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巴冧機與新聞自由

港燦港豬成日以「我討厭政治」嘅思維去理解新聞自由同言論自由,認為只要唔講涉及政府嘅事就唔需要擔心。但噚日九巴冧機,正正對一眾港燦港豬當頭棒喝,成事件嘅來籠去脈反映新聞自由唔只非常重要,仲同生活息息相關。

九巴响噚日凌晨 0350 冧機,就沒有對外公佈任何消息。如果唔係有車長漏料俾 HK BUS CHANNEL,全香港都會被蒙在鼓裡,所有「我好鍾意返工」而要搭巴士嘅港燦港豬只會繼續响車站等了又等而唔知發生乜嘢事。

試諗吓,明明平常時大約十至十五分鐘上到車,噚日等咗起碼半個鐘甚至一個幾鐘,但完全唔知出咗乜嘢事,搞到你哋啲「我好鍾意返工」嘅港豬俾老細抦而解釋唔到,你老唔老嚟吖?! 跟住呢,就算政府話會調查事件,但就係全香港無人知道發生過乜嘢事,九巴可以「耍」咗政府就算,又甚至乎同運輸署運房局夾好口供然後話「無乜大不了,九巴會密切監察同檢討,盡量避免再有同類事件發生」,變成無頭公案跟住石沉大海…… 睇到呢度,最起碼應該明白有人「爆料」嘅重要性。

九巴以為「臭屎密冚」搞消息封鎖就可以瞞天過海,問題唔單止在於影響公眾係不負責任所為,仲有係九巴嘅動機如何養成。呢種同小農奴隸基因嘅「賊性」有關。「賊性」嘅本質就係做衰嘢唔想俾人知,而九巴由何達文到依家李澤昌,一味只顧削減開支,但同時地呢兩條友對於公共運輸服務係白痴,結果 cut budget 只顧啲「枱面數」而唔知隨時後患無窮。就以噚日嘅冧機事件為例,「殺」IT 部門之外,派更部亦不斷削減人手,就搞到就算可以轉「人手操作」都唔夠人做嘢。但「白痴」嘅人永遠唔會知自己白痴,而當爆鑊嘅時候,佢哋嘅白痴就會浮現出嚟,於是乎就唔想俾人知佢哋係白痴,所以就唔想有任何「家醜」外傳。

另一個養成嘅成因,就係威權主義作崇,以為可以隻手遮天。呢個唔單止係意圖搞消息封鎖嘅動機之外,仲係在過去最少24小時內不斷有風聲傳出九巴想抽出「漏料」嘅二五仔嘅原因。事關一來「家醜」外傳搞到無面,二來係「挑戰權威」嘅舉動破壞咗佢哋嘅自我地位。而走返轉頭,噚日嘅冧機事件唔係單純九巴內部嘅管理不善嘅問題,而係涉及到公眾利益。如果無 whistle blower,九巴成功地臭屎密冚,就九龍同新界嘅居民就要硬食。如果無新聞自由,九巴認為嘅「二五仔」就無辦法捍衛市民嘅搭車權益。

更大嘅問題係九巴請咗唔少前政府高官,其中最受爭議嘅係前警務處長曾偉雄。呢條仆街以往做過啲乜嘢仆街事,正好引證九巴嘅「臭屎密冚」嘅打算只會變本加厲。而今次事件,就係要以新聞自由原則打破九巴呢啲仆街諗頭,直接啲講就係警告禿鷹以至李澤昌同一眾九巴高層唔好諗住搞啲咁嘅衰嘢。

傳媒係第四權,主要作用係監察,今次九巴冧機事件,正正反映傳媒嘅重要性。相反地,就係傳媒嘅監察作用,令到當權者無得為所欲為,所以支那共匪不斷向傳媒機構上下其手,搞滲透、搞統戰,目的就係將傳媒嘅監察角色及形成嘅權力制衡力量消失。所以唔好再覺得新聞自由唔重要,要是連埋支那匪區嘅豬瘟事件去睇,就是食飯同搭車都要新聞自由為社會提供保障。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