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共傀儡政權向韓國遊客「潑污水」

來自共匪治區的遊客超負荷,加埋走私客螞蟻搬家迫爆港九新界東涌,搞到天怒人怨,但港共傀儡政權為咗執行黨的命令就一於闊佬懶理。一直以來,由小弟提出質問「旅遊業只有中国市場」,港共傀儡政權都當我臭四而只有避而不答,支那共匪想點都唔駛多講啦。只不過支爆進行中,共匪灌唔到咁多蝗蟲落嚟香港,港共可以做嘅就係「黃子華魚蛋」── 質低埋其他遊客嘅來源同收益。

以支那共匪嘅鬥爭思維,只要搞到香港人唔只對住支那蝗蟲喊打喊殺,係對任何國籍嘅遊客都有怨氣,咁就成功喇。不過,匪區以外嘅遊客响香港真係無乜破壞,對共匪嚟講都幾難入手。今日有報導話韓國旅行團响尖沙咀碼頭搭巴士去旺角阻住香港人搭車,好明顯就係想編造「唔止蝗蟲影響香港人生活」嘅輿論出嚟,作為鬥爭嘅開始。

唔好話篇報導係壹週刊而覺得我係小題大做上綱上線,但撇除壹傳媒係咪有匪諜呢個陰謀論,家吓啲記者收到情報搵到 Sound bite 就會去做隻故仔。問題在於乜水放呢啲情報俾記者。報導入面訪問到嘅市民都唔覺得有乜大問題,就可以相信個風唔係路人甲所放。會唔會九巴放?一來呢啲旅行團「玩」咗幾呀年,九巴都好識得應付,二來呢啲「鴨仔」都係真金白銀俾錢搭巴士,有生意邊個會嫌呀!講到尾,港共傀儡政權嘅可能性係最大,甚至套用返前段嘅「鬥爭思維」,更可以話係肯定添啦!

韓國「鴨仔」响尖碼搭巴士落旺角根本唔係新鮮事物,係做咗幾呀年嘅行程安排。而且會有呢項行程嘅唔止泡菜,過去仲有日本、鬼佬、台灣團,只不過日本、鬼佬、台灣嘅團客大幅減少,先至少咗。韓國之所以仲係團客為主,係因為語言溝通嘅問題。幾十年嚟都存在嘅事一直唔講,無啦啦今時今日撩出嚟,仲唔係玩嘢咁係乜?!

雖然韓國唔係無雙層巴士,但仲係好少數,據柴文瀚報料只係响京畿道。同埋香港嘅雙層巴士始終係一種對遊客嚟講係好獨特嘅體驗。事實上,以我嘅觀察,九巴一直都知有旅行團搭巴士,响嗰段時間都有略為調整班次;況且啲「鴨仔」去到登打士街附近就會落車,响嗰度等車嘅客變相容易咗上車,可以話對民生嘅影響唔係大,甚至可以話比起支那蝗蟲嘅影響簡直微不足道。

另一方面,當年保育尖碼運動,其中一項論述就係以「旅行團搭巴士」向港共傀儡政權嘅「拆站改建露天廣場可以促進旅遊業」嘅主張進行極地式屈機重擊。之後再延伸到香港旅遊政策遭到小弟連番核爆級追殺,結果成功爭取之外,政圈亦陸續有人識得用「旅遊業只有中国市場嗎」嘅論述不斷向港共傀儡政權迎頭痛擊「打到爆缸」。如今出現呢篇報導,縱使未必係針對小弟,但好明顯係「打著紅旗反紅旗」嘅共匪鬥爭手段。

呢篇報導,我認為除咗「臭蟲論」向韓國遊客「潑污水」編造「影響香港人生活嘅唔止支那蝗蟲」嘅輿論之外,仲有另一個政治目的,就係港共傀儡政權死心不息要拆尖碼巴總。事關去年年中,再有人提出拆站建議,方案內容都係十年前嗰套咁上下,又係話改建露天廣場促進旅遊業發展。考古返當年,拆站建議根本就站不住腳,但點解港共傀儡政權想死灰復燃?問題在於又係利益輸送。

其實响當年,我哋已經八到拆站計劃同新世界中心重建有關。目的係藉住搬遷巴士總站到尖東(麼地道),增加新世界中心在重建之後嘅人流。只不過對港共傀儡政權嚟講好唔好彩俾我呢個痴線佬「堅砌」打冧咗成個計劃,新世界發展鄭家頂住度氣但又無計可施。攤凍咗幾年,咪伺機捲土重來囉。呢篇報導向韓國遊客「潑污水」,不能排除就係想建構香港人覺得尖碼巴總俾啲遊客阻住搭車嘅感受,削弱當年反對拆站影響民生嘅論述嘅效力。我係咪又講中就留待時間引證啦。

不過咁,如果「拆尖碼2.0」真係不幸出現,我就唔會趷個頭出嚟架喇。一方面係「香港人死咗都唔駛恨」,另一方面就係尖碼之聲主席陳嘉朗呢條反骨仔。佢對我做過乜仆街嘢就唔再講喇,大家鍾意就响呢度考古啦。重點係佢覺得身邊大把叻人,又擦得佢對鞋立立令、唔會隊佢國民黨死忠但狗屁不通嘅鳩噏,仲駛乜我呢個綠到唔綠又有充足南洋政治根底可以串到佢無力反駁嘅眼中釘吖。

我之所以會講壹週刊呢篇報導,皆因踩正旅遊業呢個我嘅真正老本行;同埋啲手法太大陣支那共匪味喇。可以講,支那蝗蟲搞亂香港就係事實,港共傀儡政權點避都避唔到;諗住向韓國遊客「潑污水」就可以 Spin 呀,早抖啦!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