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訂《逃犯條例》之共匪急到瀨

有睇開我呢度嘅讀者朋友都會發現,我已經好少講香港本地政治時事。箇中嘅原因,唔止係對比外國,香港政治實在太低 B,仲有係如今發生緊嘅事,查實好多我一早就講過。加上近期實在太忙,所以都費時講咁多。

不過,《逃犯條例》修訂呢件事,大多數嘅討論集中响後果,但就無乜人較深入討論支那共匪小學雞習近平嘅 mens rea。而所謂「知己知彼」,了解清楚習近平呢隻小學雞諗乜,先至有可能搵到應對方案。

企圖一:搶錢
港共傀儡政權自爆係共匪主子其中一個目的係要嚟充公港人財產,即係支那共匪要錢。美中貿易戰加上支爆,共产党要錢就必然,但邊個要錢,要啲錢嚟做乜?

但查實邊個要錢唔重要,因為共产党人人都要錢,即係要錢嘅點止習匪近平呢隻小學雞。有咗錢,著草又得,做山寨王又得。中国人特性就係要做山寨王都要霸最大嘅地盤。要霸地盤就要打….. 無錢,點打呀!

留意吓,《逃犯條例》修訂 bill 無寫明乜嘢級數嘅法院提出嘅引渡先至可以執行,即係除咗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之外,河北省法院又得,重慶市法院又得,再唔係東莞市法院都得,得咗!要講白啲?軍閥割據可行也。

統監府、港澳辦表面上聽命於中央,但你估王匪志民同張匪曉明無自己盤算咩。嚟招「張計就計」「借艇割禾」唔得㗎?!支那共匪小學雞習近平或者以為自封天子就可以鎮得住下面班友喎,咪傻啦!

企圖二:解決香港嘅不歸順
之前寫過N篇文講過,支那共匪極唔滿意香港嘅「人心不回歸」。早在2013年,我已經指出以西藏為例,支那共匪同達賴喇嘛簽咗《西藏十七條》唔夠八年就出兵「解放」西藏,另外見住(珠海市)澳門(鄉)早就乖乖就範,見香港「回歸」16年(當年計) 仲係處處作對,一定會搵辦法「收拾」香港呢個「不俏子」。

無奈因為《中英聯合聲明》,支那共匪唔可能用返出兵西藏嗰招 ;另外,明明《基本法》第18條呢把「尚方寶劍」响度,但又係搵唔到時機用 (雖然2014年9月28日想試晒呢兩招,但又唔成功),於是就要另覓方法。

之前又已經講過,《逃犯條例》修訂嘅效果係支那匪區法院可以隨時叫港共傀儡「交人」,形同《基本法》第18條 ── 實施全國性法律,咁就達到「收歸」香港嘅結果;又可以以「香港本地法律」為幌子,避開所謂一國兩制嘅原則,而 (表面上) 唔觸碰到涉及《中英聯合聲明》嘅問題。

睇落好似好醒呀。但又正如前段提及條 bill 無寫明乜嘢級數嘅法院提出嘅引渡先至可以執行,即係香港既可以由小學雞「收歸」又得,張主任又得,僵屍復活嘅老江又得,拉老豆去鬥嘅打靶仔又得,得咗。

企圖三:借「收歸」香港建立個人威望
又係之前寫過,中国共产党每一代領導人,都會做最少一件「大事」以取悅群眾嚟鞏固個人地位,例如鄧小平該是借收回香港主權「洗脫中華民族歷史污點」增加個人威望。

另外,回顧共匪黨史,地位越唔穩陣,要做嘅規模就越大。毛澤東响1950年代都係鬥地主、鬥知識份子。但被劉少奇推倒之後,時機一到就發動文革。夠晒大啦!鄧小平1979年「登基」無幾耐,雖然改革開放,但文革、四人幫嘅餘波未了,於是咪借收回香港主權囉。六四屠殺之後算係天下太平,或至少鄧小平仲未死而無人敢輕舉妄動,江澤民咪唔駛點做嘢囉。胡錦濤嘛,一來鄧小平死咗,二來派系分歧開始浮現,咪搞場奧運,順便省吓招牌。

咁小學雞習近平呢?派系分歧變鬥爭,經濟「保八」不再,內憂外患兼備,點會唔打算做單「大茶飯」出嚟呀!見住鄧小平當年搞「收回香港」穩穩陣陣掌實權到去見老毛,以小學雞嘅智慧水平,好自然想有樣學樣啦,係咪咁講先。如果完成「統一大業」,可以祭出「超越矮仔鄧」的旗幟,到時就唔止「鎮得住個場」啦!

企圖四:清剿敵對勢力
對於支那共匪嚟講,香港另一個最大嘅隱憂,就係有外國嘅聯繫。所指嘅唔止係政治人物「勾結外國勢力」,仲有香港人普遍嘅「崇外」思維。由最卑微嘅「巴膠」依然對英國巴士「戀英眷殖」,到稍高層次嘅政府官員見到英文文書嘅態度都會比較認真。要是成功將香港「收歸」,就可以「閂埋門打仔」,消滅唔「歸順」嘅政治人物,清除埋民間以至政府內部啲「崇洋媚外」思想。

香港班土共應該係睇到呢一點,然後諗住「阿爺」响手指罅流少少出嚟都夠「打跛腳唔駛憂」,又或者可以「大地在我腳下」做其山寨王話晒事,於是做晒應聲蟲。尤其是中国共产党香港支部,即係禮義廉嗰班唔係根正苗紅嘅友仔;或者就係明白並非「根正苗紅」,希望盡可能成為 M巾之前攞到最多,所以最仆街嘅事都係佢哋做囉。

題外話,經血聯兩件嘍囉都急急腳賣樓賣廠,佢哋收到乜嘢風就不作猜測,但佢起碼識得鄧小平嗰句「兩手準備」,就真係醒呀!

綜合呢最少四個企圖,基本都睇得清楚支那共匪小學雞點解急到瀨,就係趕住要錢同要權。只不過,要呢兩樣嘢嘅唔止係支那共匪小學雞。而又因為一隻二隻共匪都趕住要呢兩樣嘢,香港就成為支那共匪各派嘅爭奪戰場。只不過,正常嚟講,唔會無諗過「輸」嘅可能,就衍生出第五個企圖。

企圖五:對香港進行真焦土
支那共匪唔會無諗到失去香港嘅可能;又知道最起碼香港人唔會咁容易就範。於是乎就有所謂「兩手準備」。

近幾日吹出幾個風聲,包括回鄉卡可以响匪區當身份證咁用,計劃重建皇崗口岸而實施一地兩檢,肇慶擬建「香港城」叫香港廢青帶埋老豆老母上去。呢三單嘢根本擺明車馬要「收歸」香港,同埋「引誘」香港人進入支那匪區集中營。等支那共匪搶晒啲錢,拉晒啲人;甚至乎不排除就係想引「西方列強」動刀動槍,搞到就算「事頭婆」返嚟都係得返個爛攤子死城;再就算有埋美帝紙老虎、歐盟幫拖,都要用更高嘅成本先至可以重建返佢哋想要嘅地方。實踐「我要唔到都整爛晒佢」嘅宗旨。

──────────────────────────────────────────────────

或者大家仲可以話「就算知道共匪想點又可以點」,但其實好清楚睇到,只有推倒《逃犯條例》修訂,先至可以有轉圜餘地。而講緊美、加、德,以至「始作俑者」、被支那借刀嘅台灣都開晒聲,唔係仲繼續「外國唔會理香港」而乜春都唔做呀嘛!或者掉返轉講,既然「西方列強」都開晒聲,而又見到支那共匪小學雞嘅盤算有可能演變成共匪大內鬥,仲唔搵方法借勢做嘢,就真係幫你唔到咯!

再又或者大家想話「唔好吹大啲」,咁就恕我囂張嗰句,我有太多「烏鴉口」記錄,即管繼續俾心機要我無限LOOP: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