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小巴抄牌罷駛,小巴佬同差佬各打五十大板

今朝青衣長宏邨407專線小巴被抄牌而罷駛,搞到連青衣西路近乎癱瘓,唔少人因為唔熟悉小巴行業嘅行情就「潮聯上腦」狂話小巴佬唔啱,加埋啲港燦港豬又係「我好鍾意返工」係咁話小巴佬阻住返工,我真係無眼睇。但呢宗事件嘅根本成因,又係無幾多人真係清楚,為咗費時繼續周街亂噏,都係簡單分析一吓。

違泊要收 $320 告票,响法律上係無嘢好講。但唔好話泊路邊,就算係泊响站頭,小巴佬違泊好大程度上係被迫。事關响目前法例之下,所有小巴站 (不論紅VAN定專線),除非另有註明可供泊車時段之外,係唔可以泊車;Even 專線小巴尾班車開出之後,都唔可以泊車。所以今朝件事連泊响車站嘅車都抄埋就係咁解。

警務處嗰邊知唔知呢個情況?當然知啦,於是就「法律不外乎人情」,除非泊到阻街,否則通常都唔會抄。但是,警方「告票無QUOTA」呢個無人信嘅笑話之下,加上啲投訴撚,有時都會搵啲小巴嚟「祭旗」兼「跑數」。

嗰堆407專線昨晚尾車後收工泊成點,我當然唔知啦。但正常嚟講,應該都唔阻路;況且,頭班車0600,朝早七點前應該「清晒場」。响「人情」角度,其實唔應該抄。

報導話長宏邨嗰頭嚟緊週末有活動,所以差佬要「交功課」而要「洗太平地」,所以就晚晚狂抄。呢個問題在於選擇性執法,响嚴謹嘅法治角度真係講唔過去。但响「人情角度」,其實警方應該知會小巴公司「泊好啲」。但可能為咗嗰個「無人信嘅笑話」而臨近月尾…… 你哋明啦。所以差佬嗰邊要「重打五十」。

至於小巴佬話有禁區紙所以可以泊,呢樣係自作聰明。根據報館拍到嘅嗰張禁區紙,就咁睇係睇唔到啲乜出嚟,因為寫住 refer to 運輸署封信。封信寫乜一定要查啦。而以我理解,因為响法例上成個青衣島係小巴禁區,嗰封信應該係「根據批出的專線小巴客運營業證條款,批准駛入某些禁止小巴行駛的道路,及在禁區指定位置上落客」。對照返 407 呢條專線,就係寮肚路、青衣西路、楓樹窩路、担杆山交匯處、担杆山路、青荃路 (即青衣北橋),好大可能唔會係容許泊車於某條道路。小巴佬呢吓「抵打」就係十居其九係法律盲,以為一張禁區紙就大Q晒。

而講返轉頭無位泊車嘅問題,其實積累咗超過30年。因為多小巴佬被抄得多而向運輸署嘈,但又因為法例咁寫 (小巴站唔俾泊車),本來都無符。後來政府方面諗出,因為小巴站嘅設置係附屬法例,可以透過刊憲咁簡單程序做一啲修訂,於是就以運輸署署長權力,對小巴站增加一項附加條款,容許响指定時間內泊車,通常係晚上11點至第二朝7點。不過,實施嘅小巴站數目唔多。即係成個香港周圍都仲係無乜真正合法可以俾小巴夜晚泊車嘅地方。

一個積咗逾四十年嘅問題點解仲未完全解決?因為業界十居其九都覺得無事無幹就無嘢要出聲,抄咗就當「俾陀地」就算。另一方面,嗰啲所謂業界代表成日話有同政府溝通,但溝通過啲乜呢?爭取過啲乜呢?全撚部都係「做過就算」,無話要真‧成功爭取。而今次出事嘅 407 嘅營辦商正正就是成日有同政府溝通嘅業界翹楚馬亞木。算唔算自作自受呢?我唔加評語,但就可以講,如果幾十年嚟有認真同政府溝通同處理小巴行業嘅問題,就唔駛搞成咁。所以小巴佬呢邊都係要「重打五十」囉。

當然,呢啲問題嘅存在嘅始作俑者 ── 運輸署,當然走唔甩啦。但呢個部門真係醫返都嘥藥費,今次費時嘥手指力「打」佢哋。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