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年,切記當前香港境況

關於六四悼念嘅問題,我講咗好多年,支聯會依然冥頑不靈,繼續其唔敢公開承認嘅大一統主張,客觀講真係罪無可恕;但我亦有詳細同多個角度講解,香港於六四屠殺嘅本質係第一身,並唔係陳雲嗰派所講嘅「與香港無關」,得出六四悼念嘅問題不過是支聯會嘅形式同內容有問題嘅結論,因此否定任何拒絕悼念嘅講法,同提出唔一定要去維園嘅意見。

而嚟到今年,支聯會縱然仍舊高舉「建設民主中国」嘅旗幟同口號,但已經唔敢再咁高調去講呢樣嘢,亦無大肆批評「本土派」在六四屠殺嘅立場同主張。事關今年已經有多位「高人」對支聯會嘅主張大肆鞭撻,尤其是余英時教授「一刀放血」狠狠直插指「平反」猶如等皇帝開恩,支教民聲都唔敢聲;或是王丹以「不再只有政治角度,要有歷史文化角度」溫和地點出六四悼念不能只有一個方向,可以話使到支教民繼續鵪鶉兼無得向「本土派」開炮。

再加埋李怡近月多篇撰文,雖然唔能夠話將支教民封口,但可以話俾各門各派有下台階,尤其是5月28日嗰篇,當中提到「香港年輕人不去參加「愛國」集會絕對有理,不接受乞求掌權者「平反」甚麼絕對有理,杯葛曾經污衊他們、和他們割席的團體也絕對有理。但現在不是爭論的時候,這同forget and forgive無關,去六四集會,去6.9遊行,是為了香港人的身份及我們的人權,做自己要做的事。」更可以話打開口牌 ── 家陣大局當前,一人少句啦。

或者用一種比較市井嘅講法,大家會容易啲明白同條氣順啲。余英時教授已亂棍狂毆,王丹亦兜個大圈串爆,李怡則是做和事佬。可以話大家都出咗啖氣。無錯的,支聯會睇怕都會係繼續死性不改,尤其是「食老本」食咗29年,清醒咗嘅人係唔會接受佢哋嗰一套。但我要指出兩點:第一,當前要面對最大嘅敵人係支那共匪;第二,依家香港唔係再無人理,國際尤其是美國同德國為首嘅歐盟,昅到香港實一實。

引伸出嚟,正如毛澤東所言「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既然支教民都唔敢太張揚宣示佢哋嘅大中華主張,何不張計就計、借艇割禾、草船借箭…… 就做啲嘢俾國際睇。

「咁即係同支記開脫啫!」始終唔好忘記一個政治現實 ── 國際要對香港採取實質行動都要出師有名,最佳嘅「藉口」就係香港嘅民情表現。試想想,如果傳媒影到張高空相迫爆維園,唔止草地,連遙控船池、近東區走廊嗰邊都迫滿人,你係 Donald Trump, Mike Pompeo, Angela Merkel 會有乜諗法?所謂做大事不計較小節,再又無錯,可以預計支聯會都係死性不改,但要記住六四悼念嘅重點唔係李卓人蔡耀昌,而係30年前嘅死難者同傷者與及家屬,咪學吓台灣總統蔡英文唱國歌時 skip 「吾黨所忠」嗰隻囉,Why not?!

我知道啲假本土、反骨仔睇到呢度一定想話我「係共諜係鬼」…… 我想講嘅係依家我只係以李光耀嗰種實用主義角度出發,支那共匪大敵當前,亦已見國際已有所準備,就是去睇,就應該「做大事」先囉。更甚是「回帶」,李光耀為咗爭取脫離英國殖民統治都冒險同馬共合流,家陣只係將支教民某啲口號「當佢發噏瘋」,相比返李光耀當年所做的,又有乜咁大不了!或者再賤格啲咁講,認真分析亞太區政局,支聯會仲玩得幾耐吖,咪當俾乞兒囉,得未?!

如果都仲係放低唔到嘅,無問題的;民主嘅真義就係尊重每個人嘅想法同決定。但我不厭其煩嘅再講多一次,依家最大關鍵係俾國際見到香港人拒絕中国共产党嘅表現有幾實在。到底下星期二晚要唔要去銅鑼灣同天后之間,就自行思量清楚。

後記:尖沙咀嗰壇…… 見利忘義嘅人你仲信?唔介意被「消費六四」比支聯會更甚的話,咪去囉。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