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珮帆狙擊新款巴士樓梯走光,政治任務曝光


九巴新引入的 Volvo B8L / Wright Eclipse III 車身雙層巴士,樓梯採用玻璃設計,又引嚟長期關注裙底走光嘅巴基斯坦野雞大學假博士葛珮帆出招,先唔講佢識唔識巴士呢樣嘢,淨係睇佢封信話「近日」而封信嘅日子係部車正式服役嘅第一日,已經「人唔笑狗都吠」;或換另一個角度去睇,佢係有備而嚟。另一樣就係,樓梯係响巴士嘅 offside,真係要「昅嘢」就要冒被車撞嘅危險,野雞假博士諗都唔諗就出信,即係擺明車馬為做而做。

先講返架車。好唔好睇就見仁見智,在我個人嚟講,就唔係好鍾意個玻璃樓梯嘅設計。原因唔係好唔好睇嘅問題,而係從機械角度,玻璃嘅體積重量比鋁合金板重好多,而樓梯範圍其實無必要用玻璃。至於點解英國會出現呢種設計,可能同氣候有關,始終歐洲嘅氣溫無香港咁高,於是好鍾意增加室內採光程度;相對地,香港甚至新加坡熱到咁,理論上係應該減少室內採光。

至於「走光」嘅問題,除咗要「昅嘢」要冒被車撞嘅危險,而理論上無乜可能之外,玻璃下緣離梯級面嘅最少垂直距離>500mm,即係已經到一般身形嘅女性嘅膝部以至大腿,除非著「摟屌裙」,否則「昅條毛」咩。進一步證明巴基斯坦野雞大學假博士無視察過部巴士,純粹膝撞反應「無事搵事做」。

巴基斯坦野雞大學假博士點解咁關注裙底春光問題,甚至係長年累月去跟進,你估真係關注婦女權益咩。讀吓殖民主義歷史,會好清楚知道佢不過都係執行黨嘅任務。

首先,認真而客觀講,走光呢樣問題,某程度上係攞嚟講,關鍵唔係女士們嘅衣著,而係不論男性定女性嘅思想心態。正如我有講過「前世未見過女人咩」,唔會對女性身體有乜嘢大驚少怪,懂得對女性身體嘅尊重,根本就唔會有興趣要昅裙底。呢個係涉及性教育嘅問題。但香港嘅性教育,根本只係 part of Biology,綜合而言只係鼓吹「性壓抑」,視性為禁忌。然後的,就有好多嘢可以無限上綱,於是乎就連走光都可以作為議題。

唔係話唔要關注走光,但睇返巴基斯坦野雞大學假博士嘅「戰績」,連埋今次架雙層巴士,根本可以話矯枉過正。就以扶手電梯玻璃為例,唔好話歐美(一陣又話外國觀念唔適用於「中国人」),又唔好話台灣或新加坡,支那匪區大把地方都係咁啦,點解硬係要响香港嘈呢樣嘢呢?

因為將走光問題無限放大,建構成一種道德準則,使性壓抑、視性為禁忌嘅觀念所涉獵嘅範疇擴展,進一步推進社會上嘅道德批判氣氛,繼而形成一種自我約制嘅意識形態。而响香港咁做,就係一種殖民主義嘅手段。此話何解?

殖民主義嘅仆街之處,除咗係進行掠奪之外,係殖民主部署掠奪嘅過程要加以控制殖民地住民,包括經濟甚至思想。其中我過去講過,葡萄牙响16世紀開始响非洲進行殖民擴張,其中一種手段就係藉天主教改變殖民地住民嘅思想、價值觀,使之與葡國佬相近;另配合經濟及政治手段以便進行控制殖民地人民歸順。將呢段歷史套用於香港,支那共匪嘅經濟同政治手段就唔駛多講啦,但共产党係無神論,無得用宗教改變香港人嘅思想、價值觀,就從其他方面著手囉。而「道德」呢樣嘢唔係宗教,但就係價值觀念,而且可以具體化解說演繹,可以作為批判嘅指標,即係可以要嚟「鬥爭」啱晒支那共匪嘅口味囉。就例如裙底春光,可以教人唔好「昅」,亦可以好似巴基斯坦野雞大學假博士咁,對任何「走光」風險作出批判。

而對於支那共匪嚟講,有關性禁忌嘅「道德」除咗要嚟試圖控制香港人嘅思想之外,最重要嘅係達至性壓抑,配合經濟手段 (推高樓價、收緊公屋入住條件等)同政治手段 (單程證),壓制香港人嘅生育繁衍,為從匪區輸入殖民鋪路。若再宏觀的去理解,巴基斯坦野雞大學假博士關注走光只係其中一個手段,耶教嗰種道德批判更加係重點,尤其是所謂「貞潔運動」有意無意鼓吹禁慾。

所以話巴基斯坦野雞大學假博士係咁講走光,根本就係執行党的任務,只不過如今次對於部新款雙層巴士查都唔查就出手,柒到核爆就真係露晒餡出嚟。

為免啲偽女權份子亂嚟,我必須要講清楚,唔係覺得「走光」無問題,而係要處理呢個問題唔係巴基斯坦野雞大學假博士咁嘅處理。真正嘅處理方法,係做返好性教育。但支那共匪只想學葡萄牙、西班牙,唔駛旨意會做返好囉。上綱上線咁講,香港一日仲係「特別行政區」,一日個社會都唔會正常。

備註:置頂相片由 HK Bus Channel 提供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