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公路意車禍,人為白痴錯誤鑄成大錯

今早西九龍快速公路近西隧入口發生嚴重交通意外,一輛城巴撞向一部故障停响行車線嘅貨車,撰文一刻已造成兩人死亡。睇晒網上流傳嘅相片、車CAM片,肯定意外成因一定唔係啲報館、電視台搵嗰啲專家講嘅車速問題;而城巴車上張司機櫈飛埋出街,亦唔係啲濕鳩政客以為萬能嘅安全帶可以保障安全。加埋各路友好提供嘅資訊,可以話係一宗因多個白痴錯誤造成嘅不幸。

事發位置係西九龍快速公路,但是已經過咗「富榮花園出口」;路面已屬西隧管制區域。

有來自友好方面嘅消息指 0917 已有駕駛者見到故障嘅貨車。如果呢個消息屬實,相對城巴直鏟埋去意外發生時間係大約 1015,嗰一個小時裡面,西隧管理公司搞乜春?先唔好話出動拖車而收費司機必會拗數,但就是睇片睇相見唔到警車或西隧公司的巡邏車,亦唔見有警察或西隧公司嘅職員指揮交通,西隧管理公司擺明係失職。

BTW,警方响頭先見記者時話「不屬西隧管制範圍,但具體意外位置仲要有待調查」,家陣有圖有片有真相。港共傀儡政權又想包庇支那共匪中信泰富呀!

响任何道路壞車,都係盡可能將架車駛埋一邊。根據報導,出事貨車係爆胎,理論上其實仲可以駛去路肩,頂多係條呤花咗或變形。但個司機無駛埋去,已經係第一項處理程序錯誤。另外,報導又指到場維修嘅師傅指貨車上太多貨物,要求貨車司機卸下部份貨物先至進行換胎,呢個又係勁無腦嘅行為。

根據《道路交通(快速公路)規例》(Cap. 374Q) 第7條,行人唔可以响快速公路上走動,基於呢個原則,係唔可以搬貨;即使第23條「因意外或緊急事故而正獲得或給予所需協助的人獲得豁免」,如前述所講,架貨車其實唔係行唔到,可以駛埋路肩。即係話連個維修師傅都犯咗一個白痴嘅錯誤,又或者埋下咗更嚴重危機嘅伏線。

在於架貨車嚟講,最錯最錯嘅就係响無任何向後方車輛發出告示嘅情況之下打開尾板。先唔講「向後方車輛發出警示」呢樣仲涉及到運輸署嘅責任所在,打開咗尾板就遮晒車尾啲燈號,就好似以下呢張相片咁

加上肇事貨車嘅貨廂係白色,有時真係好難及早察覺而採取補救行動。綜合呢兩項嚟講,千錯萬錯就係無駛埋路肩嘅錯,然後就鑄成大錯。

响歐洲、台灣、中国,都有法例規定,壞車的話司機要盡切實最大可能將車駛埋路邊,並且要在車後最少50米擺放「緊急三角標誌」向後方車輛發出警示。所以响歐洲、台灣以至中国,所有車輛出售時都配備最少一個「緊急三角標誌」;香港出售嘅歐洲車都有呢個東西,就係咁解。

涉事嘅貨車有無就唔肯定,但如果有擺到「緊急三角標誌」,都未必有咁大件事。不過,運輸署竟然係叫人唔好擺。

道理上,因為快速公路嘅車速而唔好擺,好似係啱。响歐洲或台灣,都係要車上嘅人盡快撤退到路邊為先,但盡可能响安全嘅情況下擺放「緊急三角標誌」。香港就直頭唔好擺,簡直係白痴。

而加上西隧或警方响壞車到車禍發生之間嘅一個小時無到場採取任何適當行動,就成為鑄成大錯嘅另外一個因素。

至於架城巴,暫時以我哋所知係開工後第二轉車,理論上應該唔會有疲勞駕駛嘅可能,但當然仲有待警方嘅調查。從流傳嘅車CAM片睇到,城巴車長應該有剎車但就收制不及,呢個情況其實同香港嘅駕駛訓練有關。事關香港由考牌開始,到政府嘅所謂宣傳教育,在緊急時只有「獨孤一味」踩迫力。但响外國,尤其是歐洲,「救車」要採取嘅動作唔一定係踩迫力,而係要因應當時路面狀況,可能係扭軚閃避,甚至乎係加速。多條車CAM 片顯示,當時响城巴兩側都係空的,司機係可以扭軚過線避過呢一劫。

另外,又係由考牌開始,唔鼓勵甚至可以話禁止司機要盡早觀察及採取行動。以往我就講過,考牌要爬頭係要駛到距離「死車」少於兩個車位 (大約10米),先至好做觀察、打右燈、抽頭。但响外國,司機嘅視線目標放得越遠越好,响高速公路要100米或以上。以今次車禍為例,城巴車長應該去到 剛過咗「西隧出果欄」天橋 ,望到嗰部貨車(如下面截圖,紅色標記如貨車的大約位置)嘅時候就要評估係咪壞車唔郁,唔係齋睇有無燈號,係睇架車有無移動嘅跡象、或其他異樣,然後就採取行動。

城巴嘅車長訓練有無教我哋當然唔知,但基於考牌制度同合格要求,加上長久以來响路面嘅觀察,香港人揸車真係唔會望咁遠而一早諗定有乜 Contingency 要準備。

由此可見,今次車禍根本係可以避免,但就係一大堆白痴錯誤就搞到無咗兩條人命。更重要嘅係,如果貨車真係九點幾就「跪咗」,有一個小時俾警方同西隧處理都唔搞,呢個責任就絕對不容推卸。最後,願兩位死者安息,家屬折哀。

備註:**本篇為與 HK Bus Channel 共同撰文**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