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萊伊斯蘭刑法,遲早俾國際圍剿

汶萊蘇丹卜基亞 Hassanal Bolkiah 宣佈正式實施2013年訂立嘅伊斯蘭刑事法,包括對同性戀、通姦、未婚懷孕等「姦淫」罪行採取掟石死刑,偷竊罪斬手斬腳,引起國際高調關注,甚至提出讉責。平心而論,汶萊蘇丹「仆街呀」此舉確實將汶萊嘅宗教問題走向極端,甚至客觀而言可以話變態痴膠線。點解佢要咁做,除咗响宗教方面之外,其實仲有大量成因。

小弟先父係响汶萊首都斯里萬加灣 (Bandar Seri Bangawa,通常簡稱BSB) 長大;先母嘅阿媽,即係我阿婆係馬來奕 (Kuala Belait) 出生。現時仍有家族親人居於汶萊 BSB 市郊。縱使未必能完全了解情況,但夠膽講比起响香港其他人,包括嗰個經常對國際事務亂噏廿四嘅「知名國際關係專家」沈旭暉,點都會知道多一啲,就姑且拋書包做深入少少嘅分析。

首先講返少少基本資料。汶萊其實一直以來實行君主專制政治制度,包括1888年開始嘅英國保護國管治時期。要搞清楚,英國政府從來無宣稱擁有汶萊領土主權;英國只係向汶萊提供有如保安公司加管理顧問公司嘅「服務」,所以唔係殖民地;又所以好多只會民族主義上腦而唔清唔楚嘅友仔、支那共匪五毛黨話「殖民地」係超錯。英國保護國地位直到1984年1月1日結束,汶萊正式獨立,但英國一直根據協議派駐軍隊提供防務,駐軍人數一直維持在大約2000至5000之間。

汶萊原本有國會 (Legislative Council),响1959年舉行過唯一一次國會選舉。本來係英國打算响汶萊推行君主立憲制嘅安排,但响1962年,中国共产党支持嘅北加里曼丹解放陣線聯同响國會取得近半議席 (16 of 33) 嘅汶萊人民黨嘅內應發動史稱「汶萊起義」Brunei Revolt 武裝政變,政府宣佈實施緊急狀態,取締咗人民黨之後並解散國會,之後就實行委任制。現任蘇丹卜基亞响1967年登基,1984年獨立之後一個月零十二日嘅2月13日,直頭取消國會呢個制度,實行返有如睇古裝劇嗰種皇帝絕對權威嘅政治制度。直到2005年9月就「奏准」重組國會,但維持議員由蘇丹絕對權力委任嘅模式。

講呢兩段歷史目的,係俾大家可以睇到「仆街呀」本質上根本係一個專橫、嗜權如命嘅君王。另一方面,英國駐軍本身嘅目的確實係防務,但今次宣佈實施伊斯蘭刑事法觸碰到人權同人道呢啲國際政治最敏感嘅課題,英國隨時受到國際壓力而要「做嘢」,呢批駐就隨時就做咗「先頭部隊」。卜基亞有無諗到呢個國際政治危機?我睇就未必囉。

原因之一,卜基亞某程度上受緊沙地阿拉伯嘅恩澤,於是乎就以為可以在沙地王室庇蔭之下唔駛理所謂國際壓力;原因之二,只要了解返仆街呀在位呢五十二年來,除咗胡亂花費開採石油嘅收益之外,可以話毫無建樹。加上原因之三,查實汶萊啲石油開採係外判咗俾 Shell,而 Shell 分返俾汶萊政府只係細份,實際 Portion 就「商業機密」而仲未搵到。但所謂「分到嗰啲碎銀」都夠仆街呀買車起皇宮行宮、全民派錢免費教育免費醫療、油站平到笑 (電油 汶萊元 0.7 /L。BND1=HKD5.7)…… 引伸到原因之四,早在大約2000年,汶萊政府官員同皇室族人已經「呈奏」要為石油資源盡頭嘅經濟作出打算,但仆街呀唔知係唔想理定係唔理,近20年來經濟運作無任何大變動,繼續用 Shell 提供嘅碎銀「洗腳唔抹腳」。一個智慧水平咁「高」嘅人,點會諗到國際政治咁高深、宏闊嘅事吖!

再者,汶萊雖然有人數規模約一萬人嘅武裝部隊,但其實可以話只係卜基亞嘅御林軍而已,實際防務係由英國同澳洲駐軍,加埋常規會到汶萊東部淡布隆進行訓練而順便駐守嘅新加坡武裝部隊負責;再仲有係汶萊嘅金融結算系統係交由新加坡處理。一個管治體系其中兩樣最重要嘅事都係交俾外人管嘅政權,反映汶萊成個政府以至皇室係乜都唔想理。咁嘅管治心態會睇到國際形勢嘅可能性,我唔敢講無嘅……

唔係要踩低卜基亞,而係對比返佢老豆,即係前一任蘇丹Omar Ali Saifuddien III 响1962年政變被鎮壓之後借機向英國表明拒絕加入馬來西亞計劃,逃離巫統班大賊嘅魔掌,卜基亞乜嘢水準,客觀自有定論啦!

講返今次伊斯蘭刑法單嘢。其實有一個非宗教方面嘅客觀因素,就係汶萊經濟不穩,而且問題積累咗起碼15年以上。原因就係一直幾乎只有石油開採為國家單一財政收入來源,不論國際原油價格升跌,都係坐食山崩之勢;汶萊貨幣同新加坡元1兌1,坡紙弱勢可以刺激出口,但汶來可以出啲乜嚟搵錢?!更攞命嘅係汶萊人口由1990年嘅26萬一直上升到2017年嘅43萬,人口多咗接近七成,繼續全民「乜都免費」但又無增加財政收入來源,仲唔食窮你仆街呀咩!

而汶萊人就係慣咗「乜都免費」,唔止出現養懶人嘅情況,甚至乎對於個社會發生緊乜嘢事都唔會有感覺。唔好話經濟呢啲咁高層次嘅事,兩年前我返過去幾日,堂哥載我去食 LUNCH 又剛好係放學時間,响學校區可以因為海量接放學嘅私家車搞到塞車塞到「拉手制」超過10分鐘。堂哥話日日如事,而我追問「有無人覺得有問題」佢嘅回答係「無」,就反映汶萊社會上普遍係唔會有意識要改善經濟。簡單而直接啲講,即係仆街呀自己諗掂佢。然後就走返轉頭 ── 佢有諗過咩。

但所謂「最鋒利嘅刀都有生銹嘅一日」,又或係「紙係包唔住火」,汶萊嘅經濟危機陸續浮現出嚟,卜基亞幾唔想理都迫住要面對。但好可惜,經濟改革嘅黃金時機其實已經過咗,即係想搞都無得再搞。見住一個爛局又苦無對策可以點做,最好嘅方法咪訴諸神佛囉。相信大家應該意會到汶萊今次實施伊斯蘭刑法,不過是仆街呀嘅無能而致,要搵塊遮醜布,並順便壓住國內嘅不滿情緒。

前段雖然提過汶萊國內普遍啲人係無感覺,但查實唔係全部,做生意嘅就好清楚國內經濟出現乜嘢問題。兩年前我返去住响堂哥屋企,有一朝起身出屋外散步同玩貓 (當地好多貓),隔離屋見我生面口就過嚟問兩句,知我係「隔離屋嘅親戚」就帶我入去佢度坐傾計吹水傾咗超過一個鐘。佢係一位馬拉佬商人,有 Datu 身份的,清清楚楚講晒汶萊嘅經濟出現咗乜嘢問題,就係Exactly 前段所講嘅嗰堆。

重點唔係證實我講嘅係有根據,而係引證當地商界其實好清楚汶萊嘅經濟陷入困境。一如香港《逃犯條例》修訂劉鑾雄「起兵」,可以預計汶萊商界有一股潛藏嘅政治壓力,爭在唔知幾時爆發咁解。响呢個條件之下,卜基亞必定諗辦法壓住呢股力量,而汶萊人口逾六成係穆斯林,最好嘅方法係乜,都唔駛再多講啦!

人權、人道的確係要保障,呢個無價講;而响另一方面,支那共匪响過去十幾年不斷染指汶萊嘅經貿活動,其中包括連接汶萊東西兩部嘅Temburong Bridge 淡布隆跨海大橋,

兩個總承建商分別係南韓大林產業 (DAELIM) 同中國建築。當望見仲有支那共匪呢個超級惡霸响度,國際政治舞台仲唔響晒警號咩!無錯,汶萊所餘嘅石油不多,但地理上剛在支那共匪嘅「九段線」最南一段;而响婆羅洲同馬來半島之間嘅海域仲有幾多石油、天然氣係一個未知之數,但支那共匪攞到汶萊以至整個婆羅洲西岸嘅控制權….. 你懂的。就是人權同支那共匪兩個因素同時存在,汶萊仲唔係等俾國際圍剿!

另一樣要提到嘅,就係汶萊人其中兩個生活習慣。一個係揸車去砂朥越 Miri 吃喝玩樂,另一個係去將汶萊一開為二嘅砂朥越林夢 (Limbang)。去做乜?聲色犬馬樣樣齊。呢兩個生活習慣反映出汶萊人都唔係只會逆來順受。仆街呀 個如意算盤未必打得響。

順便講個冷知識俾大家知,當年「香港女星汶萊賣埠」單嘢,查實顏X汶佢哋嘅「開工」地點唔係汶萊,而係林夢。只不過要由香港去林夢最方便嘅方法就係搭飛機去到汶萊首都BSB再坐大約兩小時車。

再回顧稍遠歷史,砂朥越王國 / 布魯克王朝嘅出現就是因為人民對汶萊蘇丹嘅不滿作出反抗,由古晉開始一直向北發展,到1884年林夢在連英國政府都介入,叫汶萊蘇丹「放手啦」之下落入砂朥越王國第二任國王 Charles Brooke 手上,咁就汶萊從此一開為二。借古鑒今,歷史可會重演?或是我會有另一個講法 ── 完成 Charles Brooke 未完成的目標,拭目以待。汶萊蘇丹今次係辣著全世界,加埋支那共匪响側邊,「西方列強」好難唔郁手。

後記:
1. 一定有人想問我擔唔擔心再返唔到汶萊。我嘅答案係「响 BSB 要搵嘅人都搵晒,關於我老豆嘅事要查嘅都查晒;況且,汶萊嗰種膠法完全超越比利時+荷蘭,膠到連買電話SIM卡都可以被老點嘅,我完全頂唔順。等 仆街呀 倒台甚至整個皇室被篡先再去都未遲囉」
2. 沈旭暉話「執行的機會極少」,簡直廢話中之極品。敢問呢條葉國華豢養嘅走狗係咪掟死一個半個無問題吖!唔好話伊斯蘭政治佢識條柒呀,南洋相對較容易理解嘅新加坡 同馬來西亞,佢都寫/講到一塌糊塗,仲夠膽講更膠幾百倍、複雜幾千倍嘅汶萊?
3. 沈旭暉一直想叉隻腳去砂朥越。佢舊年509大選前後搵人寫砂朥越。而寫嘅嗰個人……唔好意思,我哋兩家人响古晉係世交來的,仲要兩家人嘅祖居相距大約100米。所以嗰篇文嘅質素係「咁」囉。奉勸沈生做人要「識路去柳州」;唔好諗住有朵有牌頭、收葉國華錢就可以打橫行呀!唔係無人勸過佢唔好掂南洋嘢架!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