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余英時教授向支教民屈機

每年踏入五月,又係支聯會為首嘅支教民飯桶體系又出動消費八九學運嘅時候。而近年通稱本土派嘅興起,就關於紀念8964大屠殺嘅立場主張爭吵不斷,尤其是針對「建設民主中國」、「平反六四」等嘅口號,客觀講支教民根本就無力反駁,飯桶們只能大肆抹黑本土派、真‧獨派。

我早在2013年,已經响蘋果日報寫過《二十四年過去了……》《暴風雨中緊箍咒》兩篇文章,指出呢兩句口號有乜嘢問題;尤其是引用「平反劉少奇」嘅歷史指出「平反六四」就算真係出現,其實根本係無意思,試圖敲醒支教民,與及充當飯桶同本土派嘅和事佬,可是支教民充耳不聞,甚至私下當我臭四、以至當我透明。唔好話調整立場論述,根本就毫無反省。

但呢六年以來支教民、以至整個飯桶體系,依然故我。再者,响過去呢六年,我亦因為對紀念8964大屠殺嘅立場同論述同支教民完全南轅北轍,其實暗地裡受到飯桶陣營嘅排擠、背後嘅「毒箭」,以至或明或暗嘅打壓 (無得再响《蘋果日報》撰文就係其中之一),所以自此之後,我無再每年6月4日晚上踏足維園,甚至眼尾都費時望。但「建設民主中國」、「平反六四」呢兩句口號嘅問題等如解決咗、消失咗咩?

响之後嘅一年,即係2014年,我直接向支教民「開拖」,直指「建設民主中國」呢句口號係飯桶建基於「中國無民主,香港唔會有民主」,認為中國一日未有民主都唔會俾香港落實民主,當中嘅邏輯簡直白痴。當中嘅重點就係响個「俾」字 ── 等中國有民主然後「俾」香港實行民主,咁同古代等皇帝奏准地方可以實施某啲政策,有何分別!

至於「平反六四」,我除咗再次以「平反劉少奇」嘅歷史、以至關於大躍進、文革嘅「平反」嘅歷史,指出「平反」都係等涉事人等死撚晒之後先至出現,所以「平反六四」呢句口號根本係無意思、係絕對廢話。換來的除咗係飯桶嘅無視同打壓之外,對我嘅抺黑更變本加厲,甚至出現响身邊。

差開少少講,我偶爾打 #躝返新加坡 Hashtag,起因就係响2014年,曾為戰友嘅尖碼之聲主席陳嘉朗對我提出以上「建設民主中國」同「平反六四」嘅觀點論述,無力反駁但又條氣唔順堅持己見,就在Chat group 發爛咋寫

冷血無恥之徒;你話你老豆老母係星馬嗰邊,又成日講到新加坡咁好嘛,你咪躝返新加坡

一直以來,我對於唔認識南洋政治嘅人,除非錯得離譜到好似沈旭暉嗰隻,否則大多都係忍口。但佢拗唔掂就出言侮辱埋我父母,我就梗係唔會放過佢啦。有人做和事佬,但佢唔肯道歉同收回呢番說話,所以各走各路之餘,我不斷伺機無限LOOP「躝返新加坡」呢五個字,埋下「君子報仇、十年未晚」之局。是的,我承認擺明玩「人格謀殺」。

有和事佬就梗有撥火,亦必定有花生友。邊個撥火邊個食花生嘅我暫時唔爆住,但咪話我唔「鳴槍示警」,當日撥火、同埋為求貫徹「識人好過識字」左右逢源而沉默嘅仆街反骨仔,好自為知啦。

我對「建設民主中國」同「平反六四」提出嘅論述,最少五年嚟受咗咁多「氣」,梗係希望有「平反」嘅一日啦。噚日《蘋果日報》訪問余英時教授,佢對呢兩句口號直斥其非,更是一如我响五年前所講嘅「冀皇帝開恩」認為支教民嘅諗法荒謬,

我一方面覺得「終於有人幫我出呢一口氣」,另一方面我就好熱切期待支教民飯桶對余教授嘅反應,但似乎無一隻飯桶夠膽出聲。呢個情況正正反映支教民飯桶根本係一班仆街冚家鏟 ── 第一,因人廢言。已經不配講「民主」二字;第二,證實過去最少五年,對我嘅態度根本同共产党一鳩樣「杮子挑軟的揑」,直接講就係欺善怕惡。

我依家就強烈要求支聯會、民主黨、工黨、公民黨等飯桶,有種就立即公開鬧爆余英時,甚至直指佢「係共諜係鬼」!一係就向我道歉,否則唔駛旨意我會停手鬧爆你哋。

但無論我呢啲「悉尼老鼠」又好,余英時教授呢啲鼎鼎大名又好,支教民响對8964大屠殺嘅立場同論述根本係一堆垃圾,就肯定係事實。又姑且好言相勸講,今年仲唔收返起呢兩句口號,唔好怪人繼續問候你哋娘親!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