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勢力為乜幫香港?881陳聰收嗲啦!

香港地一直以嚟,無論做議員或議助從政、論政、社運友,一個二個把口成撚鳩日嫌錢腥,但根本骨子裡只係小農奴隸DNA「政事乃食飽飯無事做嘅人先至做」,更根本係兩手準備 ── 當唔夠拗時就撻「收錢做嘢正仆街」嚟抺黑、潑污水。

另外,仲有就係成日話「香港豆腐膶咁細外國唔會理」,使香港人顧盼自憐,唔會產生尋求外力協助香港嘅意欲,然後使香港面對支那共匪只得困獸鬥,某啲仆街可以實踐三國名人司馬懿嘅「養敵自重」── 永續抗爭、永遠的反對派去呃飯食。

將呢兩樣撈埋一齊,就成為第三種「論述」── 外國憑乜要幫你香港?就算幫香港都只係為咗佢哋嘅利益,唔係真心幫。

誘使好多人產生「搵外國都係無用㗎喇」嘅諗法,過去就阻礙咗香港向國際社會發出求援嘅訊號;對應今次「反送中」抗爭,大量外國傳媒駐紮香港,促成咗「Hong Kong shouting for help」嘅局面,啲「司馬懿」阻唔到就唯有淋冷水、潑污水。

連登仔眾籌「全球廣告」,超額逾倍完成,對於班「司馬懿」嚟講可以話大難臨頭,但又基於客觀大形勢所以都唔夠膽再咁多嗲。但今朝商台881「晴朗」,主持人之一嘅陳聰竟然就講出第三種「論述」,仲要 exactly wordings 同我寫出嚟嘅幾乎無分別。

我從來都講「政治就係利益計算,國際社會點解要『幫』香港,必然有其利益計算响當中,如果香港能從中得益,或最底線係無損失,有乜所謂」。事實上,西方列強嘅利益計算就係打柒中国共产党老母臭閪,而如今香港因為送中惡法提供「彈藥」並且「打開缺口」,國際社會好自然就會運用。香港想要嘅就係逃脫於支那共匪魔掌,如今外國勢力有機可乘對付共匪,又如果成功的話,香港想要嘅嘢就有機會實現。市儈啲講就係「各取所需」,而既然香港有掙脫支那共匪嘅機會,那怕西方列強攞到著數!就係咁簡單嘅道理。

不過,唔少仆街就係成日「收錢做嘢正仆街」嘅思維,加埋「中國國民黨特色中國歷史教學」,尤其是甚麼「喪權辱國」云云,就覺得俾「西方列強」佔便宜係唔應該發生嘅事。但我好簡單掉返轉問陳聰一句:「家陣香港遭中国共产党佔咗廿二年便宜好撚過癮嗎?」或者就係「中國國民黨特色中國歷史教學」催生嘅民族主義思想,認為同支那共匪係「同文同種同宗」就唔覺得係問題,甚至係「香港之繁盛乃因鴉片戰爭的屈辱」而覺得俾支那共匪欺壓只係為「中華民族」找數,是天公地道。

我唔想猜測陳聰只係真心膠的失敗主義顧盼自憐,定係同堆「司馬懿」係同一幫人所以幫口。我只認為作為一個電台節目主持,就算唔識國際政治,响呢個時候唔好淋泠水、潑污水係最基本要守嘅原則。唔該陳聰收返今朝嘅言論。我會嘗試另外尋求途徑搵陳志雲,要陳聰做返啲佢作為主持應該做嘅嘢。

後記:相信好多人會諗我又「得罪」香港傳媒,甚至乎有啲反骨仔覺得我已經無晒香港輿論地盤都仲「鬧」香港傳媒真係抵撚死。我嘅立場係,要我阿諛奉承講假話換來曝光率知名度,絕對不配當一個論評員。另外,串咀啲講,至少台灣嘅傳媒唔駛要我做擦鞋仔,仲有俾返基本尊重過我,到底係我嘅問題定係香港傳媒有問題,一清二楚囉!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