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防土共政客難敵群情洶湧而走佬

首先,向在金鐘的香港市民致敬,另要表示抱歉。因為昨晚進行緊另外一啲計劃工作直至凌晨四點才就寢,加上之前有披露我的情緒病復發而因為藥物藥力,今朝未能同大家一齊在金鐘前線。不過從網上睇到港島北岸的情況,初步確認暫時氣勢已成。當中嘅因素唔止係人數、人群聚集嘅時間,仲有係「壞車」「意外」涉及嘅車輛都係中上價車,反映中產、商界正式採取行動向港共傀儡政權對著幹,呢個係一個相當重要嘅訊號。

立法會未能開會,確係可以用左膠最鍾意嗰句「階段性勝利」去形容,但真係唔能夠高興或自滿,事關梁君彥呢條仆街加埋陳維安呢條冚家鏟絕非泛泛之輩,尤其是陳維安必定思考緊點樣運用權力向群眾作出大反擊,所以千祈唔好鬆懈。

但另一方面,有傳連立法會秘書處都聯絡唔到梁君彥,另外《明報》影到謝偉俊著黑衫帶口罩响耀星街行去中環碼頭方向;加上大堆支那共匪香港支部嘅仆街潛撚晒水,可以理解成佢哋驚咗群眾因而唔敢硬闖法案,但另一方面亦有可能係見群情洶湧覺得勢色唔對打算著草,所以有需要做兩手準備。

唔好覺得我上綱上線、諗到咁誇張,要明白呢班通稱建制派嘅土共不過是一堆「菠蘿雞」,見「阿爺」有著數就黐埋去,然後狐假虎威卻不過是欺善怕惡。最重要嘅係一切所做的只係為自己嘅利益好處,以依家嘅民情可以話惡返轉頭,佢哋只會諗辦法自保,所以係不能夠排除佢哋打算著草嘅可能性。

要「著草」有幾個基本地點:
1. 各陸路口岸 ── 港鐵羅湖、落馬洲;搭車就深圳灣、落馬洲、文錦渡、沙頭角、港珠澳;
2. 上環信德中心港澳碼頭
3. 尖沙咀中港客運碼頭
4. 赤鱲角機場

先講各陸路口岸。呢班「尊貴」搭東鐵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使佢哋肯紆尊降貴,要响車卡「捉人」有少少大海撈針;又如果搭車就直頭想捉都無得捉;況且目的地係「投向祖国懷抱」遲早都係死路一條,姑且當放生佢哋。

至於上環信德中心港澳碼頭就相對簡單,封鎖咗干諾道中同有人响商場三樓售票處同通往離境大堂嘅出入口處,就可以任務成功。至於尖沙咀中港客運碼頭仲簡單,封咗對出嘅廣東道就已經「邊度都唔駛去」

赤鱲角機場就麻煩啲,因為除咗客運大樓之外,班「尊貴」可以用富豪機場酒店對面嘅貴賓室,即係最少守兩個地方。更是仲有多個可直接進入停機坪嘅閘口,所以都幾高難度而要有相當充足嘅人力物力先至得。或者先睇以下地圖各個標記:

標記1 = 一號閘。位置响富豪機場酒店去四號停車場個迴旋處側邊。

標記2 = 二號閘。即係大家搭「E線」去機場上一號客運大樓之前嗰個站。呢個唔駛多講啦。

標記3 = 三號閘。位置响航膳西路。

其實又係搭「E線」都會經過的。往機場時「空郵中心」個站之後個 U-turn 迴旋處嗰度。

標記4 = 商用航空中心;標記5 = 維修區職員出入口。

雖然除咗商用航空中心之外,其餘四個地點都只係俾持有可進出停機坪禁區證 (紅色、紫色、綠色) 嘅職員,同埋因航 crew 因為已在國泰城辦理咗出境手續進入,但不排除機管局蘇澤光嗰班撚樣「放水」。再者,當年葛栢都係運用特權潛入啟德機場停機坪著草。所以機場要「守」晒咁多處,先至可以保證能夠堵截班土共。

當然,除咗呢啲「正常」途徑之外,香港咁長海岸線,仲有大把循水路走佬嘅方法,點都仲有漏洞。只不過佢哋真係要用呢啲「非正式途徑」逃亡,可以去得邊吖?! 咪有得佢哋囉。

返回主頁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