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隧分流計劃難產是正常的

月初我講三隧分流方案,在概念同道理上唔係行唔通,但本身一定有手尾,甚至因為多咗個中環灣仔繞道嘅問題,啲手尾變得更複雜麻煩。果然不出所料,中環灣仔繞道通車搞到一鑊泡。政界望住繞道啲鑊氣唔知點收科罵聲四起,唔支持三隧分流方案真係好正常。事實上,撇除普遍政客對交通運輸政策係白痴嘅情況,中環灣仔繞道嘅問題一日唔搞掂,三隧分流方案仲係咪行得通真係存疑。

正如昨日所講,中環灣仔繞道中環出口同林士街天橋嘅連接安排未搞掂,由灣仔去西隧嘅車只會頂死晒响中環干諾道中,即係想貪快用西隧都係得個桔。又另外正如月初所講,由西隧港島出口上林士街天橋無得落返干諾道中過夏愨道或金鐘道或紅棉道上半山,要响信德中心出面干諾道中同埋巴士、德輔道西出嚟嘅車一齊塞,唔搞掂埋呢個問題,响港島嘅分流效果隨時大打折扣。而如今中環灣仔繞道嘅鑊氣咁重,真係唔知再點樣講好說話落去。

雖然,當繞道西行連接林士街天橋嘅工程完成之後,理論上應該舒緩到干諾道中西行嘅擠塞情況,但始終西隧港島出口到干諾道中大會堂、同埋中環碼頭一帶嘅問題仲係無得到解決,極其量係仲要觀望但都唔敢太樂觀,三隧分流仲有幾多效果,我都唔敢講得好實。可以話就算陳帆今日唔宣佈撤回議案,聽日响立法會一定做沙包俾議員打到變豬頭。

另一方面,撇除晒中環灣仔繞道嘅硬膠,香港地嘅政治大氣候就係一講到錢就唔駛講咁多嘢,就算講乜春通漲、幾呀年無加過價呢啲咁實在嘅論點,香港人嘅「咸魚思維」必定唔老嚟,政客亦好必然因此而膝撞反應式逢加必反。再者,成個方案講到明會補貼返西隧,啲習慣性左毒上腦嘅友仔就必定鳩嗌「利益輸送可恥」而乜嘢叫合約條款都唔理。而林鄭無端端高調上北京搵中信泰富「溝通」,就更加惹起啲左毒上腦班友嗰把火。加埋中環灣仔繞道嘅鑊氣,民建聯都無得硬撐。陳帆聽日如果硬闖立法會,只會打到變豬頭。

無錯,西隧專營權仲有4年到期,假設政府嘅方案通過咗,實施之後的確係有如送錢俾持有西隧權益嘅中信泰富可以「標尾會」,於是有唔少人認為「唔塞都塞咗咁多年,唔爭在等埋呢幾年,無謂益佢」,某程度上我都同意呢種見解。但我從宏觀角度去諗,過海交通擠塞問題係應該早日解決,而如果「用錢可以解決」就即管用;至於中信泰富擺明係支那共匪嘅問題,我嘅諗法係「當俾錢打發乞兒走」。只不過依家睇港島區嘅情況,方案就算實施都未必有顯著效果,就真係唔好嘥呢啲乞兒錢住,睇定啲先好過啦。

幾個客觀條件都係對政府不利,唔撤回個議案,陳帆聽日真係盞變人肉沙包。但公平啲講,過海交通擠塞問題真係要及早搵方法處理,塞錢俾中信泰富係方法,但唔係唯一嘅方法;更可以講要多管齊下,尤其是响公共運輸方面著手,建立市場因素減低私家車嘅需求。但政府一日唔掉咗個「鐵路萬能俠」落咸水海,唔諗返渡輪呢樣其實極度好使好用嘅過海公共交通,可以講三隧分流計劃唔駛旨意再搞落去。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