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紫棋合約糾紛,演藝界的黑暗面

鄧紫棋前晚失驚無神爆Seed 同經理人公司出現糾紛並終止合約,我真係嚇一跳。原因係GEM 同張丹間蜂鳥音樂合作咗11年;雖則張丹之前都同 SOLER 搞到大大鑊,但 GEM 一直(表面睇)相安無事,正常係唔會有人諗過 GEM 份合約都有問題。而 GEM 份聲明講到明一直忍氣吞聲,反映 GEM 今次唔係個別事件,張丹係一個好有問題嘅經理人。

另外,唔計 Soler 嗰單,我之前都從傳媒報導得知好幾宗呢類藝人合約糾紛,有香港有台灣,反映藝人合約問題真係好普遍。

首先要同 GEM 講句公道話。好多人拎住佢啲疑似「投共」言論而落井下石,我認為唔係太恰當。一來,客觀嚟講,公眾看待藝人應集中於佢嘅演藝作品;二來,論「投共」,GEM 拍馬都追唔上曾志偉、陳百祥、譚詠麟嗰堆仆街;三來,藝人嘅工作好多時係身不由己;更是四來,單純 GEM 今次嘅聲明,似乎更清楚「投共」嘅源由好可能係來自張丹而未必係 GEM 自己,更唔應該針對人。我甚至對於有人拎住佢「上海出生,移居香港」嘅身世背景嚟大造文章係感到反感,原因係响政治角度,要反共就要對事,唔係對人。唔計依家响獄中受緊嘅梁天琦都係由中国移居香港,點計都好,GEM 總算對香港社會有所付出,或最底線嘅係無貪圖本港社會福利。

講返正題,經理人嘅角色同職責,係為藝人處理工作接洽、日程安排等行政工作,讓藝人可以專注於演出;或是對歌手而言,唱片公司負責製作統籌、發行銷售、宣傳嘅工作。正因為經理人或唱片公司嘅角色同職責,變相操控住藝人嘅事業前途嘅生殺大權,於是乎就有唔少經理人或唱片公司會亂嚟。

經理人公司或唱片公司同藝人之間多數都有簽訂合約。正常嚟講,份合約係寫清楚權責,但唔少經理人/唱片公司等演藝機構捉住藝人總想住要大紅大紫唔敢得罪公司嘅心態,加上搏藝人唔熟識法律 (尤其是新人)而亂寫條款。目的係榨盡個藝人,或是「紅唔紅係我話事」對照藝人唔敢得罪公司而能操控住個藝人,甚至有其他不軌圖謀。以我所知,最常出現嘅仆街條款最少有以下兩種情況:

  1. 抽佣計算方法留有灰色地帶;
  2. 藝人不能以不合理的理由拒絕公司安排的工作

抽佣條款可以造成剝削
先講抽佣。表面上有數可計,例如電影票房、劇集賣埠、唱片發行量等等。撇除「篤數」,隨住社會文化轉變、科技發展,就有好多灰色地帶。例如廿幾年前,李克勤同星光唱片出現合約糾紛,具體細節我當然唔太清楚,當年嘅報導指係克勤不滿版稅計算方法,幾乎對簿公堂。江湖傳聞關於卡拉OK 點播率嘅嗰一部份。

歌手收入係靠版稅,版稅來源除咗出碟,依家就仲有 iTunes、KKBox 下載/訂購率。依家卡啦OK 式微啦,但當年係會計算埋卡啦OK 播放率。出碟銷售量姑且有 IFPI 監察住,iTunes 或 KKBox 條數都好難呃;但加洲紅、NEWAY、BIG ECHO 之類嘅卡啦OK 嘅點播率,真係無實在嘅監察機制,呢條數就真係可以任「篤」!

不能拒絕工作可以將藝人置諸死地
工作安排嘅條款咁寫,原意係基於藝人同經理人公司/唱片公司/電影公司/etc 存在互信嘅基礎,方便安排工作。但「講個信字」嘅相反就是「魔鬼細節」── 何謂「不合理」理由,可以口同鼻拗。結果就有唔少立心不良嘅公司,利用呢個法律條件任意魚肉啲藝人 ── 公司可以亂接JOB、狂接JOB,但藝人無得推JOB。藝人只要 SAY NO,公司唔老嚟起上嚟就可以認為違約,繼而起訴藝人。我估計 Soler 當年應該因為呢種意思嘅條款而出事。

呢種條款嘅恐怖之處,就係成為經理人或演藝機構嘅尚方寶劍,甚至為非作歹。以 GEM 今次件事為例,似乎係張丹不顧 GEM 嘅個人時間需要狂開 SHOW,GEM 疑似頂唔順叫停,但因為可能合約有「唔可以推JOB」嘅條款,張丹於是夾硬嚟,結果 GEM 「爆煲」而搵律師並且爆大鑊。

況且,就係可能有「唔可以推JOB」嘅條款,GEM 焗住要受張丹嘅擺佈,那管係向共匪獻媚都無得推。所以,照事論事,就算幾憎 GEM,真係唔應該對佢落井下石。

不過,唔係黑心,GEM 今次其實算係小兒科,事關 MeToo、南韓女星張紫妍2009年自殺事件嘅背景,亦都係呢種條款而導致。經理人做扯皮條,利用合約迫張紫妍「接JOB」。

就算唔搞出人命,唔係轉行做扯皮條,一樣可以「以工作為名」性侵犯藝人,例如台灣最近就爆出導演鈕承澤借 Casting 「劇情需要」非禮、強姦女演員嘅事件。雖然未必直接關合約條款事,但就肯定反映演藝界嘅黑暗。

再就算無侵害他人,呢種合約條款足以摧毁藝人嘅前途。事關「違約」二字可以「告到破產」;就算唔告,公司又唔迫藝人就範,但可以就「掟入雪櫃」;然後就編造輿論,施壓就起碼啦,使就算解約都難以投向其他公司,意圖使藝人「永不超生」,呢種先至夠晒黑!

例如徐懷鈺响2011年被起訴違約。據當年嘅報導,事件背景係佢被當時經理人公司享鴻娛樂接咗一個响杭州嘅登台表演,但佢去到先至知仲要「順便」老細飯局。Yuki 覺得受辱、認為有人身安全威脅,夤夜逃回台灣。但享鴻拎住份合約「唔可以推JOB」嘅條款起訴佢,要求賠償1000萬台幣。後來,曾任民進黨立委嘅資深藝人余天介入,享鴻都唔肯收手,甚至有小道話「就是要她永遠消失於演藝圈」。幾經斡旋都只係肯「收順啲」,400萬台幣結案。

我另外仲有一個諗法,就係徐懷鈺出道時同滾石唱片簽訂嘅嗰份合約都可能有類似條款,否則滾石高層姚鳳群唔可能公開炮轟佢「唔聽話」,有大量「傳聞」話佢耍大牌之類,鋪陳出响台灣有一股不利 Yuki 演藝事業嘅輿論氣氛,唔係都唔駛離開滾石之後,浮浮沉沉的只會遇上享鴻之類嘅仆街公司,要捱到近兩三年遇上天熹呢間相對正常得多嘅公司,事業先至重新殿定基礎。

呢幾個例子可以睇到,演藝合約有好大嘅問題。無錯,歐美演藝界都存在類似情況,MeToo 亦係咁嘅條件下出現,但歐美嘅演藝圈仲有「維權」意識同組織真係會做嘢,台灣嘅演藝人公會近年亦開始做唔少保障藝人嘅工作,但香港呢?想問古天樂、田啟文等人仲想等到幾時?係咪要再死多幾個藍潔瑛先至做嘢呢?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