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西陳澍即管死撐落去

上回講到,Facebook 玩政治審查,連潘源良落廣告 Boost Post 都 BAN;另外一單案件係我自己嘅 personal account 被 BAN。據了解,潘源良個 Boost 經過一輪向「毛澤東私人攝影師個仔」進行網絡欺凌之後就批准咗,但我單嘢當然後無人理啦,亦所以仲未解封。不過我當然唔會就咁算,已經採取第二輪行動。

簡述返我單案件。朱西陳澍以一個响舊年台灣大選結束無耐嘅 Post ,話係 Harassment and Bullying 違反 Community Standards 而 Ban。但大家再細心睇返下面個 Screen Capture 涉事個 Post,有邊隻字係 騷擾 或 欺凌 吖??

從我呢單案件可以睇到幾個情況:
第一,支那共匪五毛黨肆虐於 Facebook,濫用舉報功能;
第二,Facebook 嘅審核機制某程度只因舉報數字而做嘢。但亦相反地,五毛 Account / Page 舉報極都仲响度,可以選擇性唔做嘢。即係話個審核機制根本係人手操作;
第三,我係 click 咗 Request review,但十幾日無任何反應,無收到回覆。即係話根本就任何申訴或上訴渠道。引伸出嚟,成個 Community Standards 同 舉報功能只係朱西陳澍嘅政治操作工具。

既然係咁,就要採取進一步跟進及申訴行動。但問題係,陳澍呢件支那共匪紅二代只管執行黨嘅任務,即係同佢講都嘥氣;另一方面,之前我已經陪人上去 Facebook Hong Kong Limited 踢館,都擺平唔到件事,而且佢哋一定有所防範,即係唔可能再同 Facebook Hong Kong Limited 交手,或都唔會有乜結果。咁即係要推上一個層次去做嘢。根據來自多個渠道嘅情報同資料搜集,FB HK 上面係位於愛爾蘭嘅國際總部,所以只好鬧上去愛爾蘭,睇吓佢哋會唔會忌諱於歐盟議會。

日前我經過徵詢法律意見之後,寫咗封信去 Facebook Ireland Limited 董事及總經理 Gareth Lambe,仲要嘥錢到用 DHL 寄過去。封信內容因為有「徵詢咗法律意見」而暫時不便透露詳情,重點係問 Gareth Lambe 解釋吓「出事」嘅 Post 點樣違反 Community Standards,如果解釋唔到就立即解封我個 personal account。

用 DHL 嘅好處,係貨件追蹤記錄非常清楚,而且送抵之後乜水簽收都會睇埋。

封信响香港時間昨晚 (13FEB2019) 到咗,當然唔可能即時解封;如今已接近18小時,仍然未解封。坦白講我預咗,因為 Mark Zuckerberg 呢隻死鬼佬太鍾情於支那共匪個屎眼,佢唔會輕言跪低。不過我今次嘅行動其實充滿伏味,佢睬我都生臭狐的話,當然後患無窮,隨時引起歐盟議會進一步狙擊 Facebook 呢間仆街到不堪嘅公司。但算 release Ban 都好,都一樣會出事,不過死狀無咁恐怖。姑且打開口牌,睇吓朱西白格識唔識得乜嘢叫做 Lesser evil 兩害取其輕喇。

結果會係點我唔係太care,事關好老實講,我已有計劃將會逐步有秩序撤離 Facebook。但問題在於,恕我不厭其煩咁講,香港人仲係太倚賴 Facebook,無可能完全撤退。但點講都好,依家最重要嘅目的其實係奉行毛澤東「吃硬不吃軟」嘅道理 ── 朱西陳澍 Ban 我 account,我就要搞到朱西陳澍雞毛鴨血。朱西陳澍唔好諗住當我臭四,識得理解我俾Gareth Lambe封信就會知道越拖得耐將會死得越慘。維持「原判」到時限先至 release Ban 定跟我封信嘅 urge 做嘢,你哋自己諗掂佢。

後記:
1. 好坦白,我當然有後備 account。响過去呢十幾日,我發現有好多跡象反映朱西陳澍唔止針對我個 page 嘅 feed distribution 做咗好多手腳,連我嘅原有 account 都係。又甚至係似乎「毛澤東私人攝影師個仔」發現到我個後備 account 之後,都開始做手腳。呢兩條賤種連埋佢哋後面堆支那共匪果然仆街到唔恨!
2. 再講多一次,大家唔好完全倚賴 Facebook,要學曉返啲上網嘅「古老方法」,例如 RSS、Bookmark 等等。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