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港鐵 歐陽伯權、金澤培、劉天成 仆街賤種幫凶無誤

連場反送中抗爭,港鐵都有古靈精怪事情發生,例如維園遊行就列車不停銅鑼灣、天后;仲有近期多場示威,例如714沙田、721元朗、727朗屏及元朗,飛站甚至封站。相信唔少人覺得港鐵幫林李盧軍政府警衛軍幫到出晒面,但又見到港鐵以「應警方要求」好似耐佢唔何吹佢唔脹。而在我嘅角度,就係想知道响封站、飛站等嘅安排有無法律根據,尤其是「應警方要求」呢五個字有無法律授權或基礎,結果又係「唔查尤自可,一查把幾火」。

首先,香港法例第556章《香港鐵路條例》連同附屬法例,並無任何條文訂明「應警方要求」(或任何執法部門要求) 可以暫停部份或全部列車服務。至於已 (疑似) 被盧偉聰或鄧炳強廢除咗嘅第232章《警隊條例》,雖然衍生出嘅《警察通例》、《警務處行動守則》有寫明需要時可以徵用任何車輛或鐵路,但我所知就無話可以落柯打叫港鐵飛站以至封站。咁即係唔係「依法辦事」?!

不過,香港法例第556B章《香港鐵路附例》第3條 允許進入
(1)港鐵公司保留在任何時間拒絕允許任何人進入鐵路處所或其任何部分的權利。
(2)港鐵公司可在其認為適宜的時間開放或關閉任何車站或月台或已付車費區域的任何部分或鐵路處所的任何其他部分的任何出入口,而無須為因此而引致(不論如何引致)的損失或損害而招致對任何人負有的法律責任。 (1994年第201號法律公告)

俗啲講「封站話封就封,唔駛擇日、唔駛同你交代。仲要寫明唔駛負責任,你咬我食呀!」

本身呢條條文咁寫,係一種下放權力嘅習慣做法,係假定港鐵總係基於善意理由,例如乘客安全方面嘅因素而封站,與及列車飛站。但正如柏楊所講嘅醬缸文化,呢種放權嘅習慣落到「中國人」手上就會變成濫權。

不過,714、721、727 (今日西營盤至堅尼地城因為「尾段」,有得拗),又唔係話封站,只係話列車飛站,仲有唔係唔俾人進入車站,甚至721同727就俾啲恐怖份子入去無差別殺人,咁就唔係執行緊 Cap. 556B Sect.3 嘅事情,呢個就更加之仆街冚家鏟。

既然從法律角度搵唔到任何合理嘅封站或列車飛站嘅理據 (或者係我無能唔識搵),咁即係有足夠理據對港鐵嘅飛站安排作出合理懷疑港鐵公司「配合」警務處嘅行動,甚至直接啲嘅講法 ── 列車飛站係一項配合港共公安部 / 林李盧軍政府警衛軍 圍剿追殺「暴徒」嘅行動部署。

姑且當係老屈,721元朗已經唔駛再多講擺明就係幫凶 (727 朗屏仲叫做有安排「特車」由朗屏站起載算佢哋過骨),但睇返 714 沙田,如果「飛站」部署得逞,而同時 港共公安部 / 林李盧軍政府警衛軍 配合新鴻基集團嘅內應放水,所有志士、戰士就會响新城市廣場被剿滅;相反地,如果當日港鐵唔要列車飛站,所有志士、戰士就可以符合黑警嘅「撤離『呼籲』」,然後就無事發生。咁仲唔係港鐵係串謀港共公安部 / 林李盧軍政府警衛軍 玩大搜捕咁係乜呢,阿歐陽伯權主席、金澤培行政總裁、劉天成車務總監?

甚至乎再加埋721同727都有恐怖份子响車站範圍進行恐襲、同埋咁多次遊行「後續」都有黑警 (以至防暴隊) 响車站「守候」示威者,歐陽伯權主席、金澤培行政總裁、劉天成車務總監你三條仆街冚家鏟以至成個董事局唔好話我又嚟上綱上線老屈囉屌你老母!

撇除輕鐵部,港鐵前線車務員工聯署要求代「721元朗恐襲」嘅比例接近八成;雖然工會已經「表態」無打算發起工業行動,理論上「迫宮」嘅員工只係一盤散沙而似乎難以成事,歐陽、金、劉以為可以坐定粒六當呢班伙記「臭四」。但姑且漏風聲出嚟,要是港鐵真係罷工,馬路上定必有和應;而且以我觀察,市面商號一定會配合,港鐵即管俾心機做林李盧軍政府警衛軍嘅幫凶,唔公正處理721元朗恐襲,甚至係呢篇爛文提出嘅質疑,到時唔好話無人俾過你哋溫馨提示。

又或者呢三條仆街諗住罷工咪叫黃良柏嗰個公共巴士同業聯會出動,做得幾多得幾多之餘,又可以犒賞吓「粗口站長」2014年平暴有功…… 但就請緊記香港成街都係黃良柏嘅「襯家」,政府物流供應署外判租賃俾警務處嘅旅遊巴都相當容易認,同埋7月1日維園有部「沙頭角警署」旅遊巴唔知有無搞出乜嘢黑幕出嚟,奉勸呢三條冚家鏟唔好累埋佢哋。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