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呼籲潘曉穎父母挺身而出

送中惡法嘅源頭係陳同佳呢條毒撚响台灣殺咗潘曉穎之後返香港,港共傀儡政權連埋支那共匪乘機郁手。中国共产党香港支部,即係民建聯,搵咗潘曉穎父母出嚟開記招支持惡法,令到港共同共匪「夠晒彈藥」做嘢之餘,亦係一眾土共响6月16日之前咁撚囂張嘅原因。

不過,我先請全香港所有反對送中惡法嘅真‧香港人冷靜,千祈唔好遷怒於潘生潘太,因為要明白好多香港人始終「小農奴隸DNA」上身,以為「皇帝身邊嘅人一定幫到手」,唔會諗到「到頭來被跣一鑊金」,所以,就算係潘生潘太主動搵支那共匪香港支部,都唔係出於惡意,而只係衰憨鳩。

以下為給潘曉穎父母的公開呼籲全文。

———————————————————————————————

潘曉穎父母:

你哋好,好明白失去女兒嘅悲痛,好渴望為女兒討回公道,好希望將陳同佳呢個殺害你哋女兒嘅凶手繩之於法。另外,我亦好明白,渴望有人伸出援手嘅時候,只要見到有示意者就會來者不拒,因為內心只想著要達成目標。再另外的,撇除彼此的政見立場差異,況且我亦不清楚你們的政見立場取態,唔少香港人總認為「與政府關係良好的政客先至幫到手」,甚至可能想到「泛民嗰啲反對派一日到黑同『阿爺』作對,一定幫唔到手」,於是乎好下意識地就找上通稱「建制派」的議員政客,呢個情況我相當之明白,過去亦親身見過現實中認識的人,以呢種思維去尋求協助。但無獨有偶地,每一個都碰到一鼻子灰,甚至焦頭爛額,沒有例外的。

或許就是周浩鼎、李慧琼向你哋伸出援手之時,你哋只顧聽取佢哋嘅所謂專業意見,然後一心相信佢哋嘅方法可以幫到你哋為曉穎申冤討回公道,於是乎佢哋叫做乜你哋就照做。我相信,唔好話你哋沒諗到會搞成今時今日咁嘅田地 ── 多場示威遊行、警察濫發催淚彈及開槍,就是最基本人性而言,你哋無諗過個女嘅事到頭來仍然係得個桔。

不厭其煩的再講多一次,我好明白潘生潘太你哋要為個女討回公道之心迫切,我真係好明白;但我得同時要講一句老生常談之話 ── 防人之心不可無。共产党、港共政府成日開口埋口話「唔好乜都政治化」,誘導普遍港人對政治不聞不問,就使好多市民未有實在的知識和意識,懂得去衡量政客嘅「協助」背後有何盤算。請恕我直言,你哋今鋪真係「衰憨居」;而宏觀去講,你哋被民建聯「過咗一楝」,或是「跣咗鑊金」。平心而論,不單曉穎之冤屈還未能伸張,仲將「冤屈」延伸至你們和親友身上,加上坊間、論政圈子一直不排除民建聯等中共爪牙要你哋噤聲,更簡直啞子吃黃蓮。

放下情緒而理智的去思量,必定得出「唔應該再承受呢啲冤屈」的答案,該痛定思痛,即使不是「懶偉大」的說為咗香港,也最起碼的想辦法為個女討回公道。事實上,由「《逃犯條例》修訂」事件引起爭議以來,香港和台灣的法律界有提出最少四個可行的方法,只不過是特區政府全都斷然拒絕而已。而從另一個角度去睇,撇除你哋的「衰憨居」,一切問題都係民建聯周浩鼎、李慧琼等人搞出嚟,無理由只得潘生潘太你哋既要承受喪女之痛還得要面對公眾遷怒於你哋「送子彈」俾建制派、港共政權,應該要民建聯周浩鼎、李慧琼等人承受返佢哋嘅責任。

就是佢哋「過你一楝,跣你鑊金」,先至要你哋噤聲;又或是你哋對於香港當前的政局感到羞愧,因而即使民建聯等中共爪牙無要求你哋閉咀但都唔敢、或唔知點面對公眾而唔出聲,所以我就寫呢封公開信俾你哋,呼籲同鼓勵你哋挺身而出,那管只是「情緒化」的,要對佢哋「過你一楝,跣你鑊金」還以顏色而已。另外,請你哋相信我(縱使不是甚麼高知名度的評論人):香港人就是有質素的,只要你們鼓起勇氣,不單不會再埋怨、遷怒於你哋「送子彈」俾建制派、港共政權,甚至必定會支持同提供真正的協助你哋為曉穎申張公義。

最後,再一次的向潘生及潘太發出摰誠的呼籲,請你哋認真考慮我所講的。如果有需要又信得過我,可以透過本人的 Facebook Page電郵同我聯絡,我將盡量為你哋安排。

香港時事評論員 林鴻達
謹啟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