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在強力恥笑中国人

港共傀儡政權一單《逃犯條例》修訂,再加一單德國收容黃台仰及李東昇,搞到現眼報俾歐盟同美國打到爆晒缸出醜在人前;另外再睇埋華為被封殺與及美中貿易戰,支那共匪嘅反應,姑且苦中作樂去睇,確實真係笑到反艇。但整理返港共中共嘅反應,對比返歷史,可以睇到當今嘅中国人只不過著現代服嘅古代人,正宗陶傑「小農奴隸DNA」嘅註腳 ── 人活於現代,腦袋停於古代。

鴉片戰爭期間,道光帝委派楊芳隨參贊大臣奕山赴廣東迎戰「販賣鴉片毒害『中國人』可恥」嘅英國洋鬼子。楊芳認為,英國佬艦艇在海上浮動不定而每炮必中目標,反觀清兵在陸上堅穩卻難中擊英艇,「夷炮在凡波搖蕩中能擊中我方,必有邪教善術者伏其內」,認為要以邪制邪才是致勝之道,遂號召嶺南一帶婦女備戰及收集便桶,組織「馬桶陣」或有謂「陰門陣」作法以制抑英國的邪魔妖道。結果係點,唔駛再多講啦。

其實楊芳都唔係第一次用呢啲「嗱喳」招數,早在明末崇禎九年滁州一戰,李覺斯就用陰門陣「反擊」張獻忠,但結果都係戰敗收場。

去到義和團之亂,一樣有用呢啲「嗱喳」招對付洋人,甚至得到慈禧太后嘅支持。但結果在西庫什天主堂一役搞到 Total Lost,策動呢次陰門陣嘅啟秀仲被八國聯軍俘獲,最終導致清國官府又要再簽中國國民黨mode 的「不平等條約」割地賠款去也。

由限奶令開始到針對自由行等「歧視排外法西斯」行動,衍生出通稱本土主義以至港獨主張,與及任何港人不滿於港共傀儡政權、支那共匪嘅舉措,港共中共其中一種咀炮就係「勾結外國勢力」,係西方社會企圖顛覆政權所煽動。內容同手法雖然異於「陰門陣」,但底蘊基礎都係「邪道迷惑人心」;更重要嘅係「中國」人從來都無反省自身嘅問題所在,然後被打敗了就只會說著遭到外敵欺凌。

講到鴉片戰爭到八國聯軍呢段清末歷史,就要講每次清廷戰敗之後,除咗訴諸「外敵欺凌」不單唔會客觀認真的檢討以自強,反之加大專權之橫蠻。就以返2007年釋法否決「可以實行雙普選」開始,支那共匪屢屢變本加厲,到689暴君上場更急速惡化。2014年支那共匪祭出「政改白皮書」,徹底否定《基本法》附件一及二,然後到同年9月28日試圖屠城卻不果,就再到近平帝使出《逃犯條例》試圖大開殺戒。

另外,也是由689暴政開始,中共港共豢養出一批輿論打手,所指的是陳靜心、傅振中、高達斌嗰一類人形生物,大肆宣揚以「勾結外國勢力可恥」為基礎的論調,手法除咗實際武力之外一如文革紅衛兵。但查實即使是紅衛兵,也是沿襲自義和團。只是奉若神明的崇拜對象不同,但行事基礎都係遵其所奉神明之旨。

論到清末歷史亦當然不得不提慈禧太后呢個女人。清廷面對「西方列強」嘅態度係視若無睹,那管連番戰敗而被迫要實行一啲「國際準則」。例如外國使節進駐清國,雖然最終妥協使館只設於天津,但朝廷還是當佢哋透明;反之派使郭嵩燾駐英,只視郭為流放,而且不滿郭沒有「天朝臣子」對待英國的作風是「有辱大清體統」。但如果唔係慈禧嘅態度,朝廷豈敢如斯作為?!

歐盟發出外交會照之後,林門鄭氏仍然視如廢紙,今早更發噏瘋話「只係立場宣示,無實際內容表達」,徹頭徹尾一如慈禧。又或是支那共匪一邊廂經常鳩嗌「不得干預中国內政」,但另一邊廂就對德國政府審核黃台仰同李東昇嘅庇護申請「干涉德國內政」,有如郭嵩燾的翻版。

若是以清末歷史「借古鑑今」看當前的香港,可以預視得到接續下來會發生乜嘢事,只不過港共及在其後的支那共匪的尊橫霸道比清廷更甚,表面上更難對付;可是「西方列強」在過去的100年沒有如「中國」只管對「外敵」賴三賴四,懂得「自省吾身」而真正的自強起嚟;甚至是德國更完全否定納粹的一切,徹底的「覺今是而作非」。可以話「西方列強」同「中國」由1840年的船炮堅利 vs 馬桶陣的實力距離,今時今日係越拉越遠。

所謂「歷史給人類嘅最大教訓,就係人類沒有從歷史中汲取教訓」,清楚可見就是「中國」嘅常態。而且中国人只不過是沒有雉髮淨身穿洋裝的人形生物,所以唔會有打算要改變。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