 而响理論上,呢一切的行動部署都係鄧炳強嘅傑作 (當然,無盧偉聰許可的話都唔會發生),已可見佢根本喪心病狂。另外,有一啲「考古」挖掘出佢同班元朗牛屎佬恐怖份子嘅關係,當然可以作為推論佢係7.21元朗恐襲嘅幕後主謀之一;甚至「挖出」2013年白粉當鹽,不單可認為佢目無法紀嘅程度令人髮指,更可以因為案發地點又係元朗而進一步認為佢同班元朗黑道嘅關係非比尋常,絕對唔可以低估佢嘅瘋癲黐線程度。若再分析返噚日成班黑警怒屌張建宗件事,同埋佢嘅背景,保證同意佢係一個超級極度危險人物。

首先睇返612以嚟港共公安的瘋癲行為,明眼人都知擺明車馬視香港法例第232章《警隊條例》如無物。盧偉聰由皇家香港警察以嚟嘅職責都集中於「文件嘢」,縱使跟過孟宏偉而可以視為(疑似)係中共黨員,但佢都未必諗得出呢啲咁狠變態、違法嘅招數;反觀鄧炳強,一直都係俗語所謂嘅「武官」,再粗俗啲講「揸住碌炮大撚晒」嗰一類,就比盧偉聰更有可能諗得有咁變態得咁變態嘅 idea 出嚟。

第二,唔掛狗牌唔 Show 老冧、連記者都打,衰邊啲警例已經唔駛多講。正常嚟講,必定紀律調查而最嚴重結果已經係革扯。而噚日嘅怒屌張建宗,直頭「一炮三響」── 一次過衰三條《警察通例》:

第 6 章 行為及紀律
22. 警務人員不可發出匿名信件,此舉可被視為有損警隊良好秩序及紀律的行為。

第 12 章 文書處理與辦公室實務
12-06 與其他政府部門及外間機構通信
除《警察通例》第 27 章或《程序手冊》第 12 章另有規定外,警務人員(職務所需者除外)不得就任何事宜直接致函行政長官、政務司司長、政府總部局長級官員或部門首長。有關信件須經由警務處處長轉交

第 59 章 敬禮
5. 警務人員在任何時間均須向以下文職官員敬禮:
(a) 行政長官(或署理行政長官);
(b)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或高等法院首席法官;以及
(c) 政務司司長

其中12及59章呢兩項,正常嘅後果係驚動銓敘科 (公務員事務局响97前的名稱),即係「直上天庭」處置,如果調查屬實保證「格殺勿論」甚至誅連九族 (任何親屬唔駛旨意入政府)。唔單止睇到班毅進黑警膽大包天,仲睇到「攬」佢哋嗰個窮凶極惡到極。

第三,「怒屌張建宗」等如以下犯上,而且張建宗係政府第二最高權力,因此可視為「叛變」行為;因應黑警嘅裝備嘅殺傷力,直程係「兵變」,甚至係「武裝政變」以至劉細良所講嘅「軍事政變」。唔好覺得我或細良講得誇張,大家搵返啲香港傳媒報導外國政變嘅新聞,都有一個共通點,就係具有軍事實力嘅組織,不論軍隊、警察定係叛變民兵,都係向政府極高層挑機。例如大家可能睇慣睇熟嘅泰國,次次都係「軍方向首相發出警告」然後起兵。對應返當前香港,林柒婆就「死攬」警務處,林柒婆對落就係張建宗,仲唔係政變咁係乜?!

先純粹對事不對人擱下鄧炳強呢三個字,做得出以上呢三項行為,一定食咗豹子膽,同好肯定有更高層次嘅勢力撐腰。另外,美國自由亞洲電台 (RFA) 流出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向7月11日「訓話」叫元朗十八鄉班牛屎佬教訓「暴徒」,再相對721當晚所發生嘅事;然後連接返「怒屌張建宗」,好明顯係一個由支那共匪策劃相當完整嘅部署,亦即係可以理解為以上三項行為撐腰嘅就係支那共匪。

鄧炳強可疑之處唔止係佢廿幾年來都係「武官」、佢同元朗黑道牛屎佬嘅關係亦只能沙盤推演有份參與其中嘅可能,但佢有三個「進修」歷程,就幾乎可以斷定佢同中国共产党嘅關係非比尋常,甚至根本係党員,而且相當高級:中國浦東幹部學院,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國家行政學院。

呢三所所謂院校,其實都係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更是直屬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員会,入得去嘅絕對唔係普通人,一定同支那共匪高層有密切關係,又或者起碼獲得共匪黨中央高度信任先至得。唔好話盧偉聰,連曾偉雄牌面上咁受支那共匪器重都未入過,可想而知鄧炳強比盧、曾同支那共匪啲關係更為密切,要「執行黨的任務」將比盧、曾更忠心不異。

另外,盧偉聰原本於去年(2018年)11月底退休,但支那共匪臨急臨忙要佢坐多一年,然後俾個「高級助理處長」Title 過鄧炳強做「傷心柴」。就以一般辦公室政治思維,鄧炳強點可能唔想「一槍做瓜盧偉聰」?! 所以,「盧偉聰已被架空」之說並非空穴來風;甚至乎支那共匪可會因為孟宏偉嘅問題而想搵方法整死盧偉聰,只不過舊年仲未搵到而咁啱有「反送中」,於是煽動鄧炳強對盧「坐多一年」之痛恨而「謀反」、利用鄧之兇殘成性搞出一大堆爛局要盧偉聰「哽晒佢」,因而成局?! 唔係話要可憐盧偉聰,而係要思考清楚成個局面,盧偉聰可會都係被擺上枱,真正嘅黑手係鄧炳強呢?

或者香港人要慶幸盧偉聰延任一年,否則鄧炳強必定「揸正嚟做」── 612 / 721上環唔係橡膠子彈、布袋彈,而係真槍實彈。甚至對應「政變」之推論而真係出咗老解,因為支那共匪早就想終結「一國兩制」,此乃政變的目標。相對返鄧炳強的可能「野心」,佢必定想「為黨效力」以能得到佢想得嘅嘢。各取所需嘛!

整理一吓而作總結,鄧炳強同黑道關係,加埋同支那共匪嘅關係;然後,佢唔妥盧偉聰嘅「辦公室政治」;再然後,共匪嘅政治企圖…… 簡直「一拍即合」之像。而盧偉聰嚟緊11月18日Last Day,然後該好大機會就到鄧炳強「坐正」。成個公安部長、公安部黨委書記坐咗响度,到時真係無眼睇。所以大家真係極度小心,佢真係一個真正嘅「軍政府將領」,唔好掛住「追殺」盧偉聰,仲要另架「炮台」對準鄧炳強。

不過,咪話唔善意提醒鄧炳強,唔係根正紅苗共产党必定會當 Condom 處理 ── 就算你今鋪政變成功,共产党遲早整你一鑊然後永不超生;而且,共产党最忌就係「直升機」而非根正紅苗嘅人形生物,咪以為見住禿鷹越升越高就自己都會有運行。而且如今得罪晒全香港人,到時「兩頭唔到岸」嗰陣唔好喊。

返回主頁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2020 有氣無訂抖 - 林離盡誌 Jacky Lim Commentati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