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永棋出事之香港商界憨鳩三十年

劉鑾雄今早撤銷司法覆核《逃犯條例》修訂,無疑使反對力量有少少洩咗氣。佢為乜事撤銷,係咪同支那共匪威脅到佢同佢家人嘅安全有關,定係見港共傀儡政權放風將引渡「標準」由監禁五年提高到七年以為自己甩難就「四個大字,關人撚事」,就佢自己先至知。不過佢嗌撤銷JR 前夕,爆出支那共匪爪牙之一嘅陳永棋响珠海出事,可以話將商界嘅憂慮此消彼長。不過,我想講嘅唔係事件嘅發展分析,而係從呢兩個例子,睇吓香港商界以至普遍香港人對住中国共产党有幾愚昧,甚至可以話憨鳩。

香港商界進入1980年代開始「北望神州」,到97後更開始「除了中国以外沒有別的經商國家」嘅趨勢,一味唱好支那匪區如何可以搵大錢。另一方面,因應匪區「國情」,既要做盡唔少「枱底嘢」,又要做盡擦鞋事,為嘅就係試圖更接近支那共匪權力核心以取得更多嘅權勢,制衡同冚住啲「枱底嘢」同避免有乜「不測」都唔駛咁大鑊。

好多商賈唔明,呢種手法根本係無限輪迴 ── 做「枱底嘢」等如要搵人包庇,但包庇嘅人就拎住啲「枱底嘢」要佢做更多嘢;然後為咗要向提供包庇嘅人交代,又要做更多嘅嘢,而當中亦必定要有「枱底嘢」。就算明,都因為「洗濕咗個頭」焗住繼續,於是乎响得匪區做生意嘅人,十個有十一個根本都係一身屎。

然後的,為咗盡量使身上啲「屎」唔好咁臭,就走向爭取更高權力,一來為自己有更高層次嘅勢力包庇,鎮住較下層原本包庇佢嘅人,二來成為可以做包庇嘅人「收𡃁」,座大自己嘅勢力。嗰啲乜春政協人大,啲商賈其實係要嚟咁樣用。

只不過支那共匪係一個好講究身份背景嘅黑幫,當年有份上井岡山、25000里走佬嗰啲,或文革無最起碼做過紅衛兵首領、同過毛澤東有啲關係 (例如 Facebook 陳澍個老豆),先至叫做「根正苗紅」,否則只會視之為嘍囉,即係廣東話嘅「二打六」或者「臭四」。唔係「根正苗紅」的話,除非你天賦異稟特殊技能,否則必定只會成為鬥爭、統戰嘅工具,用得著你嘅時候就養住你,用唔著的話就一腳伸你走。但香港班商家佬因為過去嗰廿幾三十年係「用得著」,所以好多都水鬼升城隍,然後就「一朝得志,語無倫次」。陳永棋正正就係呢類人。至於「用唔著就一腳伸你走」嘅例子,最明顯莫過於劉夢熊。何志平?歷史中的沙沙石石而已!

除咗講究身份背景之外,支那共匪仲有一套沿襲自古代封建嘅「哲學」,所指嘅係「養貪、斬貪」。養貪就係藉縱容貪污養住堆所謂忠臣;但當皇帝權位不穩、社會出現動盪危機,就可以隨手執一個半個貪官推出午門,暫且宣示聲威兼收買人心;仲順便將所斬嘅貪官的財富收歸國有充實國庫。

過去支那共匪縱容貪污,党內有派系鬥爭就你斬我我斬你,就係體現呢套「哲學」。如今當前支那匪區正正出現皇帝權位不穩、社會出現動盪危機,咪大肆「斬貪」囉!但匪區能「斬」嘅不多,或是「斬」親將可能引發更大嘅危機,於是咪搵香港嘅二打六嚟「斬」囉。支那共匪明言修訂《逃犯條例》其中一個目的就係响香港「抄家」,就係實踐呢個「哲學」。

依家對班香港商家佬最大嘅問題,唔止係憨鳩鳩廿幾三十年來不斷被支那共匪响個頭到淋水,仲要係支那共匪「養」到全無危機意識,又或者係太習慣於擦鞋連自己個腦都洗埋以為中国共产党可以千秋萬世,結果党開始「斬貪」嘅時候都仲未知自己排緊隊囉。

就算响香港坊間,唔少港燦港豬都係咁上下思維,成日以為「祖国很強大」而盲目追隨支那共匪嗰啲唱好論調。連美中貿易戰、華為被封殺等等,除咗覺得「西方列強欺負中华民族」之外,就係認定「中国必勝」,懶理匪區一大堆經濟同政治危機擺正响面前。結果將會係點?遲早「人人都係陳永棋」囉。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