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暫佢老母個緩

由噚日成咋土共轉晒口風,都預計到港共傀儡政權同支那共匪一定有動作,必定係針對聽日嘅遊行示威,希望壓低人數為目標。事關不論港共還是共匪都知道,依家美國為首嘅西方列強已經昅住晒,再有過百萬人上街的話,唔好話將會被西方列強「欺負」,即刻乜假都丟晒已經唔好玩。不出所料,今朝吹晒風林柒婆將會嗌「暫緩」,試圖緩和民情。但睇真啲,林柒婆根本係兩面落注 ── 想壓低聽日人數,又唔想得罪北京,呢條臭閪婆惡毒到無人有。

「暫緩」英文可以係 delay、postpone,但即使最高層次嘅 suspend,意思都係可以遲啲嚟個「屈尾十」翻兜。坊間訴求係「撤銷」,英文可以係 Cancel、Withdraw,就是「係咁先」。已經可以肯定今朝嘅放風不過是林柒婆以至支那共匪嘅緩兵之計。

雖然支那共匪透過駐英大使刘晓明响BBC 同林柒婆割蓆,但只要明白送中惡法嘅最大得益者就是支那共匪,就可以確定成單嘢根本就係习近平嘅聖旨,只不過林柒婆一如其朵玩到太柒、盧偉聰縱容班完全心理變態嘅毅進黑警玩到出撚晒事,先焗住做呢台「割蓆」戲。

而既然送中惡法係支那共匪想做嘅事,一定會搵方法達成目標。只不過民情太過巨大,加上國際社會昅實,在毛澤東有云「敵進我退」嘅原則之下,只好暫時退兵,留待他日「敵疲我打,敵退我追」再次郁手。所以我高度呼籲香港人千祈唔好俾林柒婆嘅文字遊戲呃到。

相對地,引用返毛澤東嘅「十六字訣」── 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睇吓香港民間依家應該點應對。

首先,由惡法出街之時開始,坊間嘅不滿已經快速出現,加埋國際社會嘅反應,港共傀儡政權根本無所作為,可以話不存在「敵進我退」嘅局面。即係因應大形勢而暫時唔駛理呢四個字。

然後,由於上週日百萬人上街,加埋6月12日一早就有群眾包圍立法會,堆支那共匪寄生蟲無辦法舉行立法會會議,導致港共傀儡政權 hang 咗機,「駐」了。政界、民間繼續做「宣傳」惡法之惡,以至出現「地鐵戰役」,實踐了「擾」之術。

再然後的,由於港共傀儡政權處於膠著狀態,加上盧偉聰縱容班完全心理變態嘅毅進黑警辣著全世界,尤其是傳媒,仲有係割蓆連場,港共「疲」了。所以聽日嘅遊行示威以至後續嘅抗爭一定要繼續落去,就是要「打」

最後的「敵退我追」,就是承接住林柒婆準備的「暫緩」之「退」。如何「追」?唔止聽日嘅遊行大家一定要出嚟,仲一定要朝住人數比上週日更多為第一個目標,且更必須將抗議嘅內容論述以至行動升級,先至係「追」之意。

內容論述的「升級」,我認為唔止要撤銷送中惡法,還要基於過去一星期港共傀儡政權嘅戰爭罪行提出新的、更高層次嘅訴求:

  • 盧偉聰立即收回「暴動」的宣稱,向公眾及傳媒跪玻璃式道歉;
  • 釋放所有被捕人士,聯同李家超及鄭若驊拎個人頭出嚟擔保,唔會起訴示威人士;
  • 交出6月12日開火 / 命令同指揮開火嘅「戰犯」嘅「人頭」出嚟祭旗,李家超及鄭若驊拎個人頭出嚟擔保必定作出起訴;

但可以講,呢三樣真係最基本。而針對送中惡法的話,因為承如前段所講,港共傀儡政權以至支那共匪就算嗌撤回都必定伺機死灰復燃、或是「斬件」實行,即係話林柒婆落台係必須,甚至係推翻成個香港特區政府、終結中华人民共和国在香港的主權,先至能夠終極地將送中惡法以至其他危機消除。

至於行動嘅「升級」,就要先理解政治形勢之外還有何因素令到港共傀儡政權要「退」。6月20至23日,灣仔會展有珠寶展。

共有約2000個參展商;6月18日參展商開始進場。直接講,如果灣仔嘅交通同保安有乜閃失,港共傀儡政權「跳青馬橋都唔掂」。因為珠寶展交易銀碼可以好巨大,係支那共匪搞「資金外逃」嘅大好時機!! 所以我敢肯定,呢個就係林柒婆响呢個時候要縮嘅政治以外原因。

既然「暫緩」根本只係「呃住香港人先」嘅把戲,加埋過去一星期我稱為「香港戰犯集團」嘅港共公安嘅所作所為,香港人絕對不能退讓,並且應該要循毛澤東嘅「十六字訣」向港共傀儡政權及支那共匪乘勝追擊,聽日無論如何一定要上街,再次透過本港及外國傳媒告訴世界香港人嘅立場就係暫佢老母個緩。

至於民陣嘅安排,我可以同大家講,佢哋已經盡咗最大嘅努力,亦都有從群眾體力問題嘅角度作出新安排,算係好有誠意。所以大家唔好理「外家响台灣新北板橋自強新村」嘅黃毓民,力捧容海恩嘅容樂其、健吾,嗰堆假獨派嘅潑冷水,無論如何聽日一定要上街。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