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完全心理變態毅進黑警是如何煉成

6月12日港共公安進行猶如「無差別殺人」嘅清場,當中嘅問題除咗「香港甲級戰犯一號」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涉嫌以《警隊條例》(香港法例第232章)第24(1)條「聘請臨時警員」使支那共匪公安、武警,甚至解放軍「合法」喬裝警員之外,仲有一堆「陀地」黑警胡亂使用胡椒噴霧、催淚彈,近距離發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仲要打頭)。唔少港人為之側目,亦無法循正常角度理解佢哋點解可以咁做,以「警方不是有行動指引嘅咩」提出質疑。既然無法循正常角度搵出答案,當然就係一切都唔正常。事實上,呢一切嘅「唔正常」,就係由招募開始,到警校訓練,再到前線指揮官嘅煽惑而成。

不過,先奉勸大家,睇落去之前先做好心理準備,因為以下所披露嘅,保證嚇死你,或最起碼會諗「點解可以咁㗎……」

首先,點解近年嘅警員會被稱為「毅進仔」,因為警務處嘅招聘條件雖然維持中學畢業(一般警員,俗稱老散)、大學畢業 (見習督察),但因為「毅進計劃」等同承認中學畢業 (舊制中五會考或新制中六DSE),加上毅進計劃入面其中一個課程係由警務處提供。另一方面,會考或 DSE 成績可以的話,總有繼續升學機會,但成績唔得嘅人讀毅進就當係會考或DSE過關。況且,今時今日只得「中學畢業」學歷程度,無一份工嘅薪金夠做差佬吸引,所以警隊吸納咗唔少「毅進計劃」畢業生。

然後,要明白响過去十幾廿年嘅香港盲目講求學歷的客觀環境之下,因為「毅進計劃」本身係俾一啲「讀書唔成」嘅人「拎返個學歷安慰獎」,所以讀毅進嘅人本身普遍地有不同程度嘅自卑心。但如果有一個機會可以出人頭地唔駛俾人睇死,佢哋就會死咬唔放,又或者從心理學角度,佢哋內心會有強烈復仇心理,有著向「睇死」佢哋嘅人進行報復嘅意識。

相對而言,如果提供一個機會,俾佢哋可以 override 到自卑心理,就會不惜一切代價保住呢種「自卑的自大」,同埋對提供機會嘅人當神咁拜;另因為學歷水平反映其知識、判斷是非能力,更容易接納任何可以抬舉佢哋嘅人同事。港共公安就係以此作為基礎,大量羅致毅進計劃學生。簡單啲講,就係利用佢哋「無腦」、渴望受到「尊重」,方便展開一連串洗腦。

根據多年前得到嘅「漏料」,雖然黃竹坑警察訓練學校嘅一般教學同訓練內容同97前無太大分別,但過程入面會不斷進行「抬舉」或「踩低」嘅手法。大約實際做法係,响課堂表現稍好嘅學警就不斷稱讚之餘,同時向其他人講「唔想俾人睇死你就做好啲」;或是對表現稍遜的喝罵「你咁嘅樣只會成世抬唔起頭做人」。概念有少少類似消失咗多年嘅 Life Dynamic 嗰一類「人生提升課程」,使學警情緒大起大落,使思維造成混亂。

更重要嘅係,每當教授法律課堂,教官都會有意無意講大約意思係咁嘅說話:

你哋記住,你哋先至係法律專家,响條街度無人識法律;講法律無人夠你哋叻。Understand?

跟住當然課室全場「Yes sir」啦。呢番說話就咁睇字面已經好有問題;而從心理學角度,咁就抬到班毅進仔自命不凡,因為講到佢哋「終於有一樣專長,而且條街無人夠自己嚟」。所以好多港人覺得近十幾年入職嘅港共公安嘅態度好串好囂張,甚至係示威場合佢哋好仇示群眾,就係呢個原因。

相信大家睇到呢度已經夠嚇親,但再睇埋以下關於 PTU、防暴訓練嘅內幕爆料,保證唔止即刻明白晒點解會發生6月12日、佔領期間嘅「暗角七警」以至過往多年虐待示威者 (抬走時屈手致劇痛,以至上警車時圍毆),仲可能「心臟病發」或要去求醫睇心理醫生。

使用武器訓練方面,雖然一如97前的正規,但理論堂會「滲」一啲「加強殺傷力」嘅知識。例如胡椒噴霧,教官會講「根據守則,你哋只能夠對準目標射胸、腹、手、腳」,但又會話「射頭的話,對方嘅刺痛感覺會加劇,更加無反擊之力。」就咁睇字面,教官好似無「誤人子弟」,但要回帶諗返「毅進仔」嘅自卑心,佢哋有一種向「睇死佢哋」報復嘅心理,再加埋可能「睇AV上腦」,諗起「顏射」嗰種興奮,然後將教官所講嘅演變為「射頭射眼更加安全」,將射頭射眼合理化。所以點解班港共公安拎起枝「胡椒粉」郁啲就亂射,仲要下下都「顏射」。

更重要嘅係,幾乎每次操練之前嘅訓話,教官都會講大約意思係咁嘅說話:

你哋記住,出糧俾你嗰個係政府,但班示威者係同政府作對,所以你哋要繼續有糧出,就一定要搞掂啲示威者。Understand?

仲有一句,客觀而言係更加恐怖:

你哋記住,佢哋(示威者)全部都係恐怖份子,你哋必須打死佢哋。因為你哋唔打死佢哋,佢哋就會打死你。Understand?

唔信?6月12日下下打頭,同埋中信大廈催淚彈「圍剿」群眾,擺明就係要攞命呀。無教官咁講過,佢哋邊會咁做呀!

另外仲有一句針對傳媒嘅訓話:

記者會影晒你哋做嘅所有嘢,所以記者都係你哋嘅敵人。

唔好覺得我講得誇張失實,嘗試將自己代入一個「讀書唔成,俾社會睇死」嘅人嘅內心世界去思考以上嘅內幕,然後假設自己就係「毅進仔」聽到教官講呢啲嘢之後會點做,必定相信呢啲內幕嘅真確性達至 1,000,000%,頂多啲字眼有所出入而已。

事到如今,我呼籲大家一切小心,因為班港共公安經過咁多重嘅洗腦,個個根本已經係林過雲。

當然,必定有共匪五毛藍絲話鳩吹老作,甚至乎笨柒地去問盧偉聰「堅定流」佢都必然否認,以至叫港人唔好相信呢啲誣蔑偽造嘅謠言、謊言。如果係流料,咁請問盧偉聰同李家超解釋吓,除咗根據《警隊條例》「聘請臨時警員」之外,點解响2019年6月12日、2014年9月28日至12月15日期間,甚至追溯至2010年以來嘅示威場面,班正式錄用嘅警員會做出咁多超出警務處行動守則嘅所謂執法行為吖?? 佢哋必定答唔出,因為呢啲「內幕」,佢哋點講呀?有機會講嘅,將來响荷蘭海牙國際軍事法庭囉。

支那共匪公安、武警,甚至解放軍喬裝警員已經被識破;仲有班黑警所做嘅唔止干犯香港法律,係違反國際法嘅戰爭罪行 (淨係襲擊記者、上救護車「搶犯」已經夠晒料)。奉勸盧偉聰以至所有警員記住紐倫堡原則第四條「依據政府或其上級命令行事的人,假如他能夠進行道德選擇的話,不能免除其國際法上的責任」,即係就算供出係习近平、張德江、張曉明……叫你咁做都不能成為抗辯理由,精精地好收手。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