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隧小巴意外,陳文俊「扮爭取」現形

噚日早上城門隧道沙田出口小巴意外,16乘客受傷而司機不治,首先向傷者及司機家屬表示慰問,並願司機安息。

意外實際成因當然有待調查,但報導指肇事司機年齡67歲,另有引述乘客表示出事前發現司機疑似休克昏厥,故有推測司機有隱性疾病。當然,真相有待驗屍報告。根據運輸署統計,小巴司機平均年齡高達60歲,所以噚日單意外只係小巴司機老齡化問題嘅冰山一角。

小巴業界近年長期大叫人手不足,缺乏新人入行,即係小巴司機老齡問題只會不斷惡化。造成呢個情況出現,一來係小巴行業嘅薪酬水平同制度,加埋工作環境條件所反映嘅吸引力不足,二來有更多因素係來自政府方面。

第一,現時小巴司機平均月入只係大約$16,000,論銀碼已經唔夠其他車種高;加埋開工揸住嘅車,除咗「非洲式用車」而睇見都唔開胃,普遍地「仲要踩極力子」嘅棍波車輸晒俾巴士同的士,已經減低入職意欲啦。至於日薪制以至分賬制,講緊多勞多得,揸的士就算唔劏客唔做折扣黨都多過揸小巴。咁嘅條件之下,缺乏新人入行係好正常。

第二,要人工高嘅先決條件當然係小巴公司有足夠嘅收入,但目前專線小巴牌照制度同政策執行,單係票價調整,就算無「咸魚」同濕鳩政客嗰啲「逢加必反」嘅阻力,審批要過嘅關卡比專營巴士多,都已經重重制肘。更大嘅問題係小巴公司想拓展業務開源,都可以話唔駛旨意。事關想開辦新線只能等每年一次嘅路線招標,仲要啲路線只係運輸署亂鳩咁劃,而且招標條款隨時係就算夠客都要蝕錢。另外,小巴公司想因應客量需求變化修改路線,在目前嘅制度之下,就是「提早一個街口轉彎」或者行隔籬條街 (例如由賈炳達道改衙前圍道),運輸署都可以BAN;就算唔BAN,都要過幾層「審批程序」,搞返一年半載。咁嘅情況之下,小巴司機人工點會唔落後大市!

第三,直接同司機人手供應有關的政策,就是強制入職培訓課程。因為响目前考牌制度之下,考獲巴士牌 (9,10牌) 雖然可以攞埋私家小巴牌 (4牌),仲要上埋個課程先至攞埋公共小巴牌(5牌)。啲人就會諗「都係揸車搵食,做乜要上多個堂。仲要唔係特別好收入」。可以話呢項政策直頭係將小巴司機人手供應鍊完全斬斷!

若果要羅列來自政府影響小巴業經營與及司機人手供應嘅因素其實仲有大把,但業界有無向政府爭取?無錯,大多數小巴公司老細都係沉默大多數,但業界唔係無「有頭有面」嘅代表。噚日意外嘅專線最終經營者進智公交 (HKEX:00077) CEO 陳文俊經常出嚟發噏瘋,事實上佢亦可以話係小巴業客觀認定嘅業界代表,但單係以上呢三個問題,咁多年嚟佢做過啲乜,同政府爭取到啲乜?

先講「強制入職培訓課程」,佢唔係無出過聲,但佢有無拎住足夠理據同政府拗手瓜?我刮到嘅料,佢叫做拎住啲同運輸署嘅書信往來 SHOW 俾業界睇「嗱,我唔係無做嘢架。只不過『政府嘅嘢好難拗得贏囉』」就算。今日仲正式開口講輸入外勞,陳文俊呢條撚樣唔止係業界中的仆街,簡直係香港人嘅公敵!

至於路線開辦或修訂等嘅問題,佢亦唔係無嘈過,仲講得好清楚話「點解巴士公司話開(新線)就開,話改(行車路線)就改,但小巴就乜都唔得」,「小巴想開或想改就話要咨詢,仲要問巴士公司;但巴士公司想開想改雖然都係要咨詢,但只係行禮如儀,亦唔駛問小巴公司,對小巴業好唔公平」。但唔好話「成功爭取」,有無對政府構成壓力吖?

就以近期城巴响九龍區開辦20同22呢兩條路線,確實影響到沿線多條專線小巴嘅經營,但佢有拎住「專線小巴持牌人協會」呢個牌頭但做過乜嘢?咪就只係出過信,追運輸署開過會,叫做同政府交涉過。然後就又係「我唔係無做嘢架……」。事實上,類似事件唔係第一次發生,過去唔係無持牌人協會嘅會員公司「求助」要求協會出手,但如果佢真係有做嘢就唔會搞到城巴20、22號線事件發生啦。更唔好講客觀上係可以食住城巴20、22號線件事「搞大佢」,但暫時見唔到佢有做所謂嘅跟進工作。

除咗以上嘅三個問題之外,响放寬小巴座位上限呢個議題,陳文俊嘅超錯唔止係衰多口搞到「19 變 20」臨門脫腳,早在2011年佢牽頭提出「加座位三年唔加價」嘅 Campaign 本來勢頭唔錯,係有機會成功爭取,但佢竟然响形勢大好之際突然「收手」,根本就解釋唔通。而如今鐵路霸權坐大之後,加咗座位但對改善營運收益嘅成效有限。「厚黑」啲去睇,陳文俊响呢個議題上係咪真心想成事,真係問佢自己先至知。但佢根本一直都係「扮爭取、假抗爭」,話佢上只係拎住個所謂「業界代表」沽名釣譽,唔會錯得去邊。

綜合以上所講嘅都係對小巴行業構成不利因素,道理上陳文俊拎住「業界代表」個朵,係唔應該容讓呢啲情況出現。另一方面,撇除炒賣嘅問題,以財經角度理解牌價升跌係同行業嘅經營狀況及前景有關。更重要嘅係,佢作為上市公司CEO,有責任維持公司嘅收益表現同經營前景;而佢既然拎住個「業界代表」嘅朵,無理由「爭取業界權益」所做過嘅九成九都只係「扮爭取」做戲,變相有得啲對業務構成負面影響嘅狀況持續,影響進智公交嘅股價表現之餘,使市場充斥牌價受壓嘅客觀條件。

再又撇除炒賣嘅問題,無人想市場充斥業務前景不明朗因素而牌價不斷下跌。不過,如果有人想進行收購,就會希望牌價一路跌,降低牌價嘅「資產估值」而質低收購作價。係唔係有人進行緊「啤殼」?我唔敢肯定,但就肯定從投資者角度去睇陳文俊嘅管理表現同能力係好有問題,最起碼就係佢拎住「業界代表」嘅朵,大部份嘅「爭取業界權益」嘅事都係 just a show,就好值得懷疑。

唔係話上綱上線將一宗意外抽水抽到舞雷公咁遠,而係由噚日宗意外確實可以分析到好多問題出嚟,而當中好多問題確實係同「濕鳩CEO」有關。最簡單,單純從業界經營同乘客權益角度,佢無理由樣樣「爭取」都係點到即止;相反地,如果佢樣樣都係堅砌,最起碼打冧「強制入職培訓課程」的話,就唔駛小巴司機十居其九都係老人家啦。甚至容許我囂張啲講,加座位呢個議題,陳文俊衰多口「19座收貨」之外,對比返小弟打到焗住張炳良要出收回法案嘅嗱喳招,佢完全迤到一個點。再甚至乎《2018年施政報告》入面提到修改法例放寬小巴長度上限至 7.5m 使有更多車種選擇,而摷立法會記錄會搵到「7.5m」呢個數字係得我寫過講過。對比出嚟,陳文俊呢個「濕鳩CEO」仲有乜資格做「業界代表」呀?返去早抖或者搵無良柏搞你隊波啦,仆街!

引伸出嚟,佢啲所謂「爭取業界權益」幾乎通通都係得個桔,加埋佢作為上市公司CEO,根本就唔合理嘅行為。但如果「啤殼」嘅推斷係真,咁就解釋到點解小巴服務同經營嘅問題會沒完沒了,就是從財經角度,無理由容讓「前景不利」嘅情況持續。至於係唔係,就讓時間證明。

後記:陳文俊唔好以為2017年7月22日响《星島日報》登咗呢個1/4版廣告我會下咗啖氣,我睇在馬僑生同馬亞木兩位老行尊都無對我白鴿眼份上先至受咋。之後我仲俾唔少人「質」點解要咁婦人之仁放過你條仆街呀!

利申:本人沒持有進智公交股份或任何衍生投資產品。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