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無老冧速龍,啞咗唔掛狗牌便裝,全部係共产党軍團

由6月9日以嚟,支那共匪公安、武警,甚至解放軍喬裝香港警察消息流傳不停,甚至可以話甚囂塵上。「香港甲級戰犯一號」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當然老虎蟹都否認,保安局局局長李家超同樣例牌否認之餘,今日仲搞鳩笑狡辯「速龍套衫無位擺編號」,咁嘅答案,假嘅程度唔止人唔笑狗都吠,直接啲講佢真係當香港人白撚鳩痴佢自己都唔好憨撚柒鳩啦,仆街。甚至乎已經有人將2014年佔領時同樣有出動嘅速龍著嘅有老冧制服嘅相貼埋出嚟,進一步證明盧偉聰同李家超真係講大話唔眨眼,而且更可以肯定一定有不可告人嘅內情。

根據警務處行動手冊,除咗臥底調查行動,任何警員在執勤嘅時候都必須在身上展示其身份識別,包括軍裝的必須配帶鑲有警員編號的肩章;便裝的則必須將委任證掛於身體前方當眼處,並必須確保正面可予任何人容易識別。手冊咁寫嘅目的有二:一. 確保响行動中的行為及紀律受到監察;二. 防止任何假冒警員的情況發生,或可即時識別是否有人假冒警員。 (唔好問我邊度刮呢啲料返嚟,總之就係有人俾我)

單係呢樣要求,想問盧偉聰一句:「你當本手冊死㗎?你整唔見咗定取消咗呀?」清楚可見盧偉聰同李家超廢人講廢話。甚至揸正嚟做,已經違反公務員敘用規程 ── 不得說謊或作虛假陳述,應該接受紀律調查。

即使唔清算呢兩條撚樣,淨係針對速龍隊,已經都係違反警務處守則,最起碼要接受內部紀律調查。而相對手冊目的之二的「冒警」問題,市民、記者,以至本港及外國傳媒懷疑有人冒認警察,唔止係合情合理,仲係支那共匪最撚鍾意嗰句「合符法律」。

至於「假冒警員」的被懷疑係支那共匪公安、武警,甚至解放軍,總有啲土共藍絲實話咪撚上綱上線、啲「中立撚」話咪撚乜春都陰謀論政治化。但如果我話俾大家知,有法例賦予盧偉聰權力搵支那共匪公安、武警,甚至解放軍做警員的話……

俾埋條現有版本嘅URL:https://www.elegislation.gov.hk/hk/cap232!en-zh-Hant-HK?xpid=ID_1438402864484_001&INDEX_CS=N
費時有啲撚樣話偽造文件。

留意第(1)節:
處長可不以書面聘約而僱用任何人臨時出任警務人員
The Commissioner may without written engagement employ persons to serve temporarily as police officers.

盧偉聰搵支那共匪公安、武警,甚至解放軍做「臨時警務人員」,咁咪得囉!仲要唔駛白紙黑字,即係可以死無對證查都無撚得查。俗啲講,盧偉聰否認仲可以有句歇後語「你咬撚我食呀,吹咩!打我吖笨柒!」

不過,又姑且扮晒公正,香港嘅法治制度同原則係「證罪前假設無罪」,或簡化版「無罪假定」。依家無證無據真係咬佢盧偉聰以至李家超唔到。但承如「可不以書面聘約」”without written engagement”,又真係無物證嘅。可是依家就有相當人證,包括有市民、議員、記者影到有「因未有穿著展示其身份識別的制服而涉嫌假冒警員」,但你盧偉聰同李家超話佢哋係警員,邏輯上就可以對 Cap. 232 sect. 24(1) 提出合理懷疑盧偉聰係做緊樣咁嘅仆街嘢。

仲有,有立法會議員在有記者拍攝作為記錄的情況下詢問未有正確顯示委任證的便裝警員但「十問九唔應」,有理由懷疑該明便裝警員的聽覺有問題,或是聽覺正常但不諳聆聽、講說本地慣用語言 (粵語或英語),因而有推測認為係只曉聆聽、講說普通話的中共公安、武警,甚至係解放軍,都並非子虛烏有扣帽子的指控。而相對於 Cap. 232 sect. 24(1),亦就是可以導致呢個推測成為「有足夠理據作出合理懷疑」的情況。講到呢度,again,我好想問盧偉聰同李家超除咗繼續打死都唔認之外仲有乜撚嘢好講!

支那共匪成撚日話「依法治國」「依法辦事」吖嘛,家陣就同你盧偉聰同李家超兩條支那共匪走狗仆街冚家鏟講法律!我就睇你哋兩條撚樣口硬得幾耐??!!!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