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院校聯署之共匪狗急跳牆

院校聯署反對《逃犯條例》已經有超過300間中學參與,平均每間中學有大約400人參與,即係話已經有逾10萬嘅動員。咁就解釋到支那共匪做乜搞咁多小動作,有土共話偽冒,又有土共校長報警之外,仲有叶国华之下嘅沈旭辉隻狗林辉借頭借路話要搞聯署廣告想同各院校聯署發起人取得聯絡。我心諗,林辉個朵响社運界臭到跌渣,仲用埋呢啲扮抗爭收集情報嘅手段,唔好當人傻嘅先得㗎,更何況了解中共黨史嘅一眼就望穿你哋嗰隴嘢啦。

叶国华之所以仲要搞單咁嘅嘢,一來真係支那共匪急到瀨,好想收集更準確嘅情報;二來係林辉扮完旅遊家都唔知可以仲撈啲乜,佢要响香港重建返佢嘅地盤。而佢(連埋陈景辉同叶宝琳) 最耍家嘅就係騎劫拆散搞爛一個議題,即係支那共匪想搞散成個院校聯署形成嘅聲勢。

成個操作最大破綻正正就係林辉呢個人,佢啲「戰績」唔單止响社運界臭名遠播,而且可以話「全民戒備」── 街尾見到佢就想衝上去打柒佢鹵味。可是「知名國際關係專家」家陣表面風光,實際泥菩薩過江。可以漏少少口風,沈生响新加坡嘅所作所為隨時招致 Coldstore operation 式處理,即係當馬共咁樣被清剿。沈生以至叶生根本無兵可用,就唯有推佢出嚟。

另一個可疑、但又對我嚟講係白痴之處,就係一堆「玩膠牌頭」聯署嘅出現。呢堆聯署出現嘅時間就在我兩間母校聯署出現之後。而我收到消息係邊班人所做;呢班人一直响我背後唱我「悉尼老鼠」,經常會睇我開邊瓣而「做嘢」。同林辉嘅行動嘅關連之處在於支那共匪唔想我會參與其中,或至少要削減我嘅影響力,於是先叫班反骨仔做嘢,以為咁就可以順便「掃雷」俾林辉開工。可是,假設林辉嘅行動真係可以繼續,如果我認頭王少清中學個聯署發起人(舊生排名第一,無得呃),你估佢會點??? 班反骨仔以為「悉尼老鼠」上腦以為我無嘢做到,佢哋唔記得咗我慣咗做 Sniper 嘅習性,結果搞到「謊報軍情」,咁仲唔係白痴。

基本上叶国华嘅情報計劃可以話瓜咗,但支那共匪從來都係除非灰飛煙滅否則繼續做僵屍,當然唔會就咁收手。我另外收到情報,班反骨仔仲繼續响我背後講我是非壞話,一味話我信唔過,尤其是拎返我响十鳩幾年前引入中国製造旅遊巴士嚟香港嘅「臭史」試圖 Spin 我係共諜係鬼。我不單從沒有隱瞞同否認呢件佢哋口中「臭史」,甚至我可以話已經公開「跪玻璃」,咁都有得拎嚟SPIN?我真係好想同佢哋講句「去養和做4D腦掃瞄啦DLLM」。而且,從實務角度,無呢段「臭史」我呢幾年點樣打「中国製造」打得最凶狠嗰個呀!而從政治意識形態嘅角度,就係呢段「臭史」嘅經歷使我比呢班反骨仔更清楚支那共匪係底細,因而反共反得比好多人更徹底。班反骨仔已經技窮。甚至宏觀地,好多當前反共反得最厲害嘅人,好多都有類似嘅經歷;相反地,唔少有如刘江华、冯炜光,都係因為响民主陣營撈唔掂而為咗私利而投共去也,更比比皆是。

綜觀返成個院校聯署事件,再延伸至整個反對《逃犯條例》嘅民情發展,可以話對港共傀儡政權同支那共匪構成相當威脅,因而越近6月9日,佢哋會做更加多嘅事,打唔散都要擾亂。所以大家唔好輕舉妄動,緊記《逃犯條例》修訂嘅後果將會後患無窮而必須反對到底嘅目標,切勿立亂相信任何人嘅說話同行動,要認真用個腦對每一句說話、每一個動靜仔細思考。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