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擾TVB記者破壞新聞自由? 咁袁志偉呢??

TVB 記者在採訪受到滋擾都唔係乜嘢新鮮事,只不過自從2014年佔領之後,無乜「大場面」兼無人有意欲,先至叫做平靜咗好幾年。今日响現稱律政中心嘅舊政府總部示威現場,又再有「滋擾」所為,坦白而客觀講無乜咁大不了。雖然用電筒閃記者雙眼係過份咗少少,但又好老實無造成永久傷害,示威者亦响「熄機」之後向記者道歉,根本就無乜大不了。記協作為捍衛記者飯碗,從記者角度「譴責」尚可以話係人之常情,但講到「破壞新聞自由」咁嚴重?香港地有腦嘅人都知一切問題根源就係响袁志偉呢隻臭蟹嗰度,袁臭花蟹多年嚟做咗咁多根本同破壞新聞自由嘅嘢,記協真係捍衛新聞自由,就應該順手屌柒埋佢。

無錯,表面上記者係無辜而無理由「搞」記者,但係袁臭花蟹做仆街嘢,一切就係由記者做採訪開始。縱使記者真係有心想做好隻「故仔」因而落力做採訪,可是當一切採訪完成嘅「材料」返到將軍澳電視城,就成為「中国共产党香港中央宣傳辦公室党委书记」嘅袁臭花蟹志偉要嚟為共匪主子歌功頌德、或唱紅打黑之用;啱共匪主子口味嘅就留,唔啱聽嘅就剪走,甚至乎左拼右砌扭橫折曲唱衰與主子作對嘅又得、唱好共匪主子嘅都得,得咗。

但如果令到記者拍唔到嘢、扑唔到咪、做唔到扒…… 即係無「材料」俾袁臭花蟹志偉做佢要為党做嘅嘢,就係基本目標。

不厭其煩再講多一次,表面上記者係無辜;撇除無綫新聞部唔少記者都幾仆街,响採訪現場俾人「搞」都係「抵死」,但正如支那共匪毛澤東鬥死劉少琦之前,都係先鬥垮鬥臭劉嘅部下、左右手 (例如鄧小平),而袁臭花蟹志偉日日都只係匿响駿才街77號指天篤地,除非拖馬幾千人由清水灣半島開始沿環保大道一直到駿才街佔領,否則必定搞佢唔到。既然係咁,就咪向毛匪有樣學樣,鬥垮鬥臭啲前線先囉。縱使仲有一個半個記者偶爾會搵我「做功課」(例如啲交通新聞) ,但戰略上真係無辦法,鬼叫跟著個咁狠仆街嘅老細。最多如果我响現場而見到就係嗰一個半個,咪叫大家「輕手少少」。

記協口口聲聲話示威者破壞新聞自由,但袁志偉咁多年嚟嘅「豐功偉績」咁叫保持到「新聞自由」呀?唔講遠,淨係612當日,明明港共公安戰犯黑警係射催淚彈,但 TVB 報乜春呀?「有煙霧嘅XX」咋。遠少少,2014年「暗角七警」單嘢,袁臭花蟹志偉嗰句「你係佢肚裡面條蟲?」,咁叫做「新聞自由」?早抖啦!

香港地總有啲扮左翼嘅友仔成日話要捍衛呢樣嗰樣,其中最常聽到就係捍衛新聞自由同言論自由。喂,「自由」包括埋袁臭花蟹志偉咁搞㗎?

要講捍衛言論自由同新聞自由,就要講台灣烈士鄭南榕。佢嘅名句之一就係「捍衛百份百言論自由」。唔好話香港有隻袁臭花蟹志偉,就是台灣政界、傳媒,好多人都拎住鄭南榕呢句說話無的放矢,包括支那共匪拳養嘅五毛党、白狼統促會、蔡衍明嘅旺旺中時等等。但响今年4月7日,鄭南榕殉道30週年紀念會,總統蔡英文及鄭南榕遺孀葉菊蘭嘅演詞就有咁講:

言論自由不是無限放任,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嘅言論負責。任何對社會構成損害、威脅民主和人權嘅言論,都應該受到制約。

利申:當日我有响現場。姑且「有圖有真相」of 小弟同葉菊蘭嘅合照做證,我就係親耳聽到。

套用返袁志偉咁多年嚟嘅「豐功偉績」,佢有負責過咩?對香港社會構成嘅損害、對民主和人權嘅威脅,唔計支那共匪、港共傀儡政權同班土共政客嘅附和,有目共睹兼人神共憤啦。

明白記者都要開飯,但唔計同流合污嗰啲,唯有忍吓直到隻臭花蟹去見毛澤東為止,真係無計。因為,再講一次,令記者搵唔到「材料」俾袁臭花蟹志偉搞佢嘅「新聞自由」,係必須嘅戰略。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