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縣,國民黨始亂終棄的地方

上星期去咗台灣,為公亦為私。本來行程安排有啲緊密,所以預留多一日做後備,為免有所閃失做唔晒啲事就麻煩。後來臨出發前發覺似乎真係多咗一日,跟住就諗「台北要行要去嘅地方都去晒,但又唔想租車揸去第二度,即係要搵啲要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嘅地方去」。突然靈光一閃,好似有度地方一直想「返去」但又一直未有時間,講緊嘅就係金門。請教過經常遊飛機河又去過金門嘅台北朋友「即日來回」的時間及行程的可行性之後,就決定買機票。

見到「返去」呢兩個字,大家應該會諗到「家鄉」呢兩個字。然後的就想問「喂,你又話家族自古晉同汶萊?金門又關你乜事?」

我過往講過南洋華人啲歷史都幾複雜。亦無可避免的所謂「慎終追遠」點都追到去中國。以1984年獨立為界計算,汶萊華人嘅祖先逾七成來自福建,當中絕大部份就係金門,包括我阿爺 (以至太公)。仲有,近日遭國際圍剿嘅汶萊蘇丹 Hassanal Bolkiah 嘅家族皇室,其實係由一位根據有限歷史資料推斷來自金門烈嶼嘅黃森屏扶植建立。所以我話「返去」金門唔止係正確講法,汶萊同金門係有好密切嘅淵源。

根據屋企人所講,我阿爺响1950年前後離開汶萊,最後的消息是身在金門,但就下落不明,總之同响汶萊嘅親屬失晒聯絡。對接埋我父母嘅歷史,總覺得我有需要返去了解一下;最起碼要如武俠小說常見對白「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根據嗰位成日遊飛機河嘅台北朋友建議,我訂咗 STD 0740 松山去金門嘅機票。0700 去到松山機場 check-in,但有公佈金門機場濃霧關閉,所有乘客等候通知。

正當打定輸數無得去,同朋友 LINE 諗緊留响台北一齊去邊度玩之際,突然有廣播我班機飛得,咁就梗係繼續行程啦。

因為我要去嘅係通稱小金門嘅烈嶼,去到金門機場之後仲要去碼頭轉船。問機場個遊客中心搭車去碼頭嘅交通,得到嘅答案係「除了的士以外沒有別的交通工具」。其實有巴士嘅,但要搭到去金城區 (可理解為金門市中心) 再轉車,預算總車程要1.5小時;搭的士就15分鐘,盛惠300台幣。從政治角度都可以理解點解無巴士由機場直達碼頭,事關嗰度既係「金烈航線」之外亦係「小三通」碼頭。既要阻礙一吓共匪 / 投共份子,又要益吓當地的士司機。

金烈航線半小時一班船。响碼頭等候期間,碼頭職員推銷租電動電單車服務。我問職員烈嶼上面有無公車、計程車之類,職員直接了當回答「你不租車甚麼地方都不用去」。坦白,我無電單車牌,但以前有揸過「大膽車」;而職員話唔需要駕照,咁梗係照租啦。

收費台幣100 三小時,加鐘30一小時,過1730後還車另加100;島上有三個服務站可以換電,每次30。中途無電可以「救車」盛惠100。都焗住俾㗎啦。

金烈航線採用嘅係中型雙體船,載客量約200人;船尾可以上電單車,其中一艘船仲可以上私家車/微型貨車。航程16-18分鐘,唔可以話近。上岸之後就租車,然後出發。

行咗大約10分鐘,就去到「八二三炮戰勝利紀念碑」

我見到嘅嗰一刻心諗「你老K打少陣飛機啦仆街」。事關歷史上,國共內戰去到1949年尾,蔣光頭敗退台灣之後,蔣、毛兩魔就繼續响沿海打過你死我活,其中共匪就不斷向金門烈嶼射炮。史稱「金門炮戰」一直持續到1979年休止,背景應該係美中建交而共产党見蔣二世終被廢武功可以慳返彈藥,但國民黨竟然話 「炮戰勝利」…… 跟住我隨即諗起二戰之終結,明明係美國掟兩粒原子彈去日本,但老K 又係話「抗戰勝利」。呢種精神勝利法我真係識條春。

由於尋親過程比想像中順利,因為過咗呢個「老K打飛機紀念碑」無幾耐就到咗東林鄉並成功搵到親友,仲搵到我阿爺嘅靈位而要去拜山,所以無乜點影相。

東林鄉連同側邊嘅西宅鄉依家完全人跡罕至,慣咗香港嗰種人煙稠密真係會以為去咗個死城。據親友們所講東林同西宅曾經係烈嶼最繁盛嘅村鎮,事關响蔣魔二代時期,整個金門縣駐紮逾10萬重兵,烈嶼嘅軍營就係毗鄰東林鄉。啲兵哥都要食飯嘛,要同台灣嘅屋企人寫信寄相聯絡嘛,咪大把生意做囉。

但去到1980年代中後期,蔣二世見共匪無再射炮就逐步削減駐軍,東林嘅繁盛開始不再,我啲叔伯嘅舖頭都關門大吉。事實上,整個金門縣目前人口得13萬,烈嶼得返12,000,仲有乜生意可以做呢!

撤兵之後老K對金門,尤其是烈嶼嘅經濟同社會狀況做過乜吖?小三通嘛,但大部份乘客都只係借金門做「跳板」往來匪區同台灣本島,根本對金門嘅經濟同社會狀況無大幫助;甚至乎因為烈嶼只有水路交通連接金門,衰啲講其實同孤島無乜分別。可以肯定在過去逾30年大部份由國民黨主政嘅時期,老K都對金門縣愛理不理。

烈嶼鄉親一直要求興建道路橋樑連接金、烈,但老K 去到馬英九晚期先至郁手,可是又係估計招標有弊案而一路拖延。直到民進黨蔡英文2016年上台,先至透過重新招標而真係有實質進度,預計明年9月完工。下面 Google 衛星畫面見到,已經起咗大約一半,正常的話應該可以如期通車。

前面講到我由台北搭飛機過金門都有阻滯,其實金門機場自1987年啟用以來一直受「南風天」導致濃霧嘅影響,經常要因此而臨時關閉。但老K 直到2003年先至裝設ILS導航降落系統,叫做稍為有改善,中間嗰16年,老K 仲唔係當金門嘅鄉民無到,咁就係過咗海就神仙啦。

雖然好彩地可以如期响晚上搭飛機返台北,但因為金門機場原來由4月6日開始 closed due fog weather 至9號1400先至正式重開,積累咗大量滯留旅客,航空公司要處理 Stand-by 客就唔關我事,但有人就要食同疴嘛….. 我大約1900去到金門機場 Check-in,機場得兩間食肆,其中一間 All Sold Out,另一間就飯餐賣晒,麵餐得返三款。想問老K當初起呢個機場時無預計呢啲突發情況㗎?講緊「南風天」濃霧係金門之日常喎。

金門近年仲有話要搞廈門供水管道,雖則撇除支那共匪嘅政治而單純地理上係適合的,但如果老K 幾十年嚟唔係淨係識打仗 (打飛機) 而乜春民生事情都唔做,支那共匪點可能有機可乘打算重演東江水握住香港咽喉嘅戲碼?! 根本講到尾,老K 對金門嘅態度一如共匪嗰種用完即棄 ── 要駐兵就識,要打仗搵人做炮灰就識,撤咗兵就關人撚事,就係事實。本來我對國民黨已經極度厭惡,經過今次金門尋親之旅,更變得想將老K碎屍萬段,打落無間地獄永不超生!

後記:我一直推斷我阿爺係死於金門炮戰,今次返到去,由親友口中正式確認證實。引伸出嚟,以國民黨咁鍾意講論資排輩,老K 們緊記對住我應該點樣態度,包括响香港嘅藍營餘孽,唔好咁多嗲。而「人渣朗」嗰啲侮辱過我老豆嘅仆街仔,你死十次都唔掂呀!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