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隧分流唔係行唔通,不過仲有手尾

港府放風將會在1月23日向立法會提交議案,建議明年調高紅隧和東隧的私家車、的士及電單車收費,然後將紅隧及東隧多收的費用補貼西隧達至減價,期望透過縮窄收費差距做到過海交通分流嘅目標,道理上唔係講唔通,不過預計將引發維港兩岸在三條隧道附近的交通狀況變化,真係要好小心後面啲伏。

港府建議紅、東的私家車收費 $40,加幅分別為一倍及六成,啲政客同「咸魚」必定罵聲四起。但是,政客「逢加必反」只係唔用腦的討好選民嘅「膝撞反射」而咸魚永遠只諗住唔想付出;而且紅隧收費已經接近廿年、東隧就14年無郁過,追返通漲已經係上調收費嘅理據,所以在客觀而言根本唔駛理佢哋。

撇除私家車數目暴增、隧巴數目過多同巴士公司用車體積過大所形成嘅道路負荷問題,私家車紅、東收 $40,西隧收 $50 係咪可以產生分流作用、舒緩紅隧同周邊道路嘅擠塞,呢個就要從駕駛者嘅角度去探討,了解駕駛者選用邊條隧道過海嘅原因。

首先,撇除現時三隧嘅收費差距的話,揸私家車的人必定係選用要前往維港對岸目的地最方便的一條隧道:

  1. 由屯門至中上環、堅尼地城,甚至華富香港仔,梗係三號幹線「直飛」西隧;
  2. 由荃灣、青衣去銅鑼灣、灣仔,就「叫兩飛」紅隧或西隧;
  3. 由深水埗、旺角去銅鑼灣、灣仔,以至過南區,點都會係紅隧。過中上環就「叫兩飛」紅隧或西隧;
  4. 由大埔、沙田去北角、太古城、柴灣,梗係行大老山隧道、「劈」觀塘繞道入東隧。但要過中上環,就八號幹線過連翔道行西隧;
  5. 由將軍澳、九龍灣、觀塘過港島東區,一定係東隧;過中上環就「叫三飛」── 東隧後東區走廊、東九龍走廊後紅隧再「飛」告士打道、東九龍走廊後上加士居道天橋再過連翔道後西隧

P.S. 反之亦然。

接著的就要了分析紅隧同西隧嘅以上五個例子,除咗往來新界東、九龍東同港島東幾乎東隧係必然之外,其餘的都係可以選擇紅隧或西隧;甚至是新界西往來港島 (尤其是中上環),西隧更幾乎是必然。但目前嘅現實就係因為紅、西嘅收費差距,駕駛者還是偏向選用紅隧。結果導致紅隧擠塞,連帶影響埋附近道路網,其中九龍漆咸道南「理工彎位」附近,更是問題癥結所在。

例子 2,3 本來有得揀但選擇行紅隧,增加咗交通流量,相信呢個大家都明白;至於例子1,唔單止增加咗紅隧嘅交通負荷,另要留意「西轉紅」嘅駕駛路線轉變,都會採用加士居道天橋 ── 往港島的車,落橋後要切入左線轉上康莊道天橋;

搞到頂住咗橋面同加士居道地面去九龍城、觀塘方向嘅車;甚至乎由佐敦道交界燈位上橋往觀塘方向嘅車因為上橋後要Cut至最右線,就會同由果欄駛至要Cut 左入紅隧嘅車「打晒交」。即是下圖呢個位。

交通消息有報「加士居道天橋龍尾油麻地果欄」嘅成因,紅隧嘅超負荷之外,就係呢個原因。

相反地,由紅隧出嚟嘅車,駛出康莊道之後就要 Cut 至最右線上加士居道天橋。

响呢個位置,同時有由漆咸道北要去佐敦、尖沙咀漆咸道南嘅車要由中線或右線 Cut 至左線。每日呢度「頂到冚」,其實就係咁嘅原因。

如果將例子1同2嗰堆車吸引返行西隧,可以減低紅隧負荷之餘,仲可以減少呢段路面出現「左cut右、右cut左」嘅「打晒交」嘅機會。我作為都會揸私家車嘅人,紅、西差距 $10,堅係會諗「豪俾佢啦」!因此,理論上政府方案其實會行得通,或至少睇到漆咸道南「理工彎位」嘅擠塞有改善嘅可能。

港島方面,因為「西轉紅」所產生嘅問題並未有九龍的複雜,但告士打道東行過海「龍尾演藝學院」除咗反映紅隧超出負荷問題,仲有頂住由金鐘經告士打道往東區、跑馬地、香港仔隧道嘅車流。吸引返部份由中環經紅隧過海嘅車輛,紓緩咗紅隧嘅負荷之外,多少都有助改善往銅鑼灣方向嘅擠塞問題。不過,告士打道東行嘅擠塞交通問題唔止因為紅隧,仲有入境事務大樓巴士站。因有巴士由軍器廠街天橋落橋後左cut 埋站 (2, 104, 720, 722)、出站後右cut(2, 18, 18P, 18X, 70, 70A, 260, 307, 373, 590),於是「頂到冚晒」。另外再仲有堅拿道天橋落時代廣場出口擠塞,頂返去告士打道之餘仲頂埋紅隧。單係呢個情況,已經可以睇到運輸署唔好諗住調整咗三條隧道收費就可以「收工」。

再作仔細分析的話,假設政府的收費方案實施能產生改善紅隧負荷嘅效果,西隧增加咗流量就加重咗中上環嘅交通負荷,一樣相當棘手。

無錯,中環灣仔繞道通車之後,往來堅尼地城、上環、西隧至東區嘅車輛可以行走新路,但林士街天橋東行落干諾道中被廢,就使堅尼地城、上環、西隧出口去中環、金鐘、灣仔、銅鑼灣,與及往紅棉路上山嘅車被迫要行干諾道西、干諾道中,或經中環碼頭、IFC2一帶「捐」返出干諾道中及夏愨道、或經龍和道去灣仔會展。無形中加重咗嗰一帶嘅交通擠塞問題,尤其是我個人預計,介乎德輔道西至交易廣場之間的一段干諾道中同民吉街將會係新形成嘅重災區。

呢個情況同林士街天橋 / 連接中環灣仔繞道天橋嘅設計錯誤有關。大佬呀,當年做設計時點可能只係俾往來東區嘅車有快路而取消咗前往中環、金鐘、灣仔嘅快路架!路政署同運輸署班工程師要捉出嚟鞭打。

所謂「隻鑊唔爆都爆咗」,唔該陳帆認真諗補救方案。我就當然諗到,不過就唔講住喇。講真嗰句,我唔係收陳帆份人工呀!但就要警告陳帆唔好借啲意話要拆卸林士街停車場。中環嘅擠塞問題越趨嚴重,其中一個成因就係拆咗美利道停車場,搞到焗住要揸車去中環嘅人被迫違泊而導致。

另外,有啲政客話擔心東隧車流增加影響到觀塘區嘅交通…… 我作為都會揸私家車嘅人嚟講,東隧嘅交通負荷其實唔會有太大變化。直接啲講就係啲政客又係「膝撞反應」做戲俾選民睇。再其實的,東隧嘅真正問題其實係响港島出口,尤其是往銅鑼灣方向目前係受紅隧超荷及銅鑼灣擠塞所影響。中環灣仔繞道可會改善得到,要等通車之後先至揭盅。

綜合而言,港府提出嘅三隧調整收費方案唔係無可取之處,亦唔係無可能改善到三條隧道嘅交通問題。只不過正如「問題無解決到,只係用甚麼代價換取想要嘅結果」陳帆應該好熟嘅機械工程概論,會有一大堆在三條隧道附近嘅問題需要處理。事實上,三條海隧總流量已近飽和,所以陳帆唔好以為如果今次過到骨就一天光晒。姑且扯遠少少講,過海交通唔係只得「潛水」,渡輪呢樣嘢小弟講過 N x N 次,早在2011年已經提出渡輪會係一種有效舒緩過海交通嘅方案,最起碼可以減少隧巴數量同地鐵唔駛迫爆

有人話香港太多私家車,這個說法我是同意的,因為香港係一個完全都市化嘅城市,公共交通服務係必需,但現實係政府只係識「鐵路萬能俠」而搞到垃圾過乜,先至催生私家車暴增呢個問題。要是今次三隧分流過到關,唔該陳帆下一步就掉咗個「鐵路萬能俠」落咸水海,著手重整巴士小巴嘅路面公共交通,同認真籌劃重開港內線小輪服務啦。

=================

後記:左賊見到補貼西隧,就一定話「利益輸送可恥」然後想話反對。中信泰富係一間支那共匪控制嘅公司,確實想佢執笠收檔九世,但左賊啲乞兒思維,永遠只係想Free Lunch,解決方法咩?無錯,西隧專營權仲有四年到期,但仲有份合約响度。法治原則唔係要遵守協議咩?! 依家特區政府嘅方案就係有如用間接方法提早收回。可唔可行仲未完全肯定,但唔該研究吓行唔行得通、仲會有乜嘢問題,而唔係一味鳩嗌「資本主義可恥」囉。再者,港共傀儡政權留返庫房啲錢俾香港人咩?咪天真啦憨鳩!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