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烈士就是烈士,但唔係鼓吹英雄主意

噚日盧曉欣烈士殉道,人人悲痛難過,但同時「未肯交出Form RN 嘅英國人」周融等嘅一班土共、藍絲廢老又出嚟抽水,呢班仆街當然要打爆佢哋老母唔駛多講 (唔駛 Facebook 搞舉報,毛澤東私人攝影師個仔、Facebook Hong Kong Limited CEO 陳澍係唔會處理,直接拖出嚟打);仲有一啲唔知乜水嘅所謂文人、KOL,話要珍惜生命,唔好用「烈士」鼓吹英雄主義云云,我就姑且比較「冷血」理智去諗,支那共匪同港共傀儡政權真係驚到瀨晒屎。

先此聲明,我絕對唔主張任何原因嘅自殺;亦呼籲大家留意身邊嘅朋友、家人嘅情緒變化,盡量做疏導功夫。但又一個理智思考角度嘅事實 ── 每個人對「生命」有唔同嘅思量,不論係「睇唔開」或是「以死明志」;「行動」或可以阻止,但「思量」好難制止。萬一發生咗慘劇,處理佢嘅後事之外,需要做嘅係盡量了解返佢點解咁樣做,然後基於人性,盡量遵行佢嘅遺志。

「烈士」一詞是近代史先至出現,最為人所知嘅就有「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烈士」嘅意思係泛指「為公義犧牲,且對社會後續有深遠影響的人」,可包括策劃行動被殺、受迫害而自盡、以死明志相諫嘅人。是故之,台灣的鄭南榕被稱為「烈士」。亦因此,梁凌杰亦可以稱為「烈士」;盧曉欣單純「以死明志」已可稱為「烈士」,甚至乎流傳港共公安上門「調查」屬實的話就是「受迫害」,「烈士」之稱更加實在。

無可否認,「烈士」一詞帶有英雄色彩,但如果講到形同鼓勵自殺行為,未免太誇張,或是睇得抗爭者嘅智慧太低了。而我仲會掉返轉問,點解會有人「以死明志」?乜嘢人形生物仆街促成佢哋要咁做而導致呢啲慘劇出現?

從人性之根本,確實要設法阻止再有人為「送中惡法」犧牲。港共傀儡政權 / 支那共匪更唔想再有人「以死明志」,但唔係基於人性,而係因為支那共匪從來只會視人命係鬥爭工具 ── 對權力有利的「犧牲」就大肆宣揚,例如參與韓戰、越戰;不利於權勢的就盡量壓抑箝制,例如劉曉波、李旺陽;甚至進行扭曲,例如陳希同。無錯,港共支共只係深怕再有人自殺產生「一石激起千重浪」嘅政治危機。

只不過「未肯交出Form RN 嘅英國人」周融等嘅一班土共、藍絲廢老嘅「扭曲」操作,唔單止徹底失效之餘仲引起大量 Back fire,所以港共就要另覓蹊徑。扮晒有人性咁講嘢,適合返香港人嘅「口味」,就可以產生更有效阻止再有人「以死明志」嘅輿論,同埋淡化梁、盧兩位嘅犧牲,為土共嘅抹黑做準備工作。

我再重申,絕對唔鼓勵自殺,以上一切分析,純粹要俾大家睇到港共同共匪到底進行緊一個乜嘢政治操作,同埋指出「烈士」一詞之意予各方明白,以正視聽咁解。

另外,進行抹黑同淡化除咗班土共、藍絲廢老,仲有筆名無神論者的巴別塔、「黑警差婆嘅老公」劉正。佢噚晚話 (意思上) 「西藏人和理非非自焚,共产党都繼續打壓欺負,香港只係兩個人跳樓,共产党點會收手,所以就算講乜嘢「烈士」都係無用」。呢條仆街同周融嗰堆撚樣無分別之外,我仲要囂張的指出,過去十年裡面,我係第一個將西藏歷史同香港政局做對比嘅評論人,我甚至該係香港史上第一個將支那共匪於《西藏十七條》 嘅騙局類比《中英聯合聲明》係同類騙案 (《蘋果日報》2013-6-11 〈由西藏歷史看香港〉),你呢個黑警老同我躝屍趷路啦。

不厭其煩再講,我絕對唔鼓勵自殺,但「烈士」之稱就是烈士,唔係乜嘢鼓吹英雄主義。單是對比鄭南榕,稱梁凌杰同盧曉欣為烈士,絕對合適。港共傀儡政權同支那共匪與其為咗「烈士」之稱搞咁多小動作,不如除咗條底褲抹乾淨個 PAT 同條啫 / 個閪啲屎先啦。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