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硬撐香港賽馬會不止是不要臉

韓國瑜說要辦賽馬,還盲吹得到香港賽馬會支持,香港賽馬會已發表聲明,韓國瑜根本再沒有發表謬論的空間,但他又再重提賽馬場計劃,看來不止是臉皮厚不要面這麼簡單,而好大可能另有隱藏目的。而由他勝出高雄市長選舉以來,先後吹擂建迪士尼、起賽馬場,賽車場辦Formula 1,其中迪士尼和賽馬場,甚至連同甚麼「愛情產業鍊」的胡鬧,彷彿總是要跟香港扯上關係。香港賽馬會已連番否認,他還是要死命硬撐,實在使人百思不得其解。嘗試拆解分析還是找到當中的玄機。

要探究玄機,就要先分析動機。我認為第一個動機,是他借高雄和香港的聯繫不比台北密切,高雄人對香港的了解和度不及台北高而存在一種客觀的無知,亂吹胡說一通欺騙高雄的鄉親撈取民意支持。可惜都接連事敗。第二個動機,該是想加強高雄和香港在政治方面的聯繫,而目標該是與支那共匪有關的政治任務。共匪有甚麼任務要在高雄實現,或要將高雄和香港聯繫而實現?

首先要明白,支那共匪對於香港的政治目標,就是摧毀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的獨特性,而其中一種手段就是將香港有的事物轉移至其他地方。先說香港有迪士尼樂園,在上海再建一個,讓共匪治區的民眾有多一個選擇嘛。不過上海的園區內秩序亂七八糟,相對地香港的雖然細小得可憐,但還是有吸引力,而且香港的對東南亞市場的吸引力非常巨大。如果在香港附近、匪區以外再多一個迪士尼樂園,那麼星、馬、印尼等的遊客就有多一個選擇嘛。

至於賽馬場,香港的賽馬在亞太地區的名氣實在大得很,而共匪在廣州開了賽馬場還是望塵莫及。如果在匪區之外興建一個,而且說成是香港賽馬會支持,也就是建構共匪借高雄打擊香港的獨特性的政治操作。最重要的是,香港社會有很大的抗共以至反共情緒,但卻很喜歡台灣嘛,共匪就以為這可以進行這個操作咯。只不過,雖然支那共匪也有在香港馬會做了很多滲透統戰,但始終香港賽馬會受《賭博條例》監管之外,還因為是一個註冊慈善法人,受到《社團條例》關於慈善組織的條文監管,不可能貿然開辦任何新項目,更枉論是外國的。韓國瑜如斯厚臉皮,估計應該是支那共匪透過高雄進行「出口轉內銷」向香港賽馬會管理層施加壓力。

單從以上兩個分析,已經看到「國共合作2018國民黨首席代表」的胡吹假大空不是沒有政治目的,而且都是跟香港有關的。還有的,愛情產業鍊本身是可笑的,但跟香港有甚麼關連?就是被支那共匪暴力褫奪國會議席的游蕙禎那句「扑嘢都無地方」金句。關連所在,是共匪借高雄有韓國瑜這個傀儡對共匪言聽計從就可以「炒飯炒過夠」,反觀香港人「不聽話」(不向中共叩頭做順民) 就連造愛也不給做。雖然說得有點胡扯,但要明白支那共匪就是這麼「藍叫來」的,甚麼髒兮兮的事情都會有想法。

韓國瑜是否利用高雄人對香港的認識不深而幹這些事,他自己才知道了。但基本上可以肯定,凡韓國瑜提出任何計劃,高雄人都不能支持就是必須的,這就是來自香港的呼籲。

順帶的,要多了解香港,不要單看香港電視劇或電影,因為97前拍的都已經過時,97後的就很多共匪只想給你看的內容,不是事實來的。要看香港有關的新聞,只能看民視、三立和年代,其他的都不會給你們知道香港的真實狀況的,尤其是中天和TVBS。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