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營巴士服務檢討報告,廢紙一疊

政府份專營巴士服務檢討報告出爐,250頁紙記錄咗聽證會作供內容,與及提出改善建議。聽證會作供內容在法律角度嚟講係必須;至於改善建議部份,16個範疇45項建議,我睇完真係笑死,同埋想打爆運輸署及運房局。以下就逐項講有乜問題。45項真係好長呀吓!


(1) 運輸署設立所需架構,從而建立積極主動的對策,以確保巴士安全。
(2) 運輸署委任一名專營巴士安全總監,並成立小規模的巴士安全小組。
首先,何謂「安全」?成份報告講嚟講去得一個中心思想 ── 慢就是安全。無錯,報告仲有提及車長訓練、編更工時等嘅問題,但冚把冷都係離唔開「車速」呢個可以用數字量化做衡量嘅角度。恕「大吉利是」講句,就算政府做咗呢兩項而日後再發生嚴重意外,政府夠唔夠膽人頭擔保唔再只係 SPIN 車速問題然後推得一乾二淨吖?!
第二,真正嘅「安全」,仲係涉及車長嘅基礎駕駛技術嘅問題,但巴士公司嘅培訓如果仲只係「巴士操作員」嘅方向,唔好話意外風險,連一般駕駛操控都隨時出問題。最簡單的,何謂 Retarder、踩迫力嘅時候點樣利用 Brake pedal 行程深淺達至唔同嘅減速剎車效果,已經可以「兩個世界」。點樣「認路」,而唔係只是死記硬背,減少咗行錯路而手忙腳亂增加嘅安全風險。呢兩點已經無提到
(3) 專營巴士營辦商各自委任安全總監
呢樣嘢唔係必須嘅咩?點解九巴將相當於呢個職能嘅職位變相懸空咗而政府無出聲?即係話政府又係「唔死人唔做嘢」囉!

(4) 常設工作小組擴大成員範圍,包括具備專營巴士專門知識的獨立人士。
請乜嘢人吖?嗱,我先講明,我就唔恨做。
觀乎政府過往嘅做事方針作風,十居其九都只係請埋啲「有朵有牌頭」嘅所謂專家,叫做「擺咗堆人响度」以便有乜起事出嚟鳩噏兩句Spin 咗件事就「過咗海就神仙」。但好老實講,巴士牌都無嘅例如盧覺強、李耀培嗰啲,咪就係得個講字,有屁用咩!簡單而直接啲講:只是一場戲。

(5) 運輸署趕快成立專責科技小組。
政府講「科技」,即係送錢俾啲所謂專家使!就算撇除「利益輸送可恥」呢個問題,政府汽車科技呢個範疇上面識得啲乜?剩係睇住《道路交通 (車輛構造及保養)規則》(Cap. 374A) 仲係成堆半世紀以前嘅汽車科技為基礎嘅條文,最簡單就是HID、LED 燈都係俾運輸署車輛安全及標準部班貪官擺官威,即係得啖笑啦!
再者,好多真正嘅新科技,係基於歐洲、日本 (以至美國) 嘅道路狀況而設計,如果引入香港係未必完全適合;又就算適合,運輸署車輛安全及標準部班貪官又會唔會玩嘢,响程序上拖延而遲遲未能落實使用?要直接講嘅就係唔將Cap. 374A 與及車輛安全及標準部砍掉重練,呢個小組根本係廢。
(6) 專責科技小組與海外司法管轄區內獲認受的機構 (例如倫敦運輸局或新加坡陸路交通管理局 )建立聯繫,分享資訊。
(7) 專營巴士營辦商委任轄下職員負責科技安全裝置,並與獲認受的海外司法管轄區內專營巴士營辦商建立聯繫,分享資訊。
政府最鍾意「參考外國經驗」,因為「有得賴」而唔駛孭飛。但最仆街嘅係政府想做嘅就「外國經驗」、唔想做嘅又係「外國經驗」,即係龍門任佢搬。
就以返倫敦同新加坡為例。兩地嘅專營巴士都無太平門,緊急逃生全靠「扑玻璃」;歐盟亦有齊研究文件認為扑玻璃已經足夠,運輸署就話「唔適合香港嘅情況」。緊急逃生呢樣或者有較多爭議,咁就講吓客觀上無咁多爭議嘅駕駛室設計。
倫敦嘅巴士採用全密封駕駛室,新加坡亦開始試用。運輸署車輛安全及標準部班貪官可以話「妨礙司機監察乘客」認為唔適合响香港採用而BAN!
再一次睇到係份報告係廢話啦!

(8) 運輸署設立小數額的基金,資助專營巴士營辦商採用新的安全科技。
引伸返去(5)(6)(7),俾錢有何用?搞掂Cap. 374A 與及車輛安全及標準部班粉腸先啦!

(9) 運輸署委聘獨立顧問,就部分專營巴士上層座椅加裝安全帶,進行成本/效益分析。
嗯,安全帶是萬能的!之前我已經講咗,唔嘥時間。
(10) 運輸署委聘獨立顧問,就加裝電子穩定控制系統、具有減速功能的車速限制器及證實技術上可行的所有其他安全裝置,進行成本/效益分析,然後才要求專營巴士營辦商安裝該等裝置。
直接啲講,即係做限速設定 / 加裝限速器。首先要講嘅係,呢樣嘢又係建基於「慢就是安全」嘅觀念。我唔係認為開得越快越好,事實上响歐洲都有規則限制巴士車速上限响90km/h 或100km/h (由歐盟各成員國自行決定)。如果再講埋馬來西亞吉隆坡同檳城嘅巴士車速上限都係90km/h,清楚可見單純在數字,香港嘅70km/h 已經好狠慢。
另一方面,呢項建議其實沿襲自公共小巴嘅車速限制器,而連同黑盒同車速顯示器,所謂「小巴三寶」根本係一個借安全同科技為名嘅貪污產業鍊。具體就日後先詳細講。但呢一個項目我就認為根本係鋪路俾「小巴三寶」嗰堆公司繼續「發大財」。

(11) 運輸署訂立較細緻的安全表現指標。
(12) 運輸署邀請倫敦運輸局就其採用的安全表現指標,詳加闡明及澄清。
都係嗰句,港共傀儡政權一味「慢就是安全」,份指標都只係廢話!倫敦運輸局嘅指標好似好適合,但倫敦嘅專營巴士管理制度同香港係兩回事,剩係講巴士抵達總站後車長嘅休息時間安排,香港在目前情況之下根本無可能跟隨得到。

(13) 公開遠期計劃中巴士安全章節內的意外數據資料。
(14) 運輸署要求專營巴士營辦商每月向運輸署匯報所有意外。
(15) 運輸署考慮設立有關專營巴士意外數據的共同匯報/分析系統。
睇吓有幾多單「因超速而導致」嗎?定還是因為巴士公司嘅卸鑊文化,尤其是九巴,睇吓有幾多車長「唔掂」就算呢?

(16) 運輸署就報告超速駕駛或急速剎車事件,指定專營巴士營辦商採用劃一臨界值。
(17) 運輸署就報告突然加速事件,指定專營巴士營辦商採用劃一臨界值。
即係「慢就是安全」,斷正晒啦!

(18) 運輸署要求專營巴士營辦商就超速、減速及加速向車長發出實時警報,以及製備這些事件的紀錄。
(19) 運輸署及專營巴士營辦商探討以下可行性:向營辦商控制中心發出實時或接近實時有關超速、減速及加速的自動警報,以及在適當時與車長溝通。
繼續即係「慢就是安全」,同埋係「小巴三寶」嗰個貪污產業鍊做定兩手準備!

(20) 運輸署與專營巴士營辦商合作,以確定車長培訓制度的主要成效指標。
一如前述,如果仲只係「巴士操作員」嘅方向,其實乜都唔駛做。更重要嘅係,以現時嘅駕駛執照考試嘅所謂合格標準同衍生嘅駕駛技術要求為基礎去睇,根本就唔可能有合適嘅「指標」出現。
(21) 運輸署規定,須把疲勞管理納入車長培訓課程。
搞掂人手不足嘅問題先至再講啦。甚至再嚴格啲講,唔引入歐洲嗰套「巴士公司於職業安全刑事責任」嘅制度,公司編更依然可以要車長工時超長,而車長為保飯碗而唔敢「抗旨」,車長就算接受咗培訓又有屁用咩!
(22) 運輸署撥款資助車長修讀專門課程,學習處理辱罵他人和憤怒的乘客。
EQ 係要學同教,但呢個問題唔單止係「咸魚」嘅所謂一時之氣,仲根本係成個社會基於「細時唔讀書,大咗做運輸」看待巴士車長嘅態度同觀念問題。相對埋後面 (xii) 辱駡和襲擊車長嘅部份,某程度上係「麻鷹唔管管雞仔」。

(23) 在規例中訂明《指引》(《巴士車長工作、休息及用膳時間指引》)。
(24) 委任識別和管理疲勞駕駛方面的專家加入常設工作小組,成為特設委員。
簡單講,相對返第 (21) 項,要是無引入歐洲嗰套「巴士公司於職業安全刑事責任」嘅制度,巴士公司管理層唔駛孭住「要入冊」嘅風險,就算年薪一千萬請100個委員,巴士公司一樣可以將啲「意見」同指引當耳邊風!
(25) 常設工作小組考慮每更 14 小時的特別更是否符合巴士安全。
(26) 常設工作小組考慮限制車長在一段期間(例 如 14 日 或 28 日 )內的總駕駛時數。
(27) 常設工作小組委聘獨立顧問進行成本/效益分析,以探討廢除特別更例外於 22 小時值勤規定有何影響,特別是潛在的安全改善、須增聘車長的人數和成本,以及對專營巴士票價的影響。
呢三項其實講中咗個重點 ── 車長人手相對成本因素。陳帆亦都放咗風有可能導致巴士公司要大幅加價。但自私自利、只會結果想要但唔要付出嘅港燦港豬,再加埋啲濕鳩政客「逢加必反」,結果咪只會得啖笑!

(28) 城巴/新巴和運輸署緊密合作,以確保城巴/新巴為當特別更的車長提供足夠的休息設施。
九巴、龍運無呢啲問題呀?!

(29) 運輸署訂明專營巴士營辦商須就兼職車長的其他受僱工作獲取、備存及更新的資料,包括工作性質和時間。
純粹在安全同管理上,真係必須嘅。不過……
當前嘅香港就是支那共匪殖民地,而支那共匪係採取有如葡萄牙嗰種侵略性、掠奪性嘅殖民,基礎方向就是壓抑殖民地住民嘅生存空間。衍生出嚟嘅陰謀論,就係呢項建議即係要兼職車長同時地被所有僱主起底,而响殖民手段形成有如奴隸制度嘅社會,啲僱主必定嘈啲兼職車長「食幾家茶禮」。
即是話港共傀儡政權以曲線進行廢除兼職車長呢個工種。廢咗兼職車長而使巴士公司人手短缺問題持續甚至惡化,咪可以輸入外勞囉!

(30) 運輸署要求嶼巴獲取及備存由冠忠或任何其他巴士和司機供應商向其提供的車長在其他受僱工作中當值、駕駛時間及休班時間的紀錄,而嶼巴必須信納這些車長為嶼巴執行駕駛職務時符合《指引》。
無良柏間公司嘛…… 執柒咗佢算啦!

(31) 運輸署修訂《運輸策劃及設計手冊》,以刪除以下條文:鄰近發展項目如設有洗手間設施,便無須在巴士總站為巴士營辦商員工提供該等設施。
(32) 運輸署邀請規劃署修訂《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第八章第 4.1.6條,以訂明巴士總站必須提供 洗手間 和休息設施。
(33) 政府在新建的公共交通交匯處和巴士總站設置固定構築物,用作站長室及附設洗手間 設施的休息室。
(34) 運輸署邀請運房局局長的代表成為運輸署專責小組的成員,以監察在公共交通交匯處和巴士總站提供附屬設施的事宜。
嗯,即係有得車長去到目前未有洗手間嘅巴士總站,或巴士總站上蓋商場鎖住啲廁所,繼續忍屎忍尿!

(35) 運輸署和香港警務處推行長期計劃,透過新聞媒體、電視台及社交媒體,教育公眾明白辱駡正在執行職務的車長既不能接受,亦會構成刑事罪行。
(36) 運輸署要求專營巴士營辦商張貼告示,以提醒專營巴士乘客辱駡車長既不能接受,亦會構成刑事罪行。
(37) 運輸署要求專營巴士營辦商在巴士前門和車長座位安裝可錄音攝錄機。
(38) 運輸署建議訂立具體的法例條文,把向正在執行公共職務的車長作出帶恐嚇、辱罵或侮辱成分的言行,訂為罪行。
只要香港地繼續存在「細時唔讀書,大咗做運輸」看待巴士車長嘅態度同觀念,就算條法例寫到要打靶都無用呀!事實上,呢個問題嘅根源就係公民教育,教導目標係明白不同行業响社會上擔當嘅角色,即以前香港社會有講嘅「行行出狀元」。
但呢樣係支那共匪最唔想做嘅事;支那共匪就係要建構一個階級觀念嘅社會,透過階級尊卑所形成嘅意識進行思想鬥爭!要啲怪獸家長唔催迫仔女「讀多啲書先至搵多啲錢」,統監府之下嘅三中商食西北風呀!
更是要「上綱上線」講,立法杜絕侮辱巴士佬,隨時係鋪路訂立辱警罪。唔好話我又陰謀論,支那共匪明知一嘢走到辱警罪必然引起社會反響,用「道路安全」做藉口,擺巴士佬上枱進行「試水溫」,如果成功咪可以進行下一步行動囉。

(39) 盡快將有關的法例條文提交立法會,以訂明定額罰款通知書必須送達車主而不是固定在車輛上或交付司機,以及准許送達電子通知書。
第一,根本只係以為有罰則就作出阻嚇,而唔係預防呢種情況發生。即係繼續有得啲柒頭私家車司機阻礙巴士;
第二,真係要「上綱上線」講香港嘅駕駛執照考試制度。當前成日有私家車擺响路口頂住啲巴士,原因除咗泊位不足之外,係呢類私家車司機根本就無意識巴士或各種大型車輛轉彎需要更多空間。响FB啲XX駕駛Group 更成日見到啲私家車司機鬧返巴士車長轉頭「轉彎要霸兩條線正一仆街」,就知道講嚟都係嘥氣。
(40) 運輸署和香港警務處探討以下可行性:在合適的有利地點 (特別是燈柱)安裝閉路電視攝錄機,以監察專營巴士站及附近的違例停車黑點。
(41) 專營巴士營辦商與警方合作,向警方提供安裝在專營巴士的攝錄機所錄得在專營巴士車站及附近違例停車的閉路電視影片。
延伸自「辱警罪」嘅陰謀論推斷。支那共匪最想香港搞到支那匪區咁有齊全城監控。根本呢兩項就又係借「道路安全」為藉口,將周街都係攝錄機作合理化申述。

(42) 運輸署考慮設立有關制度,讓巴士離站時優先駛回道路 。
(43) 運輸署在合適地點,更多使用巴士專線。
表面上好合理,而我亦睇到應該係抄襲新加坡嘅制度。但一來周街柒頭司機根本唔會理,二來啲巴士路線設計根本亂嚟。結果好大可能係有巴士行但載空氣囉。
(44) 運輸署要求專營巴士營辦商就旗下巴士行走的各條路線,向運輸署提供路線風險評估。
因應返份報告主要針對舊年大埔公路反車及深水埗鏟上行人路呢兩宗意外嘅基礎去睇「風險」呢兩個字,我諗到嘅第一件事就係「雙層巴士好危險」。港共傀儡政權可會是想廢咗雙層巴士,呢個諗法唔係無可能唔存在。
第一,港共傀儡政權就是宣揚「鐵路萬能俠」呢個神明,昭示港燦港豬要恪守「除了鐵路以外你們不可以有別的交通公具」嘅訓誡。得返單層巴士,壓縮咗巴士嘅運載能力,咁就可以進一步迫港人向「鐵路萬能俠」進貢囉。
第二,又要姑且政治化上綱上線去講。支那共匪要消滅香港同英國嘅所有聯繫,而雙層巴士呢種車款,英國殖民走狗真係專家;相對地,支那匪區嘅車廠點都無辦法製造出可靠嘅雙層巴士 (BIG BUS 嗰啲「安葬落海」?算鳩數把啦!)

(45) 運輸署物色合適地點,試行每小時 30 公里的低車速限制區。
第一,就是我經常POST 嘅「最安全車速係0」。真係講多都廢閪時。
第二,港共傀儡政權放風「試行」地點會係彌敦道、軒尼詩道等等。如果實施,即係嗰啲路段嘅所有路面交通慢過地鐵。即係又係迫人向「鐵路萬能俠」進貢囉!

數晒45項嘅所謂「建議」有幾廢,甚至乎政治化上綱上線睇到支那共匪 / 港共傀儡政權有乜陰謀大計,呢份咁嘅濕鳩檢討報告仲唔係廢紙一疊?!唔該三個所謂嘅顧問,倫明高法官、歐陽伯權同羅康錦唔該回水呀!

後記:成篇文好多 Hyperlink 可以 click,擺明 SHOW OFF 好多嘢我一早講,只係個政府唔理唔做、當睇唔到!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