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學母校的公開信

致:
寶安商會王少清中學
鍾佛成校長,趙熾堅校監 及 全體師生

皇仁舊生會中學
許湧鐘校長,陳記煊校監 及全體師生

公開信:呼籲母校明辨《逃反條例》修訂的不公不義
參與罷課 師生勇敢地表達對香港的關切

香港係屬於每一個除了投向中国共产党陣營的人形生物之外的香港人。相對地,每一個香港人都應該為當前的危機盡一分力,那管是微小的。

先將時光回到我就讀的時期,即1980中期至1990年代初期,除了當時的香港政府推動「公民教育」之外,單在初中的課堂裡,就有一科「經濟及公共事務」(Economic and Public Affairs。通常簡稱EPA),好讓學生對社會狀況、公共事務、政府行政運作有初步認識,建立關注社會之心思的基礎。可是自從香港受中共殖民侵略以來,我會稱為港共傀儡政權的香港特區政府,只圖蒙蔽學生對社會的了解,以便向學弟妹們灌輸偏頗的社會資訊進行各式「洗腦」。如今《逃反條例》修訂事件之民情發展,正是大好機會教導學生們如何認識香港的公共事務。

《逃反條例》修訂之不公不義,相信有作過宏觀了解的話,必定清楚明白對香港造成萬劫不復、永不超生的後果。經歷過逾百萬人上街,香港特區政府及一眾與中共為伍的所謂政客仍然堅持硬闖立法;警方超嚴重濫用武力對付手無寸鐵示威者,甚至可說是違反了維也納公約的反人類罪行 / 戰爭罪行所為,不單令人髮指,更反映特區政府嚴重侮辱香港人,為了香港的未來,有必要將表達不滿的行動升級。

抗爭方式和手法是多元化的,罷課是其中一種和平的做法。民間組織倡議在下週發動罷課,作為遊行示威之外的其中一條副線。作為舊生當然無從過問校方的打算,但作為可說是社會意見領袖,縱使不具很高知名度,但我認為要向校方諫言:

老師、校長不應只關注學生的學業成績,更不可能只顧明哲保身屈從早已赤化的特區政府的教育局經年地調整教育政策造成不義的欺壓,該以身作則明辨是非黑白,使學生懂得了解社會上發生的事情,最起碼使師弟師妹們明白作為香港社會的一份子的責任。

無可否認,罷課將影響學校的運作,影響了學弟妹們的學習,甚至乎可能因為臨近或正進行期末考試帶來較大的影響。但課堂、考試還可以另訂日期進行,相對「送中惡法」造成的後果根本微不足道。

罷課的進行方式不一定是學生無需回校,也可以是回校進行課堂教授以外的活動,例如對「送中惡法」進行討論研習等等,可因應實際情況作出安排。或是校方不欲主動發起行動,但是如有學生或家長提出參與罷課行動,校方得容許批准並承諾不會秋後算帳。

為此誠請校長、校監及全體老師、師弟師妹作出真切的考慮。如果校方有意邀請本人回校就《逃反條例》修訂事件向學弟妹們分享 (不論是下週一或是其他日子),歡迎與我聯絡商議。

舊生 林鴻達 敬上
2019年6月14日

**備註:本文乃因應版面需要而綜合撰寫,將另行以書信格式個別透過電郵傳至各校**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