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訂《逃犯條例》之惡唔止大於23條

先啟:近呢十日八日公事極忙,故無暇寫文,有請大家見諒。其中我最應該講嘅汶萊伊斯蘭刑法,仲有大量資料要整理,請耐心等待。

港共傀儡政權借港男在台灣殺害女友嘅事件,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授權傀儡政權首長(即係特首) 可以就不同嘅引渡申請,即使是沒有引渡協議嘅國家/国家,作出批准。呢宗事件嘅邪惡之處,支那共匪可以透過港共拉人封艇當然係重點中之重點,港共傀儡政權可以為所欲為亦係重點,支那共匪小學雞習匪近平嘅動機,直頭係邪惡核心。

港燦港豬通常以「我討厭政治」認為無「激嬲中央」就唔會有事,但要知道支那匪區嘅所謂司法制度唔係「證罪前無罪」,而係掉返轉「被告自證無罪」,因而係可以濫告,亦因此「砌生豬肉」响匪區係司空見慣,呢個先係最大最大嘅問題所在。而且,要記住支那共匪小學雞多次講過三權合作、法院係協助政權管治的組成部份,即係支那共匪係可以利用法院進行操作,然後透過如果通過修訂嘅《逃犯條例》,想拉想鎖想斬邊個,都可以暢通無阻。

事實上,《逃犯條例》嘅修訂套用於支那共匪可以遍及嘅範圍之大,其實可以對香港進行「滅族」,事關假設支那匪區嘅執法同司法系統運作正常,亦可以事無大小都向港共提出引渡。例如「神州炮兵團」遇上公安掃場,走甩咗返得切香港都好,共匪可以話翻查夜場閉路電視同皇崗口岸嘅記錄之後,就可以提出引渡返東莞受審。或是以剔除九項商業罪行為例,商界以為可以走得甩而接受港共嘅拉攏,但正如大律師石書銘所講,商業罪案可以包含多個控罪元素,唔告你穿櫃桶底但可以告你刑事偷竊,咁就可以提出引渡。所以啲港燦港豬唔好以為唔關你事。亦已經唔駛講乜春「响大陸做生意好難避免貪污」呢樣嘢喇。

支那共匪咁做嘅動機,說穿了就係要加強香港嘅控制。但因為《中英聯合聲明》同埋港人曾經對《基本法》23條嘅反應,支那共匪知道唔可能直線進行;但又對香港的不歸順心心不忿,於是找尋任何替代方案。

對於支那共匪嚟講,修訂《逃犯條例》嘅好處在於可以以「香港本地法律」為幌子,避開所謂一國兩制嘅原則,而 (表面上) 唔觸碰到涉及《中英聯合聲明》嘅問題,然後以為英國殖民走狗、美帝走狗紙老虎無藉口話「損害一國兩制」;另外响實質操作上,如前述因為匪區法院提出檢控就可以向港共提出引渡申請,形同 Override 香港嘅司法制度,變相將《基本法》18條 ── 實施全國性法律,响香港執行,然後又去返(表面上) 唔觸碰到涉及《中英聯合聲明》。而又因為變相執行《基本法》18條,就是23條立法與否都變得唔重要,直接啲講「唔駛23條立法都可以拉晒啲反中亂港份子」,咁就解釋得到點解港共唔再急於23條立法,林門鄭氏為乜一定要對《逃犯條例》強硬闖關;當然仲可以見到支那共匪小學雞習匪近平有幾咁邪惡,變態至喪心病狂。

但好可惜,除咗「大劉」決定同港共傀儡政權豪賭晒冷,扑醒咗部份仲有腦嘅商界,甚至乎可以話係號召商界「叛變」而港共將陷於苦戰之外,支那共匪小學雞以為咁做可以蒙混過關,但西方列強點會諗唔到你啲套路吖。基本上今鋪港共同共匪面對住異常強大嘅「內憂外患」,未必咁容易過骨。但始終香港走街都係「我唔識政治」嘅白痴,預計在立法會之外,响輿論戰將會有連番惡鬥。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